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来世相爱,不如今世相伴(三)
    宋雨歌遵守了和胡响的约定,放弃了比赛。一步之遥的冠军,因为他而化为云烟。

     值得吗?决赛当天,宋雨歌看着胡响写得小说,嘴角扯动着苦涩地笑弧。

     宋雨歌预料之中的是,她的弃赛遭到了班主任的怒斥。而意料之外是,那日的决赛胡响也弃赛了!

     宋雨歌不可置信的听着胡响弃赛的消息,内心极力否认。那一日胡响近乎乞求她弃赛的模样依旧历历在目,他怎么会放弃决赛呢?

     他说过,他需要那笔奖金的啊!

     失魂落魄地走出办公室,宋雨歌在对胡响弃赛感到心凉时,亦是抑制不住的愤怒。

     宋雨歌希望胡响能够给她一个解释。可她等了好久,直到暑假来临,也没能再见到胡响。

     心有不甘的宋雨歌在费尽心机后终于在班主任那得到了胡响的家庭住址。

     找到胡响的家时,宋雨歌失望地发现,房子早已是人去楼空。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最起码宋雨歌确认了,胡响的生活真的很贫困。

     连房子都是城市中已经不多见的危房。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没人会选择这样的住所。

     宋雨歌在房子的门角处捡拾到了数张纸屑。

     有的是杂志的碎页,有的是书本的碎页。宋雨歌认得出,杂志是刊登过胡响小说的那一本,书本是胡响写小说的本子。

     纸屑平摊在宋雨歌的手心,像是被遗弃的孩子,孤零零,惨不忍睹。

     摸着手中的纸屑,宋雨歌鼻尖泛起酸涩,麻麻地,想哭。

     “你怎么在这?”宋雨歌悲恸时,背后传来一道惊疑的冷漠声。

     宋雨歌一转身,正对胡响的目光。她看得清,他的双眼浮肿地厉害,红红的,眼角边还残留着几分湿润。

     一刹那,她的呼吸莫名一窒。

     恍惚间,宋雨歌想起了那日从医院走出,躲在巷口中偷偷哭嚎的胡响。她想,那时的他与此时的狼狈样不会差的太多吧?

     望着胡响眼底极力压抑的忧伤,宋雨歌似乎明白了,原来他冷漠地外表只不过是为了掩饰脆弱的内心罢了。

     宋雨歌随着胡响走进他的家时,不禁被屋中的狼籍震住了。

     满地尽是碎裂的小说纸稿,其中还掺杂着不少的彩色杂志纸屑。厚厚的一层,像是针尖一半刺地宋雨歌有些疼。

     她俯身抓起一把,用着几分压抑地声音呢喃道:“为什么?”她不懂,曾经的胡响可是视这些纸稿如命的啊!那白纸上的字迹,都是他一笔一划写上去的,可是在这一刻,几乎形如一堆废纸。

     胡响坐在屋内唯一一张由木板搭起的木床上,自嘲般用脚踩踏着地上的那些纸屑,略带疲惫道:“没用了。他死了,我再努力也是没用了。”

     似有阴风掠过,宋雨歌浑身一颤。

     “知道吗,宋雨歌。我是多么讨厌文字。可是因为我爸,我不得不让我的手奋笔疾书。”

     “十年前我失去了母亲,四年前,我爸得癌时,我发誓要靠自己让他复活。”

     “可是我努力了四年,只要拿到那场作文赛的冠军,便可以让他接受治疗了。可是。。。。。。可是就在决赛前的一个小时,他离开了,永远的离开了我。”

     胡响哽咽着,他想哭,可无论怎么伤心,眼中却再难挤出一滴眼泪。他一眨眼,感受到的只有如潮水般汹涌的倦意,以及触及心扉的眼痛。

     这个世界再没有亲人的感觉是怎样的?没有经历过,是永远也感受不到的。

     胡响用笔编织了一个又一个世界,可他自己的世界却是无法按照他自己的意愿进行。

     宋雨歌看着蜷缩在墙角处的胡响,她想走上前抱着他,给予他一丝的安慰。但最终,她只是弯下腰,麻木捡拾着地上那些纸屑。

     “你爸不希望看到这样自暴自弃的你吧!他离开了,可你还活着啊!”宋雨歌没有勇气去拥抱胡响,唯一能做的也只是说一些没有实质作用的心灵鸡汤。

     这样懦弱的自己,让宋雨歌感到一丝可气。

     胡响沉默了起来。良久,当宋雨歌将半个屋子的纸屑聚到一起后,一抬头,才发现胡响不知何时已经昏睡了过去。

     微微愕然,宋雨歌小心翼翼站了起来。迟疑了片刻,她咬着嘴唇,下定决心般走到了胡响的身前,用双手环住了他。

     松开手时,宋雨歌隐隐约约听到了胡响地梦呓,那不断重复的“对不起”,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在乞求着原谅。

     跨出胡响家的那一刻,她知道,她已经原谅了他。原谅了他已往对她的不好,原谅了他的弃赛。只因为,她不知是何时,他已藏入了她的心底。

     宋雨歌没想到,那一次的相见竟成了他和她的诀别。

     胡响像是一颗砂砾,从此流出了她的世界。

     他让刘亦转交给宋雨歌一封信,信中只有八个字:若有来生,还你一世。

     信从手中滑落,宋雨歌已是泪眼模糊。她从课桌中掏出几张残缺的纸页,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透明胶布和胶布下的裂痕,心里默念着:胡响,以后你要好好地活下去啊!

     从哪之后,宋雨歌很少再会露出笑容,并且痴迷上了小说。

     一段文,道尽离合悲欢,人间暖凉。偶尔读到伤心处,她会忆起那个名叫胡响的少年。猜想如果当初他的生活安好,又或她主动一些,此刻的结局长又会不会有所改变?

     但没人会知道。胡响曾经答应过宋雨歌,只要她放弃那场作文比赛,他便带她去登一次黄鹤楼,伫立江边,两人再来一次对联比赛。

     可如今,这个约定已经成为了她的遗憾,他的空言。

     多年后,或是受长年看小说的影响,大学毕业的宋雨歌选择进军编辑业。

     而这一年,她追读了多年的作者念羽,在创作完一部长篇小说后,猝死于家中。

     看到消息时,宋雨歌怔在了工作室中。在她脑海中,响起一串惊雷。

     隔天接到刘亦电话的宋雨歌匆匆赶到了两人约定的咖啡馆。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后,宋雨歌接过了刘亦递给她的一沓照片。

     照片之下是一本蓝红相间的书。

     照片是风景照,不同的风景,同样的人。最后一张,是在黄鹤楼的江边。

     “他的葬礼是六天后,你会来吧。”刘亦神情略显复杂。抿了抿嘴,刘亦起身朝着咖啡店外走去。

     与宋雨歌擦肩而过时,刘亦身体微微一顿,指着她身前的那本书道:“那是他为你写的。闭眼前,他告诉别人,此生唯一的遗憾便是欠下一个人一场旅行。”

     望了一眼目光呆滞的宋雨歌,刘亦一声哀叹,默默走开。

     她一直都知道那个叫念羽的作者就是胡响。只是因为顾忌他的自尊,宋雨歌选择隐蔽在黑暗处,默默注视着他。

     只是。。。。。。宋雨歌摸了一下眼角,用力眨了两下眼,才使视线稍微清晰了些。她用手指抚摸着手中照片上那个笑面如花的男生,怎么也不肯相信他竟离开了人世。

     在斜眼撇过桌上那本书时,宋雨歌忽然就笑了。随着嘴角地扯动,那凝聚的泪水终是不再受到控制,不要命的流了下来。

     胡响,这一次生命的逝去,悲痛的人竟换做了我。

     宋雨歌将书和照片用手环在胸前,眼睛紧闭,仿佛再也不愿睁开。

     胡响葬礼那一天,宋雨歌没有参加。

     她捧着胡响写的最后一本书《念雨》,远远地看着他的遗照。

     宋雨歌翻过手中那张胡响站在黄鹤楼边拍摄的照片,后面写着一句话。

     今生所欠,愿来生可还。

     宋雨歌在泪水中笑着,她想问胡响一句,来生还的是一场旅行,还是一生的陪伴?若真能再次相遇,她一定要告诉他——来世相爱,不如今生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