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第一个死亡
    这个拦路的家伙估计是来制造鬼打墙的,可惜被欧阳惑提前看穿,直接一人一鬼对上了眼儿。好嘛,欧阳惑的眼睛那个鬼敢直接看,直接看下去半条命都会丢那儿。

     后半路基本上没有任何情况,蔺南父子两人和欧阳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着就到了家。一百多平,两室一厅一卫的住所在这个房价飞起的世道也算是很不错了。

     “儿子啊,老爹去收拾羊头,你陪你们同学看会电视或者玩电脑也行,家里的wifi密码记得告诉人家。”蔺南老爹说着,就把蔺南和欧阳惑给从厨房推了出来。

     想要近距离观测如何做出那么好吃五香羊头的欧阳惑一脸的无奈。

     “得了吧,我爹就这样,尤其是我上了学之后,这种事情从来不让我看,更别说让我学。”蔺南也是无奈的耸耸肩。

     “今天那只怎么个水准?”沙发上,蔺南低声问着欧阳惑。

     “不知道,看了一眼就跑了……”欧阳惑摇摇头,表情也很是无奈。

     “如果这什么鬼学校有考试组织部的话,我特么一定一大耳光扇死他们部长!玛德搞得什么飞机!居然把我老爹也卷进来。”终于闲下来的蔺南很是不满的吐槽。

     欧阳惑也是无奈,前一天蔺南刚刚给他吹嘘过他老爹的手艺多么多么好,结果今天就见到真人了,你说讽刺不讽刺。

     夜渐深,家里没有客房,蔺南老爹给欧阳惑安排了蔺南以前的房间,而蔺南则是跟着自己睡一间房……

     凌晨,工棚里显得燥热难耐,十几个光着膀子的大汉挤在一张大通铺上——这是工地的临时住所。汗臭味,脚气味弥漫。

     老李头咂了咂嘴,今天喝的那碗羊杂汤真的是美味啊,可惜撒了一点,被只猫给糟蹋了。不知道为何,往常这个点他早就已经沉沉的睡去,今天却还没有。不仅没有睡意,反而很是精神。

     奇了怪了!老李头翻起身,左右工友的呼噜声还有弥漫在工棚里的味道让他很是不爽。

     月明星稀,天空不见一丝儿云彩。

     今天应该是十五吧,老李头心里嘀咕着,靠在门框上,抬头看着天空的月亮,一边给自己点起一根烟。烟这玩意儿真是个好东西,提神,醒脑,干活累了来一根,瞬间气力满满。晚上睡不着来一口,安神催眠。

     工地上是一片漆黑,那边守着工地建材的值班窝棚还亮着灯,里面一个人影正趴在桌子上打盹。嘿,这小子也不怕真的来偷儿,居然值班敢睡觉。老李头瞅着那个偷懒的值班人员——那是新来的一个小工,小工的钱不多,青年也就主动担起了晚上守夜这活儿,出来混都要拼一拼的。

     怕什么来什么!老李头看着那个黑影从值班窝棚的窗前走过,居然没有引起那个正在打盹青年的丝毫警觉,心里不由得一叹。掐灭烟头,悄悄地跟了上去——这年头小偷也是聪敏,如果不是人赃俱获的话,他死活都不会承认。

     工地多是小偷瞄着的地方,主要是金属物多,卖钱也容易。这片工地是新开的,正在打地基,钢筋铁丝什么的随意摆放着。黑影进了工地左顾右盼了一阵子,向着一堆散乱的钢筋走过去——那附近有着晚上刚刚打出的一个洞。

     老李头自然是跟了上去,月光下,这小偷好像全身上下都裹着黑布一样,让人看不清他的脸。

     “嘿嘿嘿……”黑影发出一阵夜枭般的笑声,这声音听得他一阵心慌。

     “呔!你个家伙跑来这里干什么?!”老李头心里一慌,直接大声喊了一句。

     没想到的是,面前的黑影居然对这个声音不闻不问,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在一堆钢材旁边悉悉索索的做着什么事情。

     “你在干什么?!”见到这小偷被发现了还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老李头直接怒从心中起,两步跑到黑影身边,一只手扣住他的肩膀,强行将他的身子扭了过来。

     “桀桀桀……”渗人的笑声仿佛是从地下发出来而不是从面前人的身上发出,这一声笑让本来就快抓到黑影的老李头下意识的紧紧扣住他的肩膀。

     入手一片冰凉让老李头心中更加的不舒服,等到那个黑影完全转过身来,他呆住了——月光下,那黑影的脸被清晰的映入老李头的眼中,一半腐烂,一半白骨,眼眶中那颗硕大的眼珠子还在骨碌碌地转着……

     蔺南昨晚睡的无比的踏实,早上还是老爹叫他起来的。

     “什么考核嘛,这都一天了除了昨晚那个,还不见什么灵异事件……”路过正在洗漱的欧阳惑,蔺南看老爹不在就偷偷地对欧阳惑抱怨。

     欧阳惑对此没有任何回应,默默的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儿子,小惑,出来吃早饭啦。”老蔺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喊两人过去吃早饭。

     “哦!知道啦老爹~”这样的场景让蔺南仿佛回到了高中时光。

     烤红薯,白粥,腌咸菜,馒头,早餐简简单单,就算蔺南老爹手艺再棒也不可能做出花来。

     “咦?昨晚工地上有个工人心脏病突发猝死了?”一边喝着粥看报纸的老蔺突然轻咦了一声。

     蔺南和欧阳惑偷偷地对视了一眼,满眼都是严肃。

     “老爹,哪里的工地啊?”蔺南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蔺南老爹把报纸往他面前一摊,指着上面那个逝者的遗像说:“就是我摆摊地方附近的那片工地,说来这个人还和我聊过天呢,烤肉摊的常客,没想到这么突然,就突发心脏病了。”

     下一刻,蔺南瞪大了眼睛,这个工人,不就是昨天把汤洒了的那个吗?他印象中,这个工人昨天没什么异样啊,难道真的是心脏病突发?

     欧阳惑显然也看到了,轻轻摇了摇头——他确定那个男的昨天没有被什么脏东西缠上,如果缠上了他肯定看得到……

     PS:新书需要大家呵护,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竹子这章是用双拼打出来的,求鼓励,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