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过堂
    回到衙门会议室,我把这旧有的新来的一干众鬼都聚拢在一起,首先是自我介绍,然后就是我一个个点卯,特别是那些城隍爷新派来的,我拿着履历表一个个的认识,尤其要注意几个在佘唤底下做过事的,毕竟我也不想总有双眼睛在盯着我。不过城隍老祖宗派来的就是不一样,和冥府看到的一些游魂野鬼完全不同,个个衣着简洁,答话行事都相当干练,一看就是平日里经过训练的,算是“正规军了”,比衙门里留下的另外几个强多了,不过毕竟都是新来的,资历还是相当重要的。原来留下的管事的一见这群鬼卒优良的做派,也是不由得提起了精神头,我心里发笑哪里的官儿都不想比下面人矮半头嘛,这样也好互相督促互相进步,我可不想养一群大爷在身边。所以我当即在第一次督捕司会议上颁布了几条规矩:一是严格令行禁止,在督捕司里一切听我的,就算城隍爷来了只要没出督捕司衙门就还是我做主;二是不准结党营私,在我的手下做事除了遵守阴司的王法就没有别的信条,私相贿赂、包庇忤逆都是禁区;三是但凡有出工不出力的情况,只要让我知道了就立马滚蛋。至于其他的规矩么,我表示会在工作中慢慢总结逐一颁布的,只要是我立下的规矩就是这督捕司衙门的王法,犯一条就别再想有好日子过,而且是在这地府也永远别想过好日子了,不管你是新来的或者是这衙门的老鬼,没一个可以例外,说着我还特意看了一眼钱来。

     钱来果然是我目前为止最好用的一个家鬼了,我还未授意只是一个眼神他就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一个劲儿的磕头道:“张帅您可千万别诬陷小的,我钱来对您是忠心耿耿啊,若有半点异心或者违反了您的任何一条规矩,小的宁愿被扔进油锅、被送去炮烙,如果这里有谁敢违背的不用您动手,我第一个就宰了他。”说罢还一个响头一个响头的磕着。

     我很满意钱来的表现,杀鸡儆猴的作用很明显,不过也着实是被他的脑袋折服了,怎么磕都不疼啊,这两天的功夫就见他磕了少说百十来个响头了,改天我得研究一下夜叉这种奇葩生物。“好了好了,我是提醒在座各位的,你第一个跳出来对号入座干嘛,心里有鬼吗?起来坐好,没规矩的东西,晚些你还要随我去清点库房,本就不聪明别把你那脑袋磕得更傻。”

     虽然是批评,但其他小鬼都很感受到我对钱来的青睐,毕竟他是我从城隍老祖宗那里挖过来的家鬼,钱来也是一副傲娇的样子爬了起来,好像刚才我是让他领赏似得。待我按照以前督捕司的运作模式一一分配好了人员之后,就打发散会把锺离和钱来单独留了下来。

     “锺离,城隍大人数十年前抓捕一东洋厉鬼受挫的事你可知晓?”

     “此案有档可查,阴司的老鬼都有所耳闻,家父也因为当年琐事缠身不能帮衬张城隍,一直颇感愧疚。”锺离悠悠的说道。

     “让锺老大人不用愧疚了,城隍爷密令我彻查此案,务必尽快将田刚捉拿回地府。不管你手头现在有什么差事,这个案子是头等大事,我估计城隍爷要洗刷一下自己的耻辱了。”

     “是,卑职立即着手查办,依照规矩抓这种东洋鬼应该先从酆都讨一份谕令,毕竟要知会一下东洋国的外交官员,否则不合规矩。”

     我一听倒是有意思,原来地府和阳间一样都是各管一摊,小RB的地府小RB管啊,但这小RB的鬼怪在我中国地界上作恶就必须受我中国地府的刑罚,“你且先秘查,别去管他什么谕令了,老子新官上任屁都不懂一个,出了事情上有城隍下有我顶着,不行还能拉佘唤在当中顶包,何乐而不为。”我毫不犹豫地吩咐锺离去追查这个案子,城隍老祖宗上心的事,肯定是缓不得的,我和他也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城隍境内恐怕也是无鬼不知了吧。锺离听了我的话会意的点点头,按照这一天来我对他的了解,只要能除魔卫道的事,他是不会有半点犹豫的,顺便我还让钱来做好后勤保障工作,对于情报信息特别是阴间各衙门当中的新奇事、稀罕事都要及时汇报给我,因为不想被人当猴耍的第一步就要掌握一定的信息网,当然了具体的工作我让钱来自己负责,我只管听消息。一番安排之后拿起茶刚想喝一口,突然想起了白天在单位里的那个案子,一时兴起就问:”还有一件事问问你们,这一块儿在阳间1998年发生过一起一家六口的灭门惨案,杀人的叫汪胜宏至今在逃,这个案子地府可有档案?“

     钱来没呆过引魂司,这种纯业务问题是一脸蒙圈,见我看着他就很自然的把眼睛看向了锺离:“这事儿得问问锺大人了,小的跑腿可以审办案件啥的尚需时日多学习学习。”。

     “阳间的案子若非冤魂恶鬼作祟,或者死者生魂久拘不得,一般是不会留有文书案籍的,张帅说的案子引魂司里大小案件里应当是没有的,倒是可以通过城隍府调取一下当时受害人的魂魄如今何在,尚未投胎的话或者可以提来问话便是。”锺离是办案的老手了,程序啊关节啊什么的只要经过他嘴里就是清清楚楚。

     我刚想说话钱来就马上接了锺离的话茬:“张帅您坐着把这盏茶喝了,舟车劳顿就不要操心那些琐事了,小的这就遣几个兄弟同我一起去城隍老爷那儿查查,说话就给您回音”,然后就嗖的一下消失了。

     约摸只半盏茶的功夫,钱来的电话就响了,我接了起来那头他的破锣嗓子就吼着:“张帅,小的不辱使命啊,那汪家灭门案查到了,当年死了的6口生魂全部拘下了阴司,除了那家的老头以外其他都已经入了六道轮回了,说来也奇怪了,照典籍所载这老头一身简朴、心地纯良,一辈子善行颇多,可以优先投胎,但他怎样都不肯轮回。卑职替您问过几个老伙计了,这老东西十几年来天天在黄泉道那边蹲着,不知道想什么东西呢。您看,下一步怎么做,要不属下把他捆来,您一问便知啊。”

     “锺大哥,你看接下来我该如何行事啊?”

     “虽不知贤弟此番所为何事,但不管怎样找个小鬼过过堂总是无伤大雅的,锺某看看当中有何蹊跷。”

     “好,那就过堂吧!”顺手又抄起话筒对着钱来就喝道:“把他给我客客气气的请来,擂鼓升堂!”

     衙门正堂,环视四下,也不全像古装电影里的那些桥段,什么喊堂威啊带人犯啊铡刀啊的,就是干干净净的正堂我在中央,左右各有书记员一名配计算机一台,然后还有4名持刀的警卫,都是城隍老爷子那儿新来的,我使着很顺手,就是不知道阴间的电脑和阳间的一样么,难道也有互联网么,看来我以后得学的东西还不少,想起就一阵头疼。

     我收回了思路,朝着空荡荡的堂下喊了一句:“本官要找的小鬼何在?”

     钱来马上站了出来就高声一嗓子:“来啊,将那汪德新带上堂来!”

     只一会儿一个60多岁、满脸皱纹、面白如纸、衣衫褴褛的老鬼就被带了上来,这个老鬼很老实,没有说哪怕一个字就跪在堂下磕头请安,我注意到他颈部有很粗很深的一道口子,像是刀斧劈砍所致的伤口,扭头问锺离是不是阳世死前的样子就是入阴司的样子,锺离伫立在我身边点点头示意我。

     “堂下可是汪德新?”我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开始第一次过堂。

     “回大人,小鬼就是汪德新。不知道犯了什么错事了,要来此受审。”老鬼颤颤巍巍的回答我的话,头埋得很低,口气略带恐惧但更多的是绝望,这让我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和疑问。

     “本官听说你久久不肯入轮回,常在黄泉道附近游弋,是何道理有何居心?”

     “大人,老小儿是在这里等我家二小子。”

     “休要欺瞒本官,这地府拘魂都按照阎王的生死簿和城隍爷的手谕,什么时候由你一个小鬼说了算,你说等得来就等得来?”

     “不敢欺瞒大人,老小儿只知道人死了魂都要下阴间,既然我那二小子死了就应该下阴间,故而在黄泉道等着。”

     “哦?你的意思是引魂司履职不力,忘了去拘你那二儿子的魂魄,使其在阳间游荡?”

     “小的不敢诬了引魂司各位官长的名声,只是儿子是我生的也是我一手带大的,他的脾气性格我都清清楚楚,那小子心性纯良断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那天灭了我一门的那个肯定不是我家的二小子,是恶鬼占了他的身子。”汪德新越说越激动,眼泪瞬间就彪了出来。

     “来啊,搬把椅子给他,本官要好好听听这来龙去脉。”旁边的小鬼立马从后堂搬来了一把四方凳让他坐下。

     我接着说:“汪德新,我给你时间慢慢说,把事情原委都说与本官听,有冤来日自当还你一个公道,有错那你也就准备好下油锅吧。”

     “小的万不敢和大人胡说八道。老汉汪德新家住A省西汪巷四组,家里虽是世代务农但因为90年代后全村第一个搞承包,家境一直还算阔绰,婆娘手脚勤快持家还算有道,膝下1女2子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孝顺。女儿20岁就嫁到了邻村,二儿子学习成绩在学校里也一直拔尖,家里都指望着能出一个大学生,三儿子年纪小跟在老两口身边,日子过得殷实和美。事情出在98年,有一天老师突然跑家里来,说我那二小子跑出去两天没回学校上课了,当时家里就急了怕出什么事儿就立刻到他的同学、亲戚家里跑了个遍,到底也没找见。全家正急的火烧眉毛呢,村儿里一乡亲说前一天晚上在村子外头的河边儿看到过他,一个人站在河岸上对着河里吱吱呜呜不知道说些什么话,上去和他打招呼也完全不搭理。于是一家人马上又去了乡亲说的地方也没有看到,正没辙琢磨着要不去报警的时候,二小子晚饭前突然回来了,整个人灰头土脸就像魔怔了似得,问他去哪儿了干了什么也不说就说肚子饿了,全家人见小子回来了也就安心了先做饭吃了,毕竟这孩子从小都老实出格的事儿不会做,把村里帮忙找孩子的都一一答谢了送走老太婆就把饭菜做得了,孩子估计也几天没吃饭了,饿坏了不好就想着边吃边教育吧,兴许年纪大点了不听话也正常。可一顿饭的功夫这小子就拼命叫饿,一桌平日里爱吃的饭菜却一口没动,家里觉得孩子不对可能得了什么病,但您知道那时候交通不发达去趟大医院不方便,就决定明天一大早送去省医院看看。可没想到晚上就出事了,我寻思会不会二小子有什么心事,就去他房里问他,他一个人坐在床边儿一个劲的说口渴,给一杯水又推开不肯喝,我马上接着问这两天去了哪儿,他起先是不说话直哆嗦后来就说打游戏机去了,老汉就纳闷了这孩子一直住学校也没听说迷上打游戏机啊,又问去哪儿打游戏机了,他还是不说支吾了半天又自己和自己说什么太黑了爬不上去一类不明不白的话,我见也问不出个结果就帮他盖被子让他先好好休息,哪知道二小子突然发狂了一样跳了起来,冲我大吼为什么不给我钱为什么不让我打游戏机,然后光着脚狂奔了出去。我当时都吓瞢了,赶忙跑出去他已经跑出来老远,正准备把他追回来我那二小子突然就站住了,回头的时候他的眼睛瞳孔已经变成了绿豆大小的灰点,并且一双眼睛都闪着暗黄色的光,嘴角咧到了耳根冲着我笑,老汉当时不敢再追下去了,心下知道娃娃肯定是被脏东西上身了,就只能看着他在老远的树林子里阴测测的朝家里望。老汉也不敢和家里人说,那晚上就这么在窗口看着,大概下半夜3点的时候实在撑不住了就睡着了,睡梦里不知不觉就听到一个声音不停在我耳边说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这个屋子里的所有,然后四周窗口到处趴着一个个闪着那双暗黄色眼睛的黑影,他在不停的告诉我要把他们都杀了,不能让他们祸害家里人,于是我跑进厨房拿起一把刀就冲出去朝着那些黑影一阵猛砍,我整个人就像喝醉了一样感觉天旋地转,唯一能做得就是朝着四周的黑影劈下去,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觉得累了砍不动了就躺倒在地。接着又是一阵天旋地转,我觉得自己全身酸痛,手边脚边都湿哒哒黏糊糊的,老汉勉强睁开了眼睛看到屋里的场面,胃里马上就把吃的东西全都翻腾了出来,就看到地上、床上到处遍布眼球、牙齿、耳朵、肠子、手指、碎肉、脑壳,而我那老妻的头颅仅仅和床上的身体连着一层皮倒垂在床沿下眼睛瞪着我,我一下脑子里嗡得炸开了,满是鲜血的手里还拿着浸满血肉的刀,老汉想爬起来但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

     “等等,汪德新,照你所言是你把全家人都杀了,是不是这样?那为什么过了孽镜台没有将你~~~~~”刚想问为什么犯了杀人罪的鬼魂怎么会不受地府刑狱,锺离按了按我的肩膀示意我稍安勿躁,于是我就清了清嗓子说:“你继续说。”

     “这时候那个声音又想起来了,这次很近我抬头一看是我那二小子,瞪着几乎没有眼珠的眼睛笑着走了过来,老汉不知道他怎么了也不知道他要干嘛,但肯定是我那儿子被脏东西上身害了全家”

     “那你是怎么死的”我继续问。

     “老夫全身不能动弹,二小子走过来拿起了我手里的刀就砍了下来,待老汉再有意识已经随鬼差到了地府了。”汪老汉哭得老泪纵横,在场的几个无不动容,我听完一时语塞,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了。

     锺离附耳过来:“张帅,让我来问几句可好?”,我点头示意了一下他就对着堂下的汪老汉问了起来:“老汉莫再哭泣,我们张帅念你一家惨遭灭门心有所感,故不追究你流连黄泉的罪责,也准予你暂留此间待衙门将此案细细查来,我且问你,当初给你过堂的是哪位大人,带你过孽镜台的又是哪位鬼将。”

     “回大人的话,给我过堂的是安引司的黄帅爷,老汉也未曾过孽镜台。”

     “大胆!”我当即拍下了惊堂木,“哪个敢不过孽镜台就私放轮回?你这小老儿张口胡说,就不怕再遭一回劫难!”

     “大人啊,小的不敢胡言,句句属实,小的过完堂刚被带出衙门口就被告知说过了孽镜台了,可以投胎了,老汉再傻可这事情有没有做过总是清楚的。”那汪德新一边辩解一边磕头。

     “那你就没有和黄帅爷伸冤?”我接着问。

     “老汉当时初来,什么规矩都不懂,后来呆的时间长了明白规矩了也去过几次安引司衙门,但总是说老汉的案子已经结了,可以还阳投胎了,不让我进去。”

     我和锺离听罢互相看了一眼,心知这当中必有文章,我让锺离附耳上来说:“案子有问题,且先让他留在我衙门里吧,从今天起我看外面已经不安全了。”

     “张帅果然有为官的家风啊,高!实在是高!”

     这锺离敢情还看过《地道战》,听得我不禁给了他几个白眼,然后就对汪老汉说:“今日起你先在我这衙门后院打杂吧,旁的你不要多管多问,也不许出我这衙门一步,案子本官自会给你一个交待,你那儿子我也尽力帮你找回来。”

     汪老汉又是一阵磕头:“谢张帅,谢张帅,大恩大德老汉愿给您当牛做马!”

     “罢了罢了,退堂吧。”我拖着锺离就去了后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