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守碑人,阴阳眼
    随着黑猫这样的举动,周围的鬼物也是一哄而散,刚刚那只猫可是把他们的同伴给拍了个魂飞魄散,不仅仅如此,它居然还吃了那个鬼魂!

     这边的事情发生到结束只在短短几秒钟,这个时候葛叶清刚刚感觉到身后盯着自己的家伙居然逃了后,就转过身看后面发生了什么。转身就刚刚好看到黑猫吃鬼魂的那一幕,聚灵成型难道都是这样怪胎?!

     “怎么了?”葛叶清面色微怒:“不是说了不要往后看吗?!听不懂人话是吧?”

     “我……”蔺南张了张嘴,发现这个事情真的是自己的问题后,也是不说话,老老实实低头装乖。

     “还有你!欧阳惑!”葛叶清看着一脸淡然的欧阳惑,气不打一处来。刚刚她可是感觉到欧阳惑在后面那玩意儿还没有走的时候就转过头去看了。

     “哦。”欧阳惑淡淡的回应了一声,他自己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转身,只看到一双苍白的,没有瞳孔的眼睛。下一刻就觉得精神力流逝,再下一刻,那白色的双瞳出现了裂缝,就像即将碎裂的玻璃一样,接着就是耳边传来尖啸,回过神来的欧阳惑只看到一阵黑雾远去。刚刚精神力的流逝让欧阳惑到现在脑袋都晕晕乎乎的。

     “你!”葛叶清被欧阳惑的这个反应给气的呛了一口,这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要被气的灵魂出窍了。“老……”

     “怎么了清儿?刚刚感觉到这边阴气聚得太多过来看看,没想到是你搞出来的。”葛叶清正要破口大骂“老娘”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抬眼一看,一个有着乱糟糟花白头发穿着长衫的独臂老人走了过来。

     对于来人,葛叶清立马改口:“老……爹,你终于来了……”语气直接转变成一副乖乖女的样子。

     “嗯?是谁欺负我家女儿啦?”长衫老人的胡子一翘,眉毛一竖,眼看就是要发火的样子。

     “没没没,只是刚刚被吓到了,今年来的这两个新生太会找麻烦了。”葛叶清赶忙解释。

     老头这才恢复了平静:“哦?我来看看”

     说着,他往葛叶清身后的蔺南和欧阳惑看过来。在蔺南和老者双目接触的刹那,感觉自己好像是被这目光给洞穿了一样,自己的小心思小秘密,好像全部都要曝光在老头的眼底。

     “喵呜!”黑猫很适时的跳出来护主,弓着身子浑身毛发炸起,一副一言不合要暴起伤人的表现。

     “嗤,还是小猫脾气就这么爆。”老头对着黑猫吹胡子瞪眼了一番,然后也没有更进一步刺激它,转而看向另一边的欧阳惑,轻轻咦了一声。

     “老爹,我们进去再讲嘛~我就是带他们两个给老爹您看一下的。”葛叶清见自己老爹好像要在这里开始说个不停了,赶忙上前抱着他唯一的一条胳膊撒娇。

     “好好好,我们进去说。”对于女儿的撒娇,老人没有丝毫办法,只好答应。

     说完话,老者手臂挣脱了葛叶清,往前一挥,雾气尽散,一片青翠的早地出现在蔺南眼前,二层小阁楼坐落在草地上,暖融融的日光照在阁楼上,罩在身上,相对于身后的浓雾,感觉这里就像是世外桃源一样。离阁楼几百米远的地方违和的出现了一片枯败的树林,远远的看去,树林中间拱卫着一尊巨大的石碑。隔着老远的距离,蔺南依旧是看得到石碑上写的清晰的三个大字“镇魂石”。

     “这是我老爹,也是我之前给你们说的师父葛千,现在在学院当个守碑人。”出了雾气,葛叶清终于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给蔺南欧阳惑介绍了一下自己的父亲。

     “老爹,这是蔺南,大一新生,我带他过来……”葛叶清介绍到一半,就被他老爹给打断了。

     “我知道,聚灵成型是吧,天赋不错,闲的时候可以来我这里教你。”

     被打断的葛叶清没有丝毫不开心,接着给葛千介绍:“这是欧阳惑,蔺南的朋友,也顺便带他……”

     “他也可以留下,有时间来找我,百年不遇会遭天妒的天赋啊。”葛千挥了挥手,示意俏脸有点淡红的葛叶清不用接着说了。

     “嗯嗯……嗯?”葛叶清赶忙点头,但是听到葛千后面的话,不自觉得呆了一下,天赋?欧阳惑的?

     “额……我忘了告诉你了。”葛千笑了笑,“本来我以为这些天赋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出现的说。”

     “我的天赋?”欧阳惑也是很疑惑。

     “天眼,又叫阴阳眼,顾名思义,历史上出现的阴阳眼或是重瞳,或是青眼,或是白眼,但是它们都有一样的唯一的效果就是破妄,可以看穿一切幻境,一切强行释放幻术给天眼的家伙,都会被反噬。刚刚那个家伙估计就是被你的天眼给伤到了。”葛千吹了一下自己的胡子,盯着欧阳惑的眼睛道。刚刚他自己可是不小心差点就着了道儿了。

     “哦,这样啊。”欧阳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从小到大,自己可以看到那种东西了。

     “但是,天眼又叫聚阴眼,这种天赋的人长时间居住的地方会吸引来鬼魂。鬼魂入宅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会对宅内的生人有影响,克亲之说也是这样产生的。”葛千没有停顿,像是没听到欧阳惑的自语一样继续开口。

     “一般这种天赋,因为阴气太重,出生,则母丧,二十三年后,天眼长成之日,也是父亲财运官途断送之日。”一口气说完,葛千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满脸惊恐的欧阳惑,呆滞在原地。

     蔺南也是第一次见到欧阳惑这种情况,赶忙上前安慰:“阿惑?!你怎么了?别听这老头瞎胡诌,都是骗人的东西!”

     “你说谁胡诌?”老头葛千被蔺南一句话气得吹胡子瞪眼,但眼前的情况也让他不好教训面前出言不轨的小子,葛叶清也是对这个敢乱编排自己老爹的家伙很是不爽,眼看就要撸袖子干架的样子。

     “没,阿南,老先生说的都是对的,我出身日就是我的母丧日,我从小就能看到乱七八糟的东西……”欧阳惑制止了蔺南的胡言乱语,就这样呆呆的站着,一语不发。

     “有些事情想清楚就好了,身为一个灵师,你应该知道死亡不过是轮回的开始而已,你得母亲,此刻估计已经以另一个身份,另一段记忆,生活在另一个地方了。”葛千说的风轻云淡,的确,当他们意识到灵魂这种东西存在的时候,他们离死亡更近了,但少了很多对于死亡的恐惧。

     “嗯,谢谢老师。”欧阳惑说着,向葛千深深的鞠了一躬“请老师教我怎么控制天眼,我离二十三岁还有五年,我的父亲不应该因我而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