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你说你闻到了烟味?”许涵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胖子。

         胖子点了点头说道:“恩,我闻到了。很浓!”

         然而,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许涵就已经知道了他要表达什么。

         闻到了烟味,很显然。这是来自真实世界的宿舍里。

         难道是二哥?许涵莫名的点了点头。现在也只有这么一种可能性了。

         是二哥,在他的宿舍里抽烟。在梦境中的胖子闻到了。这个,旁人听起来很匪夷所思。但是,现在在许涵看来却有种莫名的兴奋。

         “胖子,你真的能闻到烟味?”许涵很激动。他一把拽来胖子。

         胖子看了看许涵有些发白的脸,这才有些无奈的说道:“许涵,其实,我只能闻到烟味罢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胖子当然知道许涵想问什么,毕竟,此刻他自己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嗅觉单单没有失灵。

         “我靠,这尼玛是什么意思。”许涵有点气愤。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正处在胖子梦境中,当然这一切都是啊远所为。

         虽然说这一切只是啊远对许涵一个考验,但是,他也得自己找出破绽不是吗?

         “许涵,你也别垂头丧气的。至少现在我们有获救的希望了。”

         许涵知道,胖子说的是梦境外二哥。梦境外的二哥肯定能发现胖子的反常。从而召唤风婆来就他们。

         但是,这些可能吗?许涵的心里很乱,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啊远的身影。啊远留给自己的东西太多了,多的自己的脑子都无法装得下。

         就比如,为什么胖子的嗅觉单单可以闻到烟味。其他的听觉,视觉,都是失灵。

         作为一个推理高手的许涵。他必须去注意各种不和谐因素。这样,他才能保证自己破局。

         “喂,许涵,许涵!”

         正当许涵整理所有细节的时候,胖子却有些坐不住了。他娘的,这家伙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胖子一边想着,一边推了许涵一把。但是,这一推不要紧。接下来出现的一幕,却足实将两人吓个半死。

         ……

         真实世界。男生宿舍外。

         风婆看着眼前这个,跟许涵年纪相仿的男子,不由得一阵心惊。

         “阿婆,我得走了。再晚一点我就挨批评了!”小三撇了撇嘴。

         但是,他的脚还没有抬出去半步,就被一只枯老的手给拉了回来。

         “去哪里啊?”风婆的声音很干瘪,听得小三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我,我回家啊。阿婆。”

         “哼!”风婆冷哼一声,看都不看小三的说道:“小青,把铜镜拿过来。”

         铜镜?风婆的话,不由得让小青一愣。不过,她还是照做了。

         毕竟,鬼,这种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

         “拿来吧!”风婆冷声说道。

         “婆婆,还是我来吧!您就告诉我,那东西在哪里。”小青满脸的严肃。

         小青的话,不由得让风婆打了个激灵。她赶紧制止了小青的想法。要知道,这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尼。

         人?想法?这两者能联系在一块吗?很显然,这是能的。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颠覆了所有人的想法。

         “说吧!你究竟是什么人!接近老二到底有什么目的。”风婆手中拿着铜镜,冷冷的看着小三。

         “接近二哥?阿婆,你有没有搞错?”

         “你说还是不说!”风婆看着满脸无所谓小三,竟然瞬间举起了铜镜。

         难道这是要?小青呆呆的看着风婆手中铜镜。竟然直接傻掉了。

         “不说!”小三依旧满脸的无所谓。

         “魂,摄!”风婆的喉咙动了动。竟然真的举起了铜镜动起手来。

         这是要收活人的魂?

         顿时,天空中席卷来一股黑色的风,聚集在了铜镜之前。只不过,这一切也只有风婆三人能够看到罢了。

         “说,还是不说!”风婆凌厉的声音传了出来。

         她的面色早已苍白无比,干巴巴的眼睛甚至都有点死灰色。这,,这简直就跟死人无疑了。小三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有些害怕。他是真的担心,自己就这么给牺牲了。

         不过,担心归担心。他也不会将自己的家底都抖出来。更何况,他已经知道风婆内心的想法。

         所以,再三考虑之下,小三还是说出了,不说二字。

         空气仿佛都凝结在了一起,小三的脸也渐渐的扭曲了起来。他现在很痛苦。痛苦到不能言语。

         毕竟,这是灵魂与肉体的分离。这种疼痛,比骨头碾碎来的更加猛烈。

         “风婆,风婆。”

         就在这时,小青终于才反应了过来。她是有点呆,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能起得上作用的。

         她当然也看得出来,风婆并不想弄死这个叫做小三的男人。

         但是,她这一叫不要紧,却是硬生生打断了风婆。

         “噗”

         本来就身上有伤的风婆,又是一口老血。狂喷在地上。这一下差点使风婆这把老骨头与世长存了。

         “婆婆,婆婆。您没事吧?我,,我。”小青有点惊慌失措的跑过去想要掺扶风婆。但是,没成想,却被风婆一只手给豁开了。

         “快,,快收回铜镜。”

         风婆的表情很是夸张,就感觉她说这句话,就费了很大力气一般。

         “魂,归!”不用多说,小青已经站起身来,朝着铜镜开始念起了咒语。

         不一会,黑风消失了。铜镜也回到了小青手中。只不过,遗憾的就是小三已经昏迷了。风婆也奄奄一息。

         无奈之下,小青只得拿出离魂符来,贴在了小三跟风婆的身上。

         所谓离魂符,就是瞬间将这人的重量减轻。减轻到只剩下一个鬼魂的重量。当然,这个东西的保持时间只有半个时辰,并且,一个人三个月才能使用一次。

         这个按照风婆的话来说就是。离魂离的多了,就会出现故障。会导致真身无法苏醒过来。

         试想一下,你只有一个鬼魂的重量。该怎么生活?别人一口气,对你来说就是一场十几级的大台风啊!所以,离魂符这种东西,还是少用的好。

         小青贴好符后,紧张的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这才带着小三,风婆大步跑了出去。

         她必须赶在半个小时之内,到达目的地。不然的话,离魂符失效。她一个弱女子是绝不可能将两人带回去的。

         所以,考虑再三。小青还是将小三一块带往了自己跟风婆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