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入梦奇缘(三)
    NO.7她想,他一定是出了生命事了

     丑女朱莎莎逆袭牵手校草李柯然的消息轰动了朱莎莎所在学校所有人的心脏。在他们讶于朱莎莎如何成功俘获李柯然的时候,朱莎莎正吃着李柯然给她买的午餐。

     “莎莎,我终于找到你了。从九岁那年我便一直在寻你,梦中我多次梦见当年你出现的场景,可每当到我问你名字时,画面却是戛然而止。”李柯然终年冰冷的面孔浮现一道灿烂的笑容。他的双手死死握着朱莎莎肉嘟嘟的手,情绪异常激动。

     咽下卡在喉结处的食物,朱莎莎冲着李柯然勉强笑了笑。

     “那个,柯然,我还有些事,你先回到你座位,好吗?”朱莎莎盯着李柯然,随即目光游离四方,不敢正视他的双眼。是心虚吗?答案是肯定的。朱莎莎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得到李柯然的心不过是因为一场本于自己毫无联系的梦罢了。

     九岁的李柯然几近崩溃的家庭终于支离破碎。他父亲一纸传票将他的母亲传入了法庭,进行强行离婚。一场关系后,李柯然的抚养权最终被判给了他的父亲。从法庭出来后,他的父亲答应他母亲的要求,开车载着他与他母亲回归那个已经凄冷的家。目的不言而喻--分家。

     可任谁也无法预测到,在回家的高速路上,一辆货车超速行驶,司机在打哈欠的瞬间,手腕出道无手掌控的方向盘。然后,货车偏转,将身侧一辆轿车赚翻。

     那车中所坐的正是李柯然一家三口。车祸中,李柯然的母亲用身体将李柯然护在自己的身下才使他保住一命。至于他的父母则在那场车祸中当场死亡。至于那货车司机,却是怕事之人,直接开车逃跑了。

     从车中爬出的李柯然坐在地上哭叫无助时,一个女孩出现将他扶起并安慰他,直到警察来了她才默默离开。

     那夜,进入李柯然梦中的朱莎莎理所当然的扮演了那个女孩的角色,并在快要离开时告诉李柯然,自己叫做朱莎莎。可朱莎莎明白,她只是在梦中取代了别人的位置。九年前李柯然出车祸时,她正抹着鼻涕在山上追赶蝴蝶呢,那时的她连轿车的名字都没听说过。

     而且,朱莎莎看到那个本该出现的女孩,在她扶起李柯然时,就矗立在不远处,然后变成了一片白雾消失在了李柯然的梦境中。

     朱莎莎明白,自己的出现是因为田俊,而那个女孩的消失也肯定是田俊的手段,田俊为了她与李柯然已经篡改了一个梦的真实性。她不知道田俊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她只知道,她的胸口在想到田俊时竟有一阵莫名的发慌。

     她想,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NO.8她惊觉,原来只是短短五个夜晚,她便依赖上了他。

     “是不是自己太自私了,所以田俊不要自己了?”当第六次在心底大声呼唤N遍田俊的名字仍无效后,朱莎莎抱着枕头伤心的望向窗外。

     夜空中的月亮泛着柔和的月光映入朱莎莎的眼中,却勾绘出田俊的模样。不可否认,朱莎莎明白在不知不觉中田俊在她心目中的分量已经超越了李柯然。

     她怀念田俊的坏,想念与他斗嘴的模样,以及她伤心时他不嫌弃自己脏,任由泪水淹没他胸膛的情景,那一幕幕犹如片花一样回放在朱莎莎的眼前。她惊觉,原来只是短短的五个夜晚,她便依赖上了他。

     李柯然于她,或许只是种执念,她对他的喜欢在李柯然牵她的手那一刹那就消失了。继而,朱莎莎同李柯然行走在一起只剩下了满心的自卑与愧疚。

     那个愧疚在王梦娇找到朱莎莎时彻底的在朱莎莎胸口爆发,随着血液的循环,侵袭到每一个神经末梢,刺痛着她的灵魂。

     “朱莎莎,你为什么骗李柯然?他九岁那年出车祸时出现的那个女孩明明就是我!”王梦娇眼眸中燃烧着炙热的火焰,似要将她身前羞愧锤头不语的朱莎莎吞噬掉。朱莎莎想,梦果然还是梦,她在那场梦中便已知晓她所取代的女孩真是王娇梦。

     当朱莎莎对上在一侧的李柯然的那双充满迟疑的目光时,她的反驳之心顿时裂开,一股沉重的疲惫感扑面袭来,将朱莎莎彻底淹没。

     她承认了,在李柯然不可置信的神情中将田俊的存在说了出来。朱莎莎扫视一眼李柯然悲愤的样子不无自嘲道:“李柯然,你太过于完美,完美的只能成为我的梦中人,现实中的我们若要在一起,最终也只会分开的。”神与凡人的相恋从来都只存在于童话中。朱莎莎望着并排站在一起的李柯然与王娇梦,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天生便是会在一起的,任命运的轨迹如何偏离,最后也一定会回到原有的轨迹。

     “创梦者?所以,你出现在我的梦中的原因也都是因为田俊?”李柯然握着拳头,恨恨的咬牙。回想着梦中几次恍如天降的朱莎莎,他是哭笑不得。他一度认为,自己是撞了邪了。如果田俊算是的话,李柯然的猜想也不为错。

     “你不是直接将我踹出来过的吗?”朱莎莎撇嘴嗤笑。一瞬间,田俊的身影再次浮现在她的脑海中。李柯然告诉朱莎莎,他的梦从未惊醒过,而且也从未幻想出兔子怪。那时的他背着王娇梦回头也只是想告诉她,他与她,绝无可能。可开口的瞬间,身体却似被别人控制了一般,直接飞走了。

     一连着几夜,朱莎莎几乎将田俊的这个名字念了上千遍,可是却依旧不曾再见田俊。她想见一次田俊,质问他,当初在她快要吻到李柯然的时候,是不是他在暗中搞鬼破坏!那个将她一脚踩死的兔子怪是不是他故意使的坏。

     能做到这些事的,除了梦境的主人李柯然,便只有田俊了。

     NO.9我想要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男生会牵着我的手走到天荒地老

     九月的酷暑烈日当空,街道上的行人几乎寥寥无几。朱莎莎坐在车中望着不远处愈加清晰的医院,嘴角渐渐咧成了弧形。

     一个城市,近百所医院,朱莎莎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疯狂的穿梭在各个医院之间。她只想找一个人,一个让她想起便会阵阵心疼的人。

     “田俊,你个笨蛋,为什么,为什么为了我做出那样的傻事!”她握着父亲昨天交给她的一个病例,笑着哭了。

     田俊,男,十八岁,半年前因为失足从一座山丘上滚落,导致后脑击中石块丧失意识,成为植物人。

     王梦娇有一次告诉朱莎莎,她从一个朋友口中得知,所谓的创梦者其实就是一个迷了路的灵魂,他们因为无法找到回归现实的路而又不甘心消散,所以便成为了梦与现实之间的一种特殊的存在。

     只有他们为一个人连续进行两次叠梦后才会知晓回归的方法。意志坚定的可以回归现实,意志不坚的便意味着彻底死亡。

     而田俊,朱莎莎的父亲告诉她,三天前他便奇迹般的苏醒了过来。而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朱莎莎,我终于可以在现实中牵起你的手了。

     听说,那句话将他的父母惊了个半死,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悠悠回神,抱着他喜极而涕。

     浓重的药水味溢入站在病房门前的朱莎莎的口鼻中,她听着来自门另一边传出来的声音,两眼变的朦胧起来。

     朱莎莎听得出那确实是田俊的声音,他的声音几乎每一天夜里都会萦绕在朱莎莎的耳边,她又怎会听不出?

     “那朱莎莎是谁?”

     “我喜欢的女孩。”

     。。。。。。

     后面的话朱莎莎自动屏蔽了。她的脑海中只剩下四个字在不断回旋,不断的轰打着她的心,似要闯入她的心脏之内。

     他喜欢我?朱莎莎在身前的病房开门时才恍惚回神。透过一个中年妇女的身体,她看到一双充满着惊愕的目光正在死死地盯着自己,两双眼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彼此,一刹那似是永恒。

     “我想要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男生会牵着我的手走到天荒地老。他的名字叫田俊,你能创造出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