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云临安
        不一会儿,两人已经来到了游泳馆内,偌大的游泳馆在此刻却看不到一个人影,显得有点冷清。

         “许涵,这边!”胖子看出了许涵疑惑,这才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女更衣室?”许涵眉头一翘。

         “是啊!怎么了?”胖子看着许涵这表情,有些不解。

         “你去吧,我就算了。洛洛姐从来都不游泳的,她是不会在更衣室的。”

         “啊?对啊!”胖子一拍大腿,这才连忙继续说道:“我怎么忘了这点尼,洛洛姐怕水尼。但是,许涵,我们都来了,还是去看看吧!”

         “我不去,要去你去。我现在都怀疑你小子是不是故意骗我来的。还装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额,,许涵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也知道,我这人脑子转不过弯。所以,才,,才动手打你的。”

         “我没有说这个,你是知道的,我以后再也不会参与这种事情的……你今天骗我来,我就不追究了,我先走了。”许涵的语气有点不高兴,直接转身就要离开。

         “咦,许涵?你怎么在这里?”来人正是洛洛,她看着许涵有点惊讶。

         “额,,,没事。洛洛姐,你来这里干嘛?”许涵有点不好意思,他狠狠的蹬了一眼胖子。

         许涵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了洛洛的脸色发生了变化,她那惊喜的脸色也在这时变得煞白。

         “那,,,那个更衣室死人了。”洛洛的声音有点颤抖。

         “洛洛姐,跟我走吧!这种事情还是走远点好。”许涵抓了抓洛洛的胳膊,但是却丝毫未动。

         “我,,我是不会走的。”

         “洛洛姐,你今天必须跟我走。”许涵的语气有点强硬。

         “许涵,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心意。但,,但是,这次死的是,,是我的舍友。所以,我被警察传唤了过来!”洛洛的声音很小,但是,这足以让许涵听个清楚了。

         “舍友?”许涵很奇怪。

         “恩,许涵,你…”洛洛轻轻咬着嘴唇,祈求似的看着许涵。

         这是想让自己陪她?许涵顿时有点心疼,这个勇哥的女朋友,她的内心得有多煎熬?如今,又要面临这样的事情。

         但是,许涵他能吗?答案是否定,他的心在颤抖,那个疯狂的诅咒,那个能抹杀一切的诅咒。整整缠绕了他三年。

         许涵轻轻的摇了下头,就要狠着心踏步而去。

         “洛洛姐,别怕!有我尼!我们快走吧,等会来不及了。”

         这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声音很纯,但是隐隐中竟然带了点自信。

         “恩,临安我们走。”洛洛有点无奈。

         “等会!”许涵忽然转过身子,看了看临安才继续说道:“我听得出来,你很自信,对这方面应该懂一点吧?”

         “哦,,恩,,是懂一点。”云临安吞吞吐吐,她懂吗?很明显不是,她只是经常做噩梦罢了,对于死人,她可以说早就免疫了。

         “胖子,你过来!记得照顾好洛洛姐,尽量别让她看到那种血腥的场面。你跟王队说一下,给我拍几张照片回来。至于有些细节东西,就让临安提醒你吧。她可能懂。去吧!”许涵淡淡的说道,他已经决定了,帮助帮助洛洛姐,不然的话以她的性格会很容易造成阴影。

         “许涵,你去哪里?”胖子有点不解。

         “我在操场等你们,记得快点!”许涵有点无奈。

         “好,我们先去了。”

         “恩。”

         许涵看着几人的背影向女更衣室走去,他不禁有些失神。最近到底怎么了,老是心不在焉的,时不时还会出现幻觉。

         许涵不自觉间,又想起了在宿舍时的诡异现象!他已经将空调的示数下意识的认为是自己的幻觉。毕竟,22度变成16度,中间一共6个温度差!不是说记错,就会记错的。

         许涵迈着步子,向着操场而去。只不过现在的他有点不安!仿佛冥冥之中像是有着什么事情发生……

         校游泳馆,女更衣室内。

         胖子带着洛洛,临安已经来到了现场。那满地的鲜血,喷涌着向着三人袭来。

         “洛洛姐,你们在这里等着吧!我进去看看。”胖子皱着眉头,这股血腥味他都有点受不了。更别说两个女孩子了。

         “我跟你一块去。”正当胖子准备走的时候,云临安说话了。

         “你?别开玩笑了。要不是许涵让我拍照,我都懒得进去。”胖子有点不屑。

         “那正好!你跟那些警察说说吧,让我进去,我进去拍照。”云临安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她还是这样说道。

         “算了吧,我忍忍就进去了。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去就回。”胖子看着云临安不禁有些奇怪。这女孩也太冷静了吧。

         “我见过的这种场面比你更多。我去吧。”说话间,云临安已经走了进去。

         “我靠,洛洛姐,你等会!我去给王队长说说,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他就行!”

         “恩……”洛洛的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说话间,胖子也走了进去。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地上的鲜血竟然默默的形成趋势,正像洛洛“包围”而去……

         “王队,许涵让我来拍点照片。”胖子直接走上前拍了拍穿着警服的男子。

         “你说什么!许涵?”王队有点震惊,他的眼睛瞪的很大,显然很不相信。

         “对啊!许涵让我来的。这也没办法,许涵那人您也知道。他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三年前,他就说过,自己再也不会踏入案发现场了。还望王队长能够理解!”

         “那他现在…?”

         “哎,这不是一切都巧合了嘛!死者正是洛洛姐的舍友。所以许涵才想出手帮一把。洛洛姐的性格您也知道,要是这案子破不了,她估计得难受一辈子。”

         “真可怜啊!你快去吧!没想到,洛洛竟然是这丫头的舍友,早知道我就不让她来了。”

         “王队长,洛洛姐就在外面,您去了解情况吧。我先进去看看。”胖子很尊敬的说道。

         “好,你去吧!”

         “胖子,还是我去吧!这里面的情况应该很复杂。”云临安说话间已经不管不顾的走了出去,她很奇怪,到底是什么才能让那些警察如此不堪,如此恐惧。

         她的梦,整整做了三年。静的每个眼神,她都像印在脑海一般。渐渐的,她竟然能够轻易的看穿别人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