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工地
    昨天还见到的人,今天居然就这么死了。尤其是蔺南知道这不是自然死亡,这更让他感觉心里过意不去。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个人的死亡与他有脱不开的关系——自己没有及时发现那些家伙的马脚。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死人,这是个不争的事实,蔺南老爹就把它当作平常事情来看,很是奇怪蔺南突然的心情低落。

     一个早上蔺南都是一言不发,这是欧阳惑认识蔺南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见到蔺南这个表现——一直以来,他都是那样的乐天,那样的话唠,这样沉默的蔺南,欧阳惑还是第一次见到。

     “都是我们的问题……”午饭前,蔺南老爹出去为晚上摆摊做准备的时候,蔺南开口了。

     “现在这样讲有用吗?”欧阳惑懒散的窝在沙发里,话语依旧的那么直接。

     蔺南被欧阳惑的这个态度给激怒了,他面色涨红的喊道:“也比你一上午窝在沙发里的好!”

     “嗤”欧阳惑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将自己的手机抛给他。

     手机屏幕上有着这么一条关于“领羊”的百度百科。

     “阴气入体,他下午的时候就被盯上了,只不过我们没有发现而已……”欧阳惑对于蔺南能够振作起来还是很满意的,也就不再冷嘲热讽,淡淡的说道。

     “可是,这关领羊什么事?”蔺南还是一脸不解。

     “灵能通史老师关于西北习俗这一块儿有提过的,但是因为当时你在我耳边叨叨,我听的不是很清楚。”欧阳惑鄙夷的看了一眼蔺南,而后接着讲道:“大概就是讲,领羊是祭祀的一种变形什么的,关键在于,羊可以吸引鬼魂,可以作为鬼魂的食物……”

     “也就是说,是因为我老爹的烤肉摊吸引来的东西咯?”蔺南下意识的说道。

     这句话让两人都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蔺南突然道:“……不对!世界上烤肉摊那么多,为什么是我老爹的?!”

     “原因当然不会是因为伯父,伯父的摊子应该只是个引子,附近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在……”欧阳惑接过话茬。

     “我怎么了?”话还没说完,蔺南老爹就已经回来了,听到两人在谈论自己,他在客厅大声问了一句,吓得蔺南欧阳惑两人赶紧结束了谈话。这要让蔺南老爹听到,两人也就是百口莫辩了。

     “下午去那附近看看,应该会有收获。”欧阳惑最后急急忙忙说了一句,起身收拾了一下。

     “阿惑在讲老爹你的肉串好吃呐,哈哈。”蔺南也是起身,一边机智的回答老爹刚刚的提问。

     “哈哈,比不上小惑你吃过的山珍海味哦。”已经钻进厨房的蔺南老爹笑着说道,言语间流露出一丝丝得意。

     “我倒是觉得伯父的肉串比那些山珍海味都要好吃呢。”欧阳惑很是配合的说着,顺便拍了个马屁。

     一个工人死了而已,就像是往平静的湖面上丢了一颗沙,不起一丝儿涟漪。qq上,朋友圈里,或者是微博上,没有一丝儿动静——那些大明星的粉丝们不会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去逝而哀悼,那些个旁观者也不会因为一个毫无名气的人去逝而发帖……

     午饭吃鱼,小区门口的小店买的。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但是胜在新鲜。尤其是蔺南老爹的手艺下,欧阳惑的吃货光环再度启动,在蔺南老爹满意的目光中,一个人消灭了整整一条……

     “老爹,我带阿惑出去转转。”吃完饭,蔺南迫不及待的擦了嘴就拖着欧阳惑往出走。蔺南老爹也不疑有它,直接给两人放行,吃饱喝足在家里闲坐着才叫有问题呢……

     大西北午后的阳光肆意散发着淫威,正值十月,一个让人躁动的时节——同样,也是鬼魂躁动的时节。

     “这是什么?”欧阳惑看着蔺南手拿着一个白色塑料纸包装的东西走来,疑惑的问道。

     “放心吧,毒不死你。”蔺南自己撕开一个,然后丢给欧阳惑一个。

     欧阳惑疑惑的看着封皮上写的“小布丁”三个浮夸的大字,感受着包装袋里面传来冰冰凉的触感,向蔺南好奇的问道:“这是传说中的雪糕吗?”

     蔺南已经将雪糕取了出来,美美的咬了一口后,悠悠的说道:“还传说?看不上吃还我。”

     “没,只是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想吃,但是我老爸不让……”欧阳惑当然不可能还给蔺南,随口解释了一下,然后毫不客气的撕开包装,美美的咬了一口。

     “切,那个什么哈根达斯不就是雪糕吗?还说没有吃过。”蔺南听到欧阳惑这样说,不由得回了一句。

     虽然被一大口雪糕冰得直呼气,听到蔺南的话,欧阳惑还是忍不住回道:“哈根达斯是冰激凌……”

     “好吧,反正我没有吃过。”蔺南耸耸肩,随意的说道。他被这样顶了一句,也不见恼怒模样。

     公园最近的一大片地已经动工一个月了,还是在打地基,看起来是要盖十多层居民小区的样子——这片工地也是心脏病猝死的那个民工的工地。

     一个人的死亡并没有让这些冰冷的机械停止工作,也没有让这些黑心商人有任何的心慈手软。三伏天的大中午,这些机器就这样隆隆作响着马不停蹄,这些光着上半身的工人顶着个大太阳,挥汗如雨。

     两人到了工地门口,出入口的大门敞开,一辆接一辆的卡车进进出出运输着渣土,大门上还可以看出“闲人免进”的字样。

     “你们听我说啊!你们这个地方不能挖啊!这里是地阴眼!挖开就会放出恶鬼,祸害世间啊!”蔺南欧阳惑还没进去,就看到两个保安正架着一个手舞足蹈的老道士出来。

     “嘿,你还别说,居然真有‘高人’看出了这里不对。”蔺南向一边的欧阳惑调侃着说道。

     欧阳惑倒是把蔺南的话当了真,一双重瞳四处大量着,不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看着欧阳惑如临大敌的模样,蔺南笑着轻轻捅了一下他的肋骨:“江湖骗子而已,看了今天的报纸,来骗钱的,你个傻叉,居然当真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