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章子男师傅
        第二天早上,这可能是我近几年起的最早的一个早上,就连那赵萌都还有起床锻炼,说真的不是我不想继续蒙头大睡,实在是一想到三天后的事就怕的心慌,本人自问不是什么圣人君子之类的,但也从不伤天害理,好事咱也做的不少,就是想做流氓地痞咱也不是那块料,学校时期要不是有赵萌那公子哥,估计我自己就是那弱小的一类,属于被人欺负的料。可偏偏这样一个社会有为青年却要遭受这样的命运,天理不公啊,我无耻的想着。

         就在自己独自在沙发上发呆的时候,章子男披着睡衣散着长发一脸素颜的出房门,然后一下坐在了我的对面,“我师傅等下就要来了,我把她接来给你瞧瞧,看看她有啥办法解决你的事,她的本事可不是我能比的。”

         “哦”我耳朵里听着章子男的话,双眼却仗着自己的墨镜紧紧的盯着她的胸口,里面居然没穿内衣,一对兔子随着他的呼吸此起彼伏着,愣是惹的自己心猿意马。

         可能我们两个都不是善于聊天的一类,那两句简单的对话之后,便各自喝着茶,一阵寂静之后,那章子男估计发现了我的异样,她可能发现了我虽然戴着墨镜可里面那对招子的不老实,我弟弟居然无耻的顶着裤裆,她发现后居然没有劈头盖脸的臭叼我,而是红着脸低着头迅速的离开进了客厅。

         就在我为自己刚刚的无耻所庆幸着的时候,章子男已经梳洗打扮完毕,拿着她的公文包出来了,“我去机场接我师傅。”说完用她犀利的眼神狠狠的撇了我一眼便转身出去了。

         “张无灵,你家云儿咋样了。”不知何时赵萌穿着运动服出现在我身后问道。

         “拜你所赐,不过他今天好多了。”我一想到云儿昨晚那痛苦的表情,便没好气的回道。

         “哦,那就好,有什么需要尽管说,不然我等下晚上下班的时候给她买最好的香回来给她。”赵萌一边整理这鞋带一边说道。

         “行,随便你。”我知道那家伙又要去锻炼了,这家伙对锻炼的兴趣真让我折服,这也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

         在赵萌上班以后我为云儿上完三株香之后,便无所事事的拿起黄婆那本破书看了起来,虽说自己在看书,倒不如说自己在天马行空,眼睛虽然盯着书本,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下去,一心想着难道自己的小命就只有三天了吗,心里不知道有多么不甘,这从昨晚到现在黄婆那老巫婆的先人被我问候了不下千遍。

         “卡卡”随着一阵开锁的声音,章子男带着一位四十岁上下同样身穿警服的女警官进来。

         “这就是我师傅。”章子男指着那女警官向我介绍道。

         “警官好,请坐,这一路辛苦了。”我站起身来礼数性的回道。

         “你就是张无灵吧,我就是子男的师傅,我叫欧阳倩,子男在车上把你的事跟我说了,你把眼镜摘下给我瞧瞧吧。”那叫欧阳倩的警官看着我说道。

         “行,欧阳前辈,不过你要有心里准备,我这对眼睛怪吓人的。”我还是担心吓着她,虽然说她是章子男的师傅可毕竟还是女性,我说完便随手摘下墨镜露出我那对红色的招子。

         “的确,这是血婴的眼睛,我在书上看过,可没想到会转到其他人的身上。”欧阳倩仔细端详着我的眼睛说道。

         “师傅,那他那对眼睛有没有办法解决,总不能一辈子就这样了吧。”章子男对着他师傅说道。

         “要让他变回常人的眼睛现在是不大可能了,不过我可以教他一种道术暂时封住红眼,也可以开启红眼,不过这位小弟以后注定是干我们这行的料了,就在他还在娘胎的时候,就得了这一对眼睛,这些估计都是他命中注定的。”欧阳倩看完说道。

         “你说他以后要干我们这一行吗,可他现在什么都不会,只有被厉鬼追的份。”章子男蔑视的看了我一眼后,转脸对着他师傅说道。

         “不是每个人天生就会的,你不也学了好几年吗,只要他有决心没有什么是学不会的。”欧阳倩说道,“再说你学了那么多年还是要靠牛眼泪开眼,以后若是有他的帮助你不也省心多了。”

         “他帮我,师傅你别开玩笑了,我救他还差不多。”章子男瞧了我一眼后说道,不过我看她的眼神里依然流露出一种蔑视。

         “话不能那么说,你知道血婴为什么厉害吗,不要天真的以为你们昨晚真的修理了血婴,那是他没了这对招子,血婴一向以红眼著称的,那眼睛的厉害虽然我不曾见过,但书里却记载血婴到最厉害的时候眼睛会发出金光,但凡鬼魂一旦被击中无不灰飞烟灭的,你可想想有多厉害。”欧阳倩看着我的眼睛解释道。

         “可他的眼睛那么厉害,为什么他就使不出来呢?”章子男疑惑的对着他师傅问道。

         “毕竟他是在娘胎里夺到的眼睛,那眼睛本就不属于他,要他发挥眼睛的神力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其中所有的因素都是至关重要的,但凡灵力,修为,意念有一处不到家都会使不出来的。”欧阳倩说道。

         “欧阳前辈,那我加入你们,你们上级会同意吗?”我看着欧阳倩说道。

         “上级会同意的,毕竟这世上有你这样的人是少之又少啊。”欧阳倩叹了一口气说道。

         “欧阳前辈,咱先不说我加入你们的事了,先把黄婆的事先解决了在说,不然小弟我就剩三天的命了。”我可怜兮兮的看着欧阳倩说到。

         “这事不难解决,你大可放心,你先把那黄婆的戒尺和书给我我先把她下的咒先破了在说。”欧阳倩说道。

         说真的听到这一句话,可能是我这几天听到最好的消息了,我满心欢喜的跳跑着去房里,拿出戒尺和放在沙发的书一并交给了欧阳倩。

         “这老家伙的本事倒不小啊,这咒下的如此隐秘,要不是细看还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欧阳倩盯着戒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