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空间升级
        萧薇实在想不到就因为自己看到蜘蛛愣了一下,转眼危险就到眼前了,蜘蛛要是这一口下去,她的上半身估计就没有了。

         来不及多想,萧薇在蜘蛛嘴向她咬来的时候,纵身一跃,竟然奇迹般的跳到了蜘蛛的头上。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却把众人都惊呆了,包括萧薇自己。她也不迟疑,二话不说一刀就砍向蜘蛛的脑袋。

         蜘蛛坚硬的外壳虽然被菜刀划破,可是刀也变形了,变形的刀就这么卡在蜘蛛的肉里,蜘蛛瞬间暴走。

         蜘蛛疼的蹦起,萧薇只好紧紧拽住手里的刀把,在众人的惊呼中,“砰”的一声撞到天花板上。

         接下来又砰砰砰的几下,接连不断的跳上跳下,天花板都被撞出了好几个窟窿,墙砖和钢筋混凝土扑簌簌的往下掉。

         完了,这小姑娘估计是活不成了,洪亮心想。

         不想却听见萧薇急促喊声“快,再给我把刀!!!”

         洪亮赶忙把自己的剔骨刀给一边的李老鬼“能扔过去吗?”

         扔是肯定能扔过去的,李老鬼看着上窜下跳得蜘蛛,可是不一定能扔准啊?怎么办?

         萧薇在蜘蛛的脑壳上被颠的七荤八素,眼看着小刀把要撑不住她了,不由更急喊道:“快点啊!!我要掉下去了!”

         “我来试一试!”小陈一把拿过刀,眨眼间就已经到了蜘蛛的肚皮底下。

         这小子,什么时候跑这么快了?洪亮和李老鬼对视一眼,这难道是新本事吗?

         蜘蛛甩不下头顶那个,脚边又不知死活的来了一个,但是,不管用它的哪只足踩他,都踩不到。

         不由更加烦躁,猛地收丝,把那边已经甩晕的王麻子就收到嘴边,在其他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口就把王麻子吞下。

         王麻子叫也没有叫一声,就成了蜘蛛的腹中餐。鲜肉的味道刺激着蜘蛛,太好吃了,今天这些食物都是它的!

         萧薇在蜘蛛头顶感受更加恶心,活生生的人,刚才还耀武扬威,现在却尸骨无存。

         看来今天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可不想被蜘蛛就这么吃掉,不由向小陈大喊“快点!”

         小陈来不及多想,趁蜘蛛还在咀嚼,赶忙一扬手,剔骨刀就往上飞去,萧薇跳起一把接住,借势往下劈去,“啊!!!”臭蜘蛛,你去死吧!

         长长的剔骨刀已经全部没入蜘蛛的脑壳里,但萧薇并没有停住,反而一股作气还在往下劈。

         “嘎巴”蜘蛛的脑袋一分为二,剩下的六肢软倒,抽搐两下,终于不动了。

         萧薇单腿跪在蜘蛛脑袋的中间,浑身都在颤抖,不得不用剔骨刀支撑住身体。

         她浑身都溅满了腥臭的血和混白的脑浆,别提多恶心了!可是她一时半会站不起来,刚才用力过度,现在头还发晕!

         不过,那是什么?

         血浆中,有一颗白色的钻石,只有鹌鹑蛋大小,即使在血污和和灰暗中依旧有一圈白色柔光环绕,干干净净的一点污渍都没有。

         鬼使神差的萧薇把它放进口袋里,她从小就喜欢收集一些闪闪发光的东西,像这么大的钻石,自然是她的心头好。

         “小,小姑娘”李老鬼的声音打破了萧薇的YY“你没事吧?”

         萧薇敏捷的身手和莫名其妙的战斗力赢得了李老鬼的好感。

         如果她能跟他们一起走的话,洗衣做饭生孩子,最重要还能打怪,吼吼,日子不要太美好。(喂喂,你有想过女主的感受吗?)

         “没事!”萧薇恢复了一会,站了起来,抬头一看,只剩下李老鬼一个人星星眼似的看着她。

         这诡异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萧薇摇摇头,边脱下外套边问:“其他人呢?”没死吧?

         萧薇的里面还穿着一件T恤,也沾满了血,但比外套好很多,就是有点贴身,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一会看看翻别人一件衣服套上。

         “洪亮的鼻子受不了这血腥味,和小陈先下楼了,王麻子死了。”李老鬼心不在焉的回答。吼吼这身材还不错,他们简直捡到宝了。

         诡异的感觉越来越重,萧薇赶紧从一位看起来和她差不多的女性身上扯下来一件风衣穿上,恩~这下好多了!

         他们和蜘蛛大战的时候都没顾得上地上的人,有的人被蜘蛛的腿扎了刺穿,有人被蜘蛛给压成肉饼。

         就算原本只是昏睡的人估计现在也真的死透了。好在顶楼的人并不多,这情况已经不错了。

         萧薇和李老鬼边下楼边在心里念佛,她要快去找父母才行,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萧薇和李老鬼跟洪亮他们在商厦外面汇合,洪亮的鼻子还在充斥这血腥味,弄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靠在小陈的身上休息。

         小陈却显得很兴奋,他刚刚得了一种新技能,这下打不过可以跑了,估计不用去垫背了。

         “那么,你们一路小心吧!”并肩作战过后,萧薇觉得几人还是可以的,最起码没有丢下她跑路。

         不过还是分开为妙,她自己有个大秘密,还是不要穿帮了。

         “怎么?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啊?”李老鬼一听急了“我跟你说,你自己可是很危险的,和我在一起最起码,安全问题那是妥妥的。”

         恩,这话听起来好怪,萧薇抚抚胳膊“不了,我还要去接我家人。”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李老鬼还待再说,却被一旁恢复的洪亮截了胡。

         “那怎么行?她一个人再碰到什么蜘蛛蜈蚣的怎么办?”

         “老大!”洪亮烦躁的按按眉心,那么强的战斗力!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好不好?“你还得去接你老母亲呢!”

         “那那,小姑娘你去不去YC啊?也不远的,那的风景很好,你会喜欢的。”

         这什么节奏啊?什么时候暴力男变话痨了?萧薇继续摇头“不了,我家人还在郊区等我呢。”

         “那小姑娘,一路顺风吧,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洪亮又一次截胡道。

         “我?我叫萧薇。”萧薇边说边挥挥手转身走了。

         等李老鬼终于弄明白应该先陪萧薇接她家人再去找他老妈的时候,佳人早已走远了。

         洪亮拍拍他,佳人什么的都比不上肚子重要,咱能先找间大餐馆垫补一口粮食吗?

         萧薇躲在车里才出了一口气,捡回了一条命!

         碰到蜘蛛的时候她不是不害怕,要知道平时她最怕的就是蜘蛛蜈蚣什么的多爪昆虫,只是她不能害怕,她只要有一点点迟疑,那么被吃掉的就是她了。

         萧薇叹一口气,想起来捡到的钻石,可是翻来翻去都找不到,咦?怎么没有?

         她明明记得放到裤兜里了,怎么找不到?丢了吗?哪去了?

         萧薇一慌神,人已经在空间了,“我去!”

         她不由的骂了句脏话,危险的时候不管她怎么求她都不让她进,现在她不想进来还不行了是吧?

         萧薇四下环顾,这次她不是在湖里醒来的,而是在离湖离她的物品甚至是离湖边的芦苇都八丈远的地方,关键是,她好像还坐在一个坑里。

         这样看,好像是嫌弃她,萧薇低头看看自己,鲜血已经变成黑色,甚至还散发着恶臭,好吧,是……挺恶心的。

         萧薇不想把湖水弄脏,就找到一个木质浴桶,再把湖水倒满,舒舒服服泡了一个澡。

         萧薇泡完澡又去湖里狗刨了一圈,这下才感觉彻底活过来,她找了一套运动服,饿的不行,准备吃点东西。

         “咦?”萧薇简直是太惊喜了,因为先前那些冻货还在冰柜里冻的好好的,一点都没臭,仿佛有电似的。这简直是神助攻啊!

         这么想着,萧薇仿佛感觉空间有什么不一样了,跟她的联系好像越来越紧密。

         她甚至能感受到远处青山上的一颗老树,树叶被微风吹得哗哗直响。

         虽然她现在可能到不了那棵树下,可是却感觉树叶在轻抚着她的头发,老树用他的枝干和她呢喃细语,这种感觉很奇妙,难以形容。

         这么说吧,如果说以前她和空间的联系只有一根丝线,那么现在可以说是千丝万缕。

         空间里的每一颗树每一颗石头每一根小草萧薇都能感受到,这里虽然只有萧薇一个人,但是这空间里的花草树木仿佛一下子被按了复活键,跟有了生命一样。

         萧薇就这样静静的呆了一会,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才过一会,总之等萧薇清醒过来的时候她的肚子已经饿扁了。

         来不及做什么,萧薇只得开了两瓶鱼罐头,再拿了五张超市里已经烙好的鸡蛋饼,想想又开了三罐八宝粥,伴着她最爱的一瓶老干妈,不小心就给吃撑了。

         “呃~”萧薇打了个饱嗝,好像吃的有点多啊!竟然都让她吃光了!

         萧薇扶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恋恋不舍的出了空间。吃饱喝足,找父母去也!

         萧薇开着车,小心翼翼的避开在街道上昏睡的人,无奈人太多车开一会就得熄火下来把人挪走在开,萧薇被弄得心烦不已。

         索性就把车收进空间,自己徒步向前走,想等出了这条繁华街道在翻出车开。

         黑漆漆的夜里萧薇一个人举着手电走着,不过这会她倒是不怎么害怕,必经她也算有奇遇的人啦,还有点小本事,再来个什么,打不过它咱就躲呗!

         不过有的时候呀,事是不禁念叨的。

         这不,萧薇刚踏出商业街,就听见微弱的救命声,听声音的方向还是去找父母的必经之路,宁喜路。

         唉!萧薇越开越近的时候想,她可不可以不要去,要不要这么倒霉,刚杀完蜘蛛又碰见个蜈蚣。

         闹什么?虫子开会吗?就不能来个小猫小狗什么的吗?

         听听那爪子多的,那壳硬的,关键是它还有!毒!天啊,萧薇感觉自己是送上门去找死的,呸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不说还要去找父母,就说那堆蜈蚣的食物里还有她的熟人她就不能不管呀!

         500米,100米,开的近了才看到战况有多激烈,蜈蚣本身不是很大,目测也就2米左右。

         但是蜈蚣游走快,还有毒,壳也坚硬,可攻可守,比那只暴躁蜘蛛要厉害多了。

         地上残躯大概两三个人,远处车里还有躲着几个女的,真正和蜈蚣战斗的只有五个男人。

         等等,她发现了什么?!萧薇眯眯眼睛。

         有个她不认识的男人手一挥,一道闪电就劈在蜈蚣的背上,蜈蚣疼得扭曲起来,却不敢朝他进攻,反而出其不意的向它右后方立起。

         不好!萧薇大惊“任远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