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08章 回家吧,小敏(中)
    “原来还真有充电五分钟,就能通话两小时的手机啊,我大国货威武!”

     看到郭丽双的手机竟然短短的时间就充满了电,梁立敏眼中贪婪的光芒更盛。

     然而,在郭丽双几近随时贴身携带的情况下,梁立敏始终没机会据为己有先。

     郭丽双苦劝梁立敏回家无果,口干舌燥之下决定放弃,可心中却又牵挂起狄凡来,真是操心的命。

     “原来学校旁边还有这么好玩儿的地方,真不赖!”梁立敏全面又深入地参观了秒破侦探社后点着头表示满意。

     然而郭丽双见到梁立敏的表态,只是笑笑却不言语,毕竟已经见过狄凡这种奇葩了,梁立敏也有这种价值取向也没毛病。

     可惜她不知道梁立敏之所以觉得这里不赖,完全是因为昨夜瞟到的那点儿零星情景,喜欢上了住在这里的人罢了。

     “当当当”的敲门声从楼下传来,有节奏又有分寸,两个小美女朝楼下一看,梁立敏立刻抓住了郭丽双的肩膀。

     “是姐妹的别说我在这儿!”梁立敏说完就一阵风似的随便找了个房间藏了起来。

     其实梁立敏真的有点儿过敏了,看到楼下的段斌,下意识就以为是来找自己的,可人根本连屋都没进。

     “出来吧,真是的,他又不知道你在这儿,你怕什么?”郭丽双去得快,回来得也快,边上楼边说着。

     梁立敏贼兮兮地漏出个头来四下看了一眼,发现只有郭丽双一个人,才放心地走出来一甩门,哼道:“谁怕了?我就是不想墨迹。”

     “噗……哈哈”,郭丽双笑喷了,真是死鸭子嘴硬,不过她还是发愁了,邀请狄凡去参加什么聚会,让她通知下,可她都还不知道怎么联系狄凡呢!

     正想着,就听电话响了,郭丽双一看又没来电显示,就赶紧接通。

     “你去哪儿了,大叔?快回来,有事儿!”郭丽双很急。

     可是她怎么会知道,狄凡就是她手里紧握着的手机呢?

     “咳咳,我知道了,我一时还脱不开身,你现在可以下班了,对了,把那小丫头片子给我带走。”狄凡对梁立敏十分之不放心。

     “你知道什么了?我都还没跟你说呢!”郭丽双翻了翻白眼。

     “不就是今晚九点淮扬酒店么?今晚上你也去,哦,把你银行卡准备下。”狄凡随意说道。

     他却不知道,自己这么随意的一句,差点儿让郭丽双翻白眼翻到睫毛翻进眼睛里,舌头吞进喉咙里。

     “你怎么知道的?”郭丽双大呼小叫,弄得梁立敏频频侧目。

     “我可是侦探啊!”狄凡理所当然地说道。

     “好吧,那你要我银行卡干什么?”郭丽双继续问。

     “委托完成了,晚上收钱,顺便把你工资结一下,而且我没有银行卡,这次委托费也先放你卡里……”狄凡说。

     下巴呢?郭丽双凌乱了,边捡起下巴,边努力让自己接受这个年代竟然还有人没有银行卡的事实。

     “说好的不为酬劳呢?再说都放到我卡里,你不怕我携款潜逃啊?”郭丽双打趣。

     “我对你放心,对了,你想劝那个小丫头片子回家估计费劲,这事儿啊,还是得我来办。”狄凡淡淡地说。

     “你怎么又知道?”郭丽双继续捡下巴,狄凡会不会就在屋里哪儿藏着呢?

     想着,也顾不上感动狄凡对她那么放心,疑神疑鬼地四处打量着。

     “废话,我可是个侦探……”狄凡有点儿嘚瑟了。

     “好吧,那我去上课了。”郭丽双无语了,狄凡这次给她的震撼有点儿大,很难想象那样吊儿郎当的狄凡,竟然真的有两把刷子。

     “嗯,看胡同口应该有人蹲点儿。”狄凡提醒了郭丽双一下。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郭丽双快麻木了。

     “废话,我可是侦探啊!”狄凡说完一愣,郭丽双竟然和他异口同声说出了这句话。

     “你怎么知道我会说这句?”狄凡问。

     “废话,我可是个侦探……额,的助手!”郭丽双揶揄。

     “晕,滚吧,晚上不用过来了,到时候我去你们寝室楼下边找你。”狄凡交代。

     “去死!”刚要挂断电话,却听梁立敏急喊:“别挂,要你这姐妹有什么用,没看我都等了好久了吗?”

     “等什么?”郭丽双疑惑。

     “等大叔的电话啊!”梁立敏开门见山,郭丽双一头的瀑布汗,矜持点儿你会死啊?

     显然,梁立敏必须是行动派,没等郭丽双擦完汗,兜手一抄,把电话抢了过来。

     “滴滴滴……”的断线音,让梁立敏秀眉紧簇,气呼呼地瞪着手机噘着小嘴,手机里正擦汗的狄凡浑身一颤,这个小丫头片子,到底知道些什么?

     侦探社里忽然安静下来,郭丽双还是被狄凡的各种神神叨叨弄得紧张了,出门前特意给梁立敏和自己做了下简单的伪装,到教室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原来是你俩啊,我还以为哪个明星呢,大墨镜鸭舌帽,竟然还有小口罩!”

     “没想到丽双立敏你俩打扮打扮,还真有点儿明星味儿呢!”

     “这下我的校花评选票知道投给谁了,丽双立敏你俩绝逼第一没毛病啊!”

     ……

     同学们经过了一个月军训的磨合,都已经十分熟恁了,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

     “什么校花评选?”郭丽双问。

     “咱们这届新生的校花啊,以你和小敏今天的状态来看,前三绝对没跑!”同学A说。

     “哟,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切……”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传来,连手机里的狄凡都皱起眉头来了,又是她。

     狄凡对说话这人记忆犹新,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天,元神被雷电之力打入郭丽双充电的手机中,正疯狂吸收电能稳固元神,就是这个小婊砸生生地打断,拔掉了充电器,让狄凡陷入了灵力几近崩散的境地。

     小婊砸叫付瑶,天生自带一股魅惑,跟人说话不自觉就眉飞色舞,不知道拨动了多少少男心扉,只是……

     “付瑶,这校花我们也不稀罕,你要就拿去好了,别跟这儿阴阳怪调的,多卖风骚少吃饭,要想嘚瑟快滚蛋!”梁立敏可没习惯惯着谁。

     听了梁立敏的话,付瑶脸是一阵青一阵白,憋了半天也没敢还口,不是她不想回嘴,实在是校花评选在即,她想好好维护形象。

     “切,凭实力说话,姑娘我从来没怕过谁,咱们素质展示那天见真章,哦,当然是你们敢来的话,哼!”

     不得不说,付瑶有点儿傲娇的小资本,顾盼神飞间几声娇笑,飘然离去,不少男生挂着的口水都忘了擦。

     燕滦大学里明争,淮扬酒店外暗斗,表面看起来的金碧辉煌,在一众奇葩侦探的装点下,淮扬酒店显得有点儿诡异,你瞧这氛围。

     “哟,原来是你,你这跟踪技术见长啊,都半分钟了才被我反跟踪,继续努力啊!”

     “切,你这伪装技术也长进不少,我这次足足花了五秒钟才识破。”

     “看来你们俩也就这程度了,我都在这儿隐藏这么久了,你们都没发现么?”

     ……

     一个个说的高大上,可在路人看来就是一群神经病。

     “妈妈,为什么他们穿的那么怪?难道他们不热吗?”一个小孩儿路过,频频回首,疑惑地问他妈妈。

     年轻少妇急忙拉了孩子一把,警惕地看了眼这群风衣哥,快走了几步说道:“别乱说话,他们都是神经病,会把你抓走的!”

     “啊,那这里怎么有这么多神经病啊?我怕,他们要是把我抓走了,妈妈就没有儿子了!呜呜……”

     ……

     侦探们集体扑倒,侦探穿风衣有毛病?

     没毛病。

     没毛病为啥让人当神经病又当人贩子啊?

     额,可能是这侦探们实在太像侦探了,这大热天的,风衣飘飘,都捂出痱子了。

     尴尬地互相看了看,反正所有人的行踪已经在集体扑街那一刻曝光了,也没啥隐藏的必要。

     平日里侦探协会里都是老朋友老对头,自然免不了一阵寒暄。

     寒暄过后,不知是谁提议,大家纷纷进入淮扬酒店,一时间风衣成片,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这梁小姐失踪,你们可知道其中内幕?”

     “梁小姐的下落,我也刚才查明,唉,生疏了,效率不够啊!”

     “又是哪道不靠谱的小道消息啊?显摆啥?我这才是第一手资料。”

     ……

     各自吹嘘着,同行是冤家,自然谁都不服谁。

     “哈哈,各位来得挺早啊?”一个高瘦少年笑的沉稳,走了过来。

     “卓公子,您怎么来了啊?”有人立刻热情起来。

     众人忙调转视线,一看,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卓今泽,业界最年轻的侦探,据说其侦查能力,绝对承自于父母。

     “随便看看啊!”卓今泽谦虚地笑说。

     “哟,您这一看了不得了,文某出轨,林某把妹,听说就连势头正盛的胡某都躲着你走,您可真是太谦虚了。”众侦探逢迎。

     “哪里哪里,我始终坚信,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也没有不透风的墙。”

     自信的笑容,在卓今泽脸上绽放,少年英雄霸气侧漏,众侦探也不得不为之折服,没办法,人有天分,有经典案例,更何况还有个警~司母亲,又有侦探小说家父亲,比不起的!

     “嗯,有这份信心是好的,但是一定要懂得节制,不要自信变自负啊!”一个浑厚的声音,让众人回过头来。

     卓今泽也面现喜色,转身一看,忙赶了两步过去,躬身问道:“李老师,您来啦?”

     神态之恭敬,与刚才顾盼神飞的表情,判若两人。

     “嗯,这次梁家丫头的事儿,有头绪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