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月考?蔺南老爹?!
    (如果喜欢本书请点击加入书架~竹子不胜感激~求收藏求推荐~)

     月考终于是开始了,这次是现实考试,所有考生都会被通过逆轮回投放到全国各个即将发生灵异事件的地方,一个宿舍两人一组,为时两周。

     “阿惑,你怕吗?”蔺南在即将进入十三号塔的逆轮回的时候,突然回头问了一下跟在后面的欧阳惑。

     得到的就只有欧阳惑的一个白眼……

     黄昏的日光将蔺南从迷糊中唤醒,自己正和欧阳惑坐在一个公交站台休息用的长椅上。旁边欧阳惑已经醒来,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蔺南看了看膝盖上蜷着的大白,又摸了摸怀里的小黑,心里终于是轻松一点了。

     这个地方空气不是很好,四周有好几个工地在动工,听着耳边熟悉的方言,蔺南突然整个人从座椅上跳了起来,这里是?!

     他不由分说的抓住欧阳惑的手臂,向附近人流量最多的一家公园走去,一个拐弯就到的地方。

     熟悉的香味飘到了蔺南的鼻孔中,转过这个拐弯,那里,一个络腮胡子,头发有点花白的中年男人,正在一个破旧的烧烤炉上翻着比其他烧烤店都要大上好几倍的肉串。

     “老爹?!”蔺南的声音充斥着几分欣喜和无奈。

     “你这娃子,不是上学去了吗?怎么给老子回来了?总不是被开除了?”蔺南他老爹老蔺看到儿子行李也不带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烧烤摊前,一副知道了什么要发怒的样子。

     “别啊老爹……我们学校临时有个一周多的假期,我就回来了,带着我舍友玩两天。”蔺南赶忙解释,一时间什么考试都抛到脑后去了。

     “哦?”

     看着老爹一脸疑惑的样子,蔺南赶忙把欧阳惑给推了出来。

     “伯父好,我是阿南的舍友,您叫我阿惑就好了,我们真的是放假了,我缠着阿南带我来玩的。”欧阳惑关键时候也是很顶用的,一次说这么长一段话蔺南也是第一次见到。

     “阿惑?嘿嘿,叫不习惯,我们这块儿都是叫小惑的。”老蔺看着面前容貌俊秀的男生,身上穿的衣服还有这气质,阅人无数的他就知道这个小伙子家里肯定不一般。

     “我这儿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这是昨儿个卤的羊头,来尝一下哈,比不上你在家里吃的,哈哈。”这边老蔺说着,从保温锅里取出一个冒着热气的羊头,用一个大海碗装好递给欧阳惑。一边又是转头看向正准备从锅里“偷”汤的蔺南:“儿子!你同学你不来招待干嘛呢?快过来,等会儿来拿两串肉过去……”

     蔺南在老爹虎视眈眈之下,硬着头皮把手中刚刚盛好准备喝的羊杂汤递给了欧阳惑。

     蔺南老爹定摊位的地方附近都有公园的石桌石椅,不需要自己带桌椅。蔺南带着欧阳惑,手中端着汤和羊头就近找了个地儿坐下,转身一看,才发现欧阳惑手中的羊杂汤已经有半碗下肚了。

     蔺南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丫的能不能有点富家公子的自制力啊……”

     “哦……”欧阳惑憋红了脸,半晌后才冒出一个字。

     羊头滋滋的冒着热气,欧阳惑也不扭捏,塑料手套一带,上手就抠出羊眼,嚼的口舌生津,满嘴油香。

     “喂!就俩珠子!你小子给我留一个哇!”蔺南刚刚喝了一口汤,就看到欧阳惑对羊头下手,一眨眼一个羊眼就被搞定,手中还拿着另一个,急得蔺南劈手多了过来,直接丢进嘴里。

     两个人就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噗里噗通的一顿海塞,一整个羊头两大碗羊杂汤就不见了音信。

     “阿南……”欧阳惑抹了一把油腻腻的嘴唇,最后一丝儿富家公子的气质也因为这个动作消失的一干二净。

     “怎么?”埋头吸着骨髓的蔺南抬眼看了一下欧阳惑。

     “我终于知道你之前说的‘香到嚼舌头’是什么感觉了。”欧阳惑轻轻舒了口气,满足的说道。

     “唔,还有一斤肉,搞不搞得定?”蔺南也是啃完了骨头,用餐巾纸抹了一下嘴巴,挑衅的看了欧阳惑一眼。

     “要!”欧阳惑在吃上是毫不做作。

     蔺南就喜欢他这个样子,他咧了咧嘴,收拾好碗筷,一次性的丢到附近垃圾桶,大海碗就收到一个洗碗捅里面去。

     那边排队的人越来越多,眼看着老爹要忙不过来,蔺南赶忙上去给帮忙。谁知道,蔺南刚刚接手,就被老爹一手给推到了一边:“去去去,带两串肉去陪你同学,老爹这里不要你帮忙。都大学生了,怎么能做这些事。”

     蔺南手中抓着肉串,很是无奈的看着老爹忙碌的样子,好嘛,大学生和普通人能有什么两样?

     拿着肉串回了石桌旁边,欧阳惑正在看着四周,一脸的严肃。

     “怎么了?阿惑?”蔺南将一斤多的肉串递给欧阳惑,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开灵目,这里似乎有点不对劲,我只顾着吃了,刚刚才注意到。”欧阳惑虽然是严肃脸,但还是忍不住手中羊肉串的诱惑,一边吃,一边说着。

     开灵目,是观测阴气鬼魂的方法,一般灵师都需要持咒,但是欧阳惑不需要,天眼自然可以做到。蔺南也不需要,只见他眼睛一闭一睁,精神力连在窝在另一个凳子上无聊摇尾巴的大白双眼上。

     大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冲着蔺南叫了一声,而后又百无聊赖的趴在凳子上假寐。蔺南再次睁眼,仔细看去,他的瞳孔从圆的变得稍微有点椭圆,仔细看去有点像猫眼。开了灵目,蔺南眼前的景象多了点东西,他惊讶的发现在场的每个人的印堂都积着一丝儿黑气,欧阳惑也有,老爹却没有。

     “你也有。”看到蔺南看向自己的目光,欧阳惑像是知道什么似的,不待他问就直接开口。

     这一丝儿阴气不算是什么危害,人体内的阳气只需几个小时就可以化解掉,不过,哪里来的阴气?一般只有被上身,吃了贡品,碰触到明器(陪葬品)之类的才会阴气积郁。

     这时,邻桌的一位农民工不小心往地上撒了点羊杂汤,懒散的大白居然动了动鼻子,跑过去舔了起来——要知道大白一般是不吃东西的,除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