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事情是怎么处理的?”我问道

     “省里直接下的指令,按照一般刑事案件处理,陈年的旧案子算是有眉目了领导很开心,但你受伤了上头也是很紧张的。”溜溜不无担心的说道。

     “听说王老板还没醒?”

     “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医院专家组看过了也没个说法,没有外伤却醒不过来,生命体征都很完好”。说罢点起了一根烟呼了一口,实话实说谁也没想到会在发现过嫌疑人的地方再次找到,我们就和去汪家老宅一样看看现场而已,突如其来的收获也遭到了突如其来的打击谁,溜溜接着说:“说说吧,我昏过去以后发生了什么事?”

     “你不都看到了,我的腿断了。那东西想咬你,我就和他拼命,差点挂了,好不容易才把他打跑的。”我说了一个笼统,也不想多说什么。

     溜溜看着我不说话,见我用几句话敷衍他,站起来走到了窗口,背向着我轻声说:“三个人都不能近身的东西,你一个人就打跑了?现场留下的除了你的血还有一些黑臭的黏液,上头对现场物证都是讳莫如深,但我们是一起出生入死的,难道有必要连我也隐瞒么?”

     “溜溜哥,你要相信我,除了破案我别的什么都不想,有些事不说既是想保护你也是觉得还没到时间,而且你现在知道了对你未必有帮助,只会更加迷茫。”我边说边看着溜溜,他仍旧是站在窗口背对着我一言不发,我就继续说:“你放心吧,我和你都想尽快让真相大白,那天之后虽然已经打草惊蛇了,但我也是做过功课的,下次我有把握一定抓住他!”

     过了很久,随着一支烟逐渐燃尽,溜溜才转身对我说:“也别心急,你的腿至少要养两个月,这段时间我和正帼会盯着县城那边的,你安心休息,有情况会和你说”,然后他从兜里扔了一块东西给我,下意识接住才看到是我的鬼牙玉,脑子一转就想起了那天根本就没来得及收起来就晕过去了,还好没丢啊,这现在就是我的命了,要不是有这宝贝根本没法和那鬼东西斗,看来城隍老祖宗没骗我啊,驱鬼辟邪功能强大!

     我正低头想着,溜溜就说:“勘验现场的兄弟给我的,我记得你在办公室里拿出来过,就帮你收着了。”溜溜突然一脸贼笑说:“别以为我这么多年刑警是白混的,再小的动作我也会注意到的。”

     “啊,这是我的吉祥物,哈哈,戴习惯了从不离身的。”我找了个牵强的理由

     “是么?那你好好收着。哦,对了昨晚这块玉发光了,好像在找你,放在你身边才消停下来。”说完溜溜就朝门外走去:“你昏迷的时候领导来过几次了,这阵子你有得忙了,在这儿好好应酬吧。”说着还挥挥手示意再见了。

     我赶忙问:“溜溜哥,你身体没事吧?”

     “关心你自己吧,我明天就出发去发四县,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正帼和她的同事在那里碰头。”

     “哎,你可小心点儿啊!”我赶忙叮咛他。

     “放心,这次哥们儿带了这个。”溜溜用手摆了个手枪的动作。我会意了,希望枪对上这种东西还能有用吧,心里默默祈祷,可自己腿都绑着石膏,着实也没有什么帮的上的地方。

     天色渐暗,我很着急两天没下阴间衙门里有什么事,不知道几天不报到锺离和钱来忙得过来么,但住在医院进出人多,实在感觉不方便,魂体走了就留个存有一魄的躯体,万一有事怎么也叫不醒,又会吓坏别人的,看来只能等方便的时候再说了。

     从傍晚开始陆陆续续有亲朋好友和领导同事听闻我的伤情来医院探望,迎来送往之间我的情绪的压抑稍显缓和,但强颜欢笑背后自己的担心也是不言而喻的,久久不曾露面的汪胜宏在机缘巧合下被撞了个正着,表面是藏匿已久的嫌疑人行踪泄露,但实际是我和溜溜险些被某些东西取了性命,而且王老板至今没醒,溜溜不顾危险又一头进了发四县,是否那东西会因为行踪暴露而选择躲避,或者他还在那里等着我们,不管怎么样溜溜和正帼此时无疑是最危险的。

     墙上的时钟敲响了23点,医院里已经渐渐安静下来,我把守了几天的妈妈赶回了家,既是想让老的好好休息,也是想有机会回衙门看看差事。

     感到一阵口渴,我勉强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发现窗外月亮很圆,城市里天空星星不多,不过透过黑暗勉强看到的几颗,足以证明这是个冬日里不错的夜晚。

     拄着拐杖挪到窗口,四下望去院子里的路灯很昏暗,午夜时分让整个大院看上去格外萧索,北风拂过树木沙沙声异常呱噪,就像野兽的低吼,突然黑暗中一对黄色如铜铃般的眼睛吸引住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就是汪胜宏那一对骇人的眸子发出来的寒光么。

     我紧蹙眉头,试着看清那张一直没有清晰过的脸,但天色浓重的犹如一张黑色幕布,让人无法望穿。拄着拐杖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汗开始迅速渗出,心跳重到似乎快要跳出喉咙。

     他在等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怪物在等我,否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医院!他想干什么,是不是我把他打伤了来寻仇?可现在腿脚都没法动,全身又酸又痛,根本无力和他对抗。

     我怔在窗边,身体僵硬得好像不能呼吸,握紧鬼牙玉,死死盯着那双眼睛许久,呼吸沉的快要崩溃了,那双邪眼仍然死死钉在黑暗里。我想或者可以先下地府找锺离来帮忙,但如果他趁我魂体脱离对我造成伤害怎么办?可就算我在这里一个人也绝没办法战胜一个怪物。

     我迟疑的摩挲着鬼牙玉,幽幽绿光提醒我此时下阴间不会错,于是赶紧念咒下界。可就在我魂体脱离的一瞬间,却看到院子里那双眼睛不见了,我张开的嘴都没来得及合上,楼下只剩下看不尽的黑暗,这是什么情况?我愣住了,待我反应过来已经身处地府了。

     在阴间,魂体不受肉身影响,我飞也似的赶到了衙门,锺离仍旧坐在办公室里查阅公文,见我进来忙起身嗔怪的说:“我的张小帅爷啊,您刚上任几天就玩失踪了,再不来我可就要去城隍爷那诉苦啦,我告诉你最近城隍那儿发了几道通缉令,我把手下几个能干的都派出去了,自己还天天满桌子的文件,你倒自个儿出去躲清闲了,今天你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咱们把这事儿一五一十都分清楚喽,该办的都得你亲自过问。”锺离看到我就开始念起了紧箍咒。

     我却压根没心思回应他的责问,拉起他的手就往门外跑,锺离没反应过来就被我拖出了办公室:“张贤弟,你这是干嘛,不想办差你不来便是,拉拉扯扯作甚嘛。”

     “锺哥,你别叨叨衙门那些事儿了,快随我去一趟阳间吧,晚了我可就完了,有鬼来索我的命了!”

     锺离甩开我的手停下脚步,一脸惊异的看着我道:“贤弟莫要胡言,你是阴司的鬼官,就算寿数尽了也不是一般小鬼无常可捕,何来的鬼要索你的命!”

     我仍然惊魂未定,但锺离的反应让我不得不继续拉起他就走,并且边走边把我和溜溜去查线索进而撞鬼受伤,然后恶鬼在医院等我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锺离听了以后也是一愣:“你受伤了?此物既如此狠厉那就速速随你走一趟!”

     听完我的叙述,锺离果决的就带我上了界,别看他平时总挂着一副对我嫌弃至极的表情,但知道我抓鬼受伤以后马上就把脸沉了下来,看得出来是对我相当关心的,更别说我是抓鬼受伤的,锺离一旦认真起来可就不像我那样失魂落魄了,雷厉风行的样子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我被他拖着走感觉好像是他受委屈了让我给去摆平似得,心里莫名就多了一份暖意,情绪也渐渐稳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