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疯狂诅咒
        “许涵,你别说傻话了。我们不会……”胖子急忙说道。

         “胖子,你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洛洛姐。”许涵抓住胖子的肩膀,蹬着双眼,显得有点泛红。

         “许涵,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胖子有点颤抖。

         “三年前,静出事后,我就已经识破了啊远……”

         许涵深吸了口气,才痛苦的回忆起了往事:

         “其实,我一早就怀疑啊远了。但是,我没有更有力的证据来说服自己。所以,我才会一拖再拖,一拖再拖。是我,,都是我害了他们!然而,我对啊远的怀疑,一直到静死后才得以证实。”

         “静,真的是啊远杀的?”胖子有点不敢相信。

         “恩,他杀了静。”许涵说的很平静,但是无形中带了丝丝压力!

         “他那时已经知道我在怀疑他了,所以他才会对静下手。这个为了达到目的不幸牺牲一切的人,在最终还是低估了自己。”

         “他低估了他对静的感情,十几年的青梅竹马。被他疯狂血杀。我想,换作谁都接受不了。所以他才会一时疏忽大意,留下了致命的线索。”

         “那他是怎么死的?”胖子又摸出烟。

         怎么死的?许涵的身子震了震,时隔三年了。那晚上的事情他能忘记吗?

         许涵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啊远,不要。不要做傻事!”许涵跪在地上大喊着。

         “许涵,我输了。哈哈哈哈~我彻底输了!”

         啊远疯狂的仰天大笑,脸上的烂肉看不到一点活人的样子。

         “但是,那,又怎么样!我啊远今天对天发誓,就算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我也要赢了你!”

         “许涵,许涵!”

         啊远嘶哑的声音传来,竟然隐隐带了点回声……

         “我生生世世,也不会放过你。”

         “我生生世世,也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

         “啊远!,啊远!”

         许涵嘶吼着爬起来,啊远死了!他死了!他对自己处了极刑,只为了一个疯狂的诅咒……

         只为了一个诅咒,所有人都死了……

         ……

         “许涵,许涵。你怎么了?”胖子看着红了眼眶的许涵,顿时心里一惊。

         “许涵。”

         “恩?怎么了?”许涵这才反应过来,吸了吸鼻子。

         “你想什么尼?该不会又是鬼上身了吧?哈哈!”胖子打了个哈哈。

         “呵呵,没什么。最近老走神。”

         “妈的,别跟我扯开话题,刚才你说啊远被你识破了。最后怎么了?”胖子有点郁闷。

         许涵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是要说啊远的死尼。但是,现在,他却有些改变主意了。

         “还能怎么,被枪毙了呗。这还用问啊?”

         “我靠,许涵,你他妈的捉弄我?”

         “怪你太笨了,哈哈。。”

         “不行了,不行了。许涵!你真的可以啊!跟三年前的身手也没变化多少啊!”

         “咳咳,今天不知道挨了一拳,还是咋了。有点兴奋罢了。”许涵阴笑了下。这才继续说道:“走吧,去看看她们醒没醒。”

         “恩,这会应该差不多了!”胖子点了点头,然而,他现在已经完全忘记了游戏的事情。

         云临安中邪时,许涵说的竟然游戏已经开始,他现在竟然给忽视了……

         “临安,你醒了?”病房内,许涵亲切的问道。

         “恩,许,许涵。我怎么了?我怎么在这里?”云临安显得很迷糊。

         “你刚才……”

         就在胖子刚想什么说的时候,就被许涵给打断了。

         “你刚才只是晕倒了,医生说你血压不稳定。歇会就没事了,放心吧!”

         “额……我就感觉像做了一场梦一样!但是一醒来就都忘了。”云临安揉了揉痛痛的脑袋。

         “恩,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你,许涵。咦,洛洛姐尼?”云临安有些疑惑。

         “哦,洛洛姐有事先走了。你别担心她。胖子,你去帮我买个东西……”许涵过去扶起临安靠在床上。

         “啊?洛洛姐不是……”胖子很显然没反应过来,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又被打断了:“去买吧,哪里那么多废话。快去。”许涵冲胖子使了眼色。

         “哦,,哦,,好。我知道了!那你们先聊着。”

         说完后胖子就走了出去。他当然知道许涵的意思了。许涵这是在防备云临安。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是反应出了很多问题尼……

         但是,胖子始终想不起这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临安,来,吃个苹果。”许涵毫无表情的看着云临安。

         “我不吃了吧,我还是喜欢吃糖。”说着云临安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糖咬在了嘴里。

         “呵呵,真不知道你是什么性格啊。你能跟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吗?”许涵笑了笑。

         但是,这句话在云临安的心里却是一惊。她当然知道许涵在打探自己,不过,打探的目的她还不能得知。毕竟,这事有两面性不是?

         云临安甜甜的一笑,才说道:“我老家在一个叫凤回村的地方,跟洛洛姐家离得不远。但是,我在7岁时,就离开了村子,之后……”

         ……

         呼~

         许涵闭下临安的病房门,才舒了口气。他刚才当然是试探云临安。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临安竟然会说的这么详细。

         许涵搓了搓脸,他现在很乱。所以,他必须要证实一件事情……

         “喂,胖子,我现在有点事。我要出去一趟。你别告诉洛洛姐跟临安刚刚的事情。”

         “恩,我知道了!不过许涵,你早点回来。今晚上王队长还会请我们吃饭尼。”

         “好,我知道了。你们注意安全。”

         许涵挂掉电话后,大步流星的走向了校外。或许,这一去,他能不能再回来都是个未知数了……

         ……

         繁华的街市,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但是,依旧无法掩饰所有的黑暗。

         城北的一个小巷子。

         此时虽然天色已晚,但是这条小巷子却无一人行走。寒风带着树叶,像是在选择出路一般四处游荡。就连月光也竟然有点发红,带了丝丝血色。仿佛随时预示着什么事的发生……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阴风袭来,毫无征兆,只是瞬间,便包围了来人。

         “你还是这样的手段,就不能来点新鲜的吗?”

         一道冷哼从来人嘴里发了出来。这声音,竟然极其的熟悉!

         许涵,竟然是许涵!

         他在对着空气说话,而且还显得十分轻松。这种十分诡异的场面只是持续了几分钟便又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许涵,,咯咯”女子冷笑一声。她的声音竟然不是女人,那是老婆婆的声音,仿佛随时都能咽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