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欧阳惑
    刘老头讲了很多,但是蔺南听进去了多少他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像是凑热闹一样觉得很有意思,但是自己却还是云里雾里。

     最后只听到老头说,学院活着毕业的一般都能在地府混个阴差,多个一二百年阳寿,挂了后回去报道,做得好的荣升主管,然后可以是留在地府当高管,做的一般般的就外派人世间,再多个一二百年阳寿,五百多年过了还没有起色,那对不住了,您老轮回去吧。对于那些学了东西恶贯满盈的会被逮回地府,下个百八十遍油锅,抹去灵智丢到畜生道……

     “哎?同学,你们的书是在哪里拿到的哇?”蔺南看着前后左右都抱着书,跟着老头的思路走,自己桌面上却是空空如也,最后还是憋不住问向旁边的男生。

     看书的男生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这个男的皮肤白净,标准的瓜子脸,嘴唇略薄,棕色的虹膜上诡异的有一大一小两个瞳孔。抛开两个瞳孔这个问题,面前的男生颜值完爆现在那什么乱七八糟男子天团几十条街。

     “你的通信纸人没告诉你在门口拿吗?”男子的声音听不出丝毫情绪波动,这个态度让蔺南怀疑自己是不是欠他钱了。

     “额……这个,还真没有……”蔺南尴尬的摸了摸耳垂道。

     “哦。”男生回答了一个字,而后打了一个响指,只见一个和小黑长得一模一样的纸人从男生的外套内爬到了桌上,然后朝着男生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起身飞向教室门口。

     不一会儿,小纸人回来了,两只手抓着一本厚厚的书,封面上写着《灵能通史》。真是货比货该扔,看看别人家的纸人,再看看自己的纸人,简直是不能忍。蔺南不爽的戳了戳自己胸口小黑在的地方,也不知道它能不能感觉到自己的不满。

     旁边帅气男生的行为让蔺南对他的感官大为改变,这个人至少没有表面上那么冷淡。

     “谢啦哥们儿,我叫蔺南,十三班的,你叫什么?”接过小纸人手中的书,蔺南谢过后,做了一下简短的介绍。

     “欧阳惑,十三班。”男生头也不抬的继续看着他的灵能通史。

     蔺南注意到老师正在讲的是第三页上的东西,而这个男生居然已经看到五十多页了。

     “噫?你居然和我同班?我刚刚怎么没注意到。”蔺南摸了一下耳垂,不认识同班同学让他很不好意思。

     “哦”欧阳惑简短的一个字把蔺南接下来的话都堵到了嘴里。

     整节课的后半程是关于历史方面的东西,无非就是谁归纳了能量体系,谁第一个把灵师界统一之类的,就像高中课堂上的历史一样催眠……

     欧阳惑,家室就像是他姓所代表的那样,国内财力最大的家族,欧阳家的财富就是在世界上也是排得上号的。可惜的是,欧阳惑的生活并不如常人所想的那样。虽然不缺钱,不缺关注,但是这些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的生日是他母亲的忌日,他那素未谋面的母亲在生出他之后就因为内出血死在了产房里。天生的双瞳让他从小被玩伴们排斥,被视为怪胎。

     从小看到莫名其妙的东西导致他的父亲多次带他去精神理疗中心。后来他慢慢知道了,知道了自己看到的奇怪的东西其他人都看不到——所以自打明白之后,他从此对这些事情闭口不谈,整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看书,至少在书上他不会看到别人对自己的嘲笑,在书上他也不会看到那些奇奇怪怪,甚至让他惧怕的东西。

     直到今天,父亲送自己到了华中大学校门口。

     “阿惑啊,老爹已经给你把学校里面的关系打通了,进去后好好学习,老爹手下的那几个产业还等着你去继承呢。”父亲对于欧阳惑的呵护几乎是无微不至,为了能够照顾他,十八年来都没有再娶过。

     “哦,好。”欧阳惑很不解父亲为什么会把自己丢到大学,从小到大自己都是专门请的家教,但是这一次父亲却是要丢自己去学校,据说已经办好了住宿手续,双人间……

     下一步,在他跨入校门的时候,场景变了——自己躺在一家医院的病床上,血色的字,二十分钟内逃出。

     有趣的是病房里有一具吊死的尸体,尸体的脖子被扭转了一百八十度。所谓的任务没多大难度,唯一搞笑的地方在于自己走到哪里,那具尸体就跟到哪里,本来都已经远离它了,谁知过一个拐角或者转个头,那双恶心的皮鞋就又在自己眼前晃荡了。

     看来这也是一个自己看得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它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卧室里有一个更恶心的吗?从小到大,每次半夜睁开眼睛,都会看到那血淋淋的半张脸在离自己的脸只有一公分不到的地方飘着……

     如果不是自己没去过医院,不知道医院构造,在里面迷路了,自己恐怕会成为第一个出来的吧——看着眼前和那个飘在半空中的“师兄”插科打诨的青年,欧阳惑不禁想到。他比这个青年晚了几秒钟醒转,但就是这几秒钟让他继续决定继续闭着眼睛装昏,多年的经验告诉他,看到奇怪现象不要出声,等等看别人的反应……

     欧阳惑很想交朋友,但是起初是由于自己克死母亲——那些家族里的家伙这样讲的,怪异的双眼,以及在外人看来时不时像精神病一样的话,再到后来时间积淀而成的性格让他对朋友这两个字心中越来越渴求,实际上却是离得越来越远。

     如果自己能有他那样的性格,或许可以交不少的朋友吧。看到蔺南时,欧阳惑不禁想到……

     “当……”一阵钟声将欧阳惑从回忆与思索中拉了出来,这是下课的钟声。抬眼看了看旁边的蔺南,这货居然还在睡,口水都流了出来。

     想到丢他一个人在这里不好,欧阳惑心念一动,怀中的小纸人飘到了桌子上,小心翼翼绕过桌面上的口水渍,然后一双没有五指的手直接就捏住了蔺南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