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我若不离不弃,你便生死相依!
    “魂兮来兮,眷兮恋兮

     以我残躯,指引归兮

     魂兮来兮,幽兮怨兮

     以我元神,送尔去兮

     魂兮来兮,忿兮恨兮

     以我生魂,摆渡还兮。

     ……”

     清晨的阳光照进洒在蔺南的脸上,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呢喃声像是魔音一样钻入蔺南的耳朵。不管蔺南怎么做,都不能把这魔音给隔绝在外,气得蔺南想要把耳朵给搞聋掉。

     “卧槽!迟到了!”蔺南起身看着天边已经探出山头的太阳惨号了一声。

     洗脸刷牙水都摆在床边,不知道谁摆的,事件原因蔺南也就不管不顾拿起来用。用了五分钟收拾完自己,他这个时候才想起小纸人。

     “小黑!!!”愤怒的声音让左右阁楼的同学都从窗口探出头来看向这边。

     这也不由得蔺南不气,这个糊涂鬼,记不住事情倒也罢了,太阳都起这么高了,居然都不知道要叫自己起床?!

     “嗒”门被掀开一个缝儿,一个小纸人探了探脑袋,发现蔺南已经发现了它,于是很不情愿的一扭一扭的走了进来。看到这个迷糊样,蔺南的气也是一瞬间消弭,要怪也怪自己太贪睡。

     感觉到蔺南醒来,黑猫优雅的纵身一跃,从窗外跳了进来,站在床边亲昵的蹭着蔺南的手背,上面有暖呼呼的感觉——看来它刚刚是在外面的屋顶上晒太阳,这黑猫自从昨天在课上凝实之后,完全可以脱离蔺南存在了,不过蔺南还是能够感觉到对它的控制,如果放开对黑猫的控制,它更像是自己养的一只粘人的宠物。

     小黑显然是感觉到了蔺南为什么气愤,很是不解,身上显示出了时间——07:28:33.这才七点半不到,而第一节课是八点开课。

     “好,错怪你啦。”蔺南用手指轻轻蹭了一下坐在自己肩头小黑头顶的红丝带,又引得小家伙一阵不满的乱动。没想到这边太阳起这么高才是七点半~看来学校的作息也是很合人意的嘛~

     一楼客厅,欧阳惑正惬意的一口一口喝着南瓜粥,啃着手中的糕点,满脸享受,时不时的还翻一下旁边放着的一本书《捉鬼记》。桌子的另一边,放着一个没有打开的木质八角饭盒。

     “又麻烦你的通信纸人了,帮我带早餐。”蔺南坐在旁边,伸手准备打开食盒。

     欧阳惑慢条斯理的用手巾擦了擦嘴,一副淡雅的模样,而后才开口道:“是你的纸人弄的。”说着,递给蔺南一个不喜不悲的眼神。

     “咦?干的不错哦,小黑”蔺南对于小黑学会取饭这种事情很是欣喜,但是这欣喜没有持续多久,打开食盒后就烟消云散了。

     里面满满一碗南瓜粥被撒了一半,撒出去的还泼到了另一边的糕点上,把糕点泡的鼓囔囔的,让人看了就没有食欲。

     “额……好啦,自己会打饭给我,那也是不错的,下次注意不要弄得倒掉哦。”蔺南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人,还是夸了一下小黑。蔺南的夸奖让小黑头上的红丝带高高的翘了起来。

     “你听到那个声音了吗?”蔺南这边吃着饭,欧阳惑已经是搞定了早餐,正在慢条斯理喝茶的他突然开口问道。

     “嗯?”刚刚蔺南还忽视了那个声音,现在突然发现,它居然还在自己耳边,自己越是注意它,它的声音越是大。

     “那是什么?”蔺南显然是满脸懵逼。

     欧阳惑则是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记得我们尽早第一节课吗?”说着,他打了个响指。旁边充当时钟的通信小纸人身上逐渐浮现了一行字。

     “8:00:00,镇魂曲,实验楼”

     “镇魂曲?”蔺南疑惑的呢喃道,他本来想问那是啥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旁边欧阳惑恶趣味的眼神,一副想要借着自己提问来数落自己不看书的表情后,他忍住了。

     “……对是镇魂曲,这算是我们早上的闹铃吧,打七点开始响到现在……”欧阳惑等了一会儿,见蔺南不上道,也不尴尬,接着蔺南的话往下说……

     实验楼的最底层,只有一扇黑门,这次专门提前出发的蔺南和欧阳惑自然是没有迟到,值得一提的是,等两人进了教学区,那镇魂曲的魔音也就消失了,随手一推门就进入了教室。

     “哐”门关了,教室里没有灯,直接让蔺南陷入了伸手不见五只的黑暗中。

     “卧槽?阿惑,你在哪?”蔺南没有慌,但还是开口爆了一句粗口,自己才来这里第二天,就有人想要整自己?别介啊……

     “滴答”水滴的声音穿入蔺南的耳中。

     这是?蔺南缓缓俯下身子伸手摸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入手有点粘稠,还带着腥味。

     “我擦嘞!这是教室还是鬼屋?!”蔺南立马把手收了回来。几乎是同一时间,随着“呼”的声音,周围的火光亮起,蔺南发觉自己在一个四周布满红烛屋子里。而自己刚刚摸到的的地方,是一滩新鲜的血迹。

     “滴答~”一殷红的血珠滴到地上,蔺南缓缓抬头——那里挂着一具男性的尸体。尸体面露惊恐,颈部被不知名的黑色绳子缠绕着,显然致命伤不是窒息,而是尸体的胸口处。一只匕首深深的没入了尸体的左胸口,令人讶异的是,那握着匕首的双手,居然是尸体自己!

     搞什么飞机?又是幻境?不对!幻境的话为什么黑猫没有护主?蔺南动了动意识,发觉眉心那里,一团能量会聚着,像是睡过去一般,无论他怎么撩拨,也不见有反应。

     红烛的光线逐渐照亮了整个房间,这是一幢古香古色的小筑,淡淡的胭脂气味昭示着这是某个女性的闺房。

     “呼……”一阵风刮过,将红烛全部熄灭……

     悠悠的,远处出现了一个光点,光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蔺南看到那是一根立在老式梳妆镜旁边的红烛。

     一个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人正在对镜梳妆,那衣服应该是传统戏剧中的着装,具体蔺南也不是很了解。

     “嘤嘤嘤嘤……”一阵女生的哭声传来,绕在蔺南的耳边,挥之不去……

     哭声中,他听到一个女声的京剧唱腔说道:“我若不离不弃,你便生死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