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甬道蛊虫
        第二天一早,我们三人便坐飞机赶到了山西太原然后又转车去汾阳,到汾阳后已是半夜,于是我们就在汾阳简单的休息一晚后,次日便在考古专家的带领下进山了。

         进山后那些考古专家给我们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那个古墓,那古墓的墓门已经被他们打开了,可就在他们进到墓中遇到三叉墓道的时候,便失去了联系,连续进去三批总共20多人全部音讯全无,于是他们便感到墓中似乎有某些可怕的东西存在,便向上级反应了这里的情况,然后就有了我们出现在这里,赵萌是主要负责万一不是灵异作怪他便可以着手调查,如果真有灵异的东西存在,他也要负责找些理由坐实那些专家的死因,以免引起群众的恐慌。

         其实昨晚在太原的时候我们便已经收到了师傅给的资料,大概的了解了这个古墓,这是个汉朝的墓葬,按那些专家挖出的墓志,据说里面埋的是汉朝的一位将军,那位将军因被奸人陷害而被当时的皇帝误斩了,后来那皇帝查明了真相后感到后悔,便追封那位将军为金甲战将,还专门叫工匠打造了一副黄金的盔甲给那位将军陪葬。

         听完了那些专家的再次介绍后,我们三个便带上工具和他们给的墓室地图便往墓口走去,在走过通往主墓室的墓道的时候,我便感觉全身发冷,里面似乎阴气极重,于是我便用师傅教我的咒语打开红眼,扫视了一眼这个墓道,这墓道倒和普通的古墓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越往里走,就越能感觉到阴冷,我打着矿灯照了一下墓壁,那墓壁上只简单的画了一些人物画,不过年代久远这些画现在已经有些看不清楚了,只是隐约能看见一个身穿盔甲的将军挥刀厮杀的情景。

         “呀”估计赵萌转回头看见我红色的眼睛被吓了一跳便喊道。

         “你鬼叫什么啊,吓了我一跳。”被那赵萌一喊我被吓了一跳于是便向他抱怨道。

         “你什么时候开的眼,也不知会一下,这里面黑漆漆的,谁看见你的眼睛不会害怕的。”赵萌一边继续前行一边嘟喃着说道。

         往里走了没有多久便见到几间墓室,我在经过每个墓室的时候,便会拿起矿灯往里照了一下,那几间墓室里都是空荡荡的,估计里面的东西都被那些专家清理出去了,再往里走了一会儿,我们便看见了那些专家出事的那条三叉道,据那些专家说,进来的几批人就是走到这里失去音讯的,可那地上确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一具尸体,那么那些人去了那里呢,我的心里顿时充满了疑惑。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章子男停下了脚步,拿起地图在矿灯下照了照道“地图就画到了这里,里面什么情况也不清楚了。”

         “我来看看吧。”说完我便挤开前面的赵萌来到那三叉口用我的红眼往里面瞧了瞧,感觉里面更加的阴冷,而且我还看见了我这一辈子再也无法忘记的情形,就在三叉路口往里没几步就是满地的在蠕动的虫子,见到那些虫子我恶心的整个胃里翻涌着,不只是地面连那墓壁上墓顶上都是些密密麻麻的虫子,可那些虫子跟我们认识的虫子又有些不同,只见那些虫子全部长着两排细细的尖牙,而且虫身上还长着一对绿色的小翅膀,虫眼睛发出一阵淡淡的蓝光。

         “你看到了什么。”章子男见我不停的作呕便开口问道。

         “里面到处都是虫子啊,那些虫子长得又很奇怪,你们没看见吗?“我回头看着章子男和赵萌说道。

         “有啥虫子啊,我怎么没看见。”赵萌说完便抬脚就要走过去。

         “你想死啊”我见状赶紧拉住赵萌喊道。

         “那些虫子长啥样子你跟我说下。”章子男问完后狠狠的瞪向了赵萌。

         于是我就把我看到的那些虫子的情况,细致的告诉了章子男,那章子男听完我说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些是传说中苗疆术士提炼的蛊虫,要想消灭里面的虫子的话便必须找到那蛊母,否则你就是灭一条他还是会继续有长出一条,而且这些蛊虫不是普通人能看到的,所以我估计那些专家就是看不到里面的虫子就贸然的进去,所以被那些蛊虫啃的尸骨全无了,幸好地图画到了这里,不然我们要是在走进去几步,我们便会像那些专家一样被蛊虫啃得尸骨全无了。”章子男说道。

         听她这一说我真替我们感到幸运,如果不是这地图,估计我们三个就会剩我一个人了,应为刚才我感到害怕便走在了最后,而我一路上只顾着看那些壁画,完全没注意前面的路。

         “有那么可怕吗,为什么张无灵能看到,而你却看不到啊。”赵萌对着章子男不以为然的说道。

         “有种你进去试试。”章子男继续用矿灯看着前面路一边说道,“他的眼睛能看见普通人所看不到的东西,而我虽然能靠着涂牛眼泪看见普通的鬼魂,不过这些是苗疆的蛊术炼成蛊母从而产生幻象,就像里面到处都是虫子一样,所以我看不见,何况我到现在还没擦牛眼泪,就算我擦了我也看不见蛊虫的,可虽说是幻象却也能杀死一切妄想进入墓道的生命。”

         赵萌听到章子男的话吓得后退了几步,呆呆看着我。

         “师姐,那要怎么样才能找到那蛊母呢。”我望着章子男问道。

         “蛊母肯定就在这附近,蛊母常人随便都能看到它,我现在就是在寻找它,你们也帮我看看,只要看到一条红色身体,蓝色眼睛的最大的那条就是蛊母了,蛊母就是一条普通的虫子,只要打死它,那幻象便会自动消失的。”章子男继续用矿灯向里面寻找着说道。

         时间就在我们寻找蛊母的时候悄悄的流逝,突然章子男打着矿灯照着里面一块突起的石头喊道,“找到了,就在那里。”

         “那不是块石头吗”赵萌说道。

         “不是的,你认真看下他的确在那里,露出了一点点尾巴,是红色的跟那石头的颜色茶不多,你不仔细看看不出来的。”我顺着章子男的矿灯看过去,仔细看着那块石头后对着赵萌说道,说真的藏在那里要不是章子男,估计我一年也找不到蛊母的藏身之处,所以说女人的心思还是细腻的。

         “赵萌,你枪法怎么样?”章子男回过头来对着赵萌问道。

         “我的枪法,呵呵,那不是吹的,整个警队里枪法的考核成绩谁会比我好。“赵萌骄傲的说道。

         “那是你用枪把那蛊母给我打掉吧。”章子男回头让出一个位置给赵萌后说道。

         “行,让你们瞧瞧我赵萌的枪法。”赵萌说完便从腰间枪套里掏出了手枪,“你们用手捂住耳朵吧,在这甬道里打枪那声音会非常大的。”

         “砰“的一声,虽然我们已经捂住了耳朵,不过那一声枪响还是震的我耳朵嗡嗡的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