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神秘的医院
        就在我苦熬等待了几天之后,终于接到了高大叔的电话,电话里说到那黄金山今天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个香港人,不过具体是什么身份,他就不得而知了,难不成这个香港人就是那幕后之人,听到这个消息,我欣喜若狂,立马通知赵萌前往医院门口等我,而我则要去备些水果,借着感谢的名义前去探探那黄金山。

         买了近百块的水果,直叫我心疼的要死,为了查查那黄金山,我这次确实下了血本,这百来块的钱可能在赵萌的眼里,屁都不是,可谁叫咱穷呢。

         带上水果来到医院门口的时候,赵萌已经到了,正在那逗着一个护士小姐呢,那护士估计也是单纯的要死,居然会被赵萌逗得笑弯了腰。

         我瞧着赵萌那***一脸茫然的走到他跟前,直接了当的对着赵萌说道:“哥们,你老婆和儿子快来了,还赶紧走。”

         那赵萌被我这么来一下,一时愣在那里,许久才缓过来,笑骂着追赶我。。。。

         通过打听,我们便知道那黄金山的办公室在顶楼,为了不引起那家伙的怀疑,我还故意到门诊复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然后带着那张已经是康复无需复诊的复诊单坐上电梯,直接来到顶楼。

         来到顶楼的时候,我便感觉到异常,按常理顶楼的通风应该是最好的,可我为何偏偏就闻到了一股腐肉的臭味,就连那过往的护士也都捂着鼻子说道:“为啥每次那黄主任一回来,整个走廊都臭了。”

         听到那护士的对话,我瞧了瞧赵萌,那家伙可能也是臭到忍不了,一阵的干呕,我见到之后,急忙拍了拍他的后背,拉着他躲进楼梯口吩咐他无论多臭都得忍着,这要是被那黄金山遇见,他必会怀疑到我,特别是那天晚上之后。。。

         来到那黄金山的办公室门口,我礼貌性的敲了敲他办公室的门,没多久那黄金山便打开了房门,起初他一见到是我,脸色立马变色,当他看见我手里水果的时候,那脸色才缓和了好多。

         把我们迎进门后,那黄金山便招呼我们坐下,我看了一眼这个办公室,和普通的办公室没两样,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那股腐肉的味道却偏偏比那楼道里的味淡了些,而我在递给他水果的时候,特意闻了一下他身上的味道,更奇怪的是,他身上居然也没有那股臭味。

         就在赵萌和那黄金山拼命拉着家常的时候,我忽然间瞧见了他办公室窗口的那几盆吊兰,而且连他办公桌的边上也摆满了吊兰,可奇怪的是每一盆吊兰居然都是用刻着符咒的花盆养着,偏偏那些符咒我又不认识,最后实在没办法,我借口上了个卫生间,然后发给赵萌一个短信,吩咐他找个借口,把那些花盆照一下。

         要不说赵萌的嘴甜,等我出来的时候,那家伙已经和黄金山勾肩搭背的在拍照了,而那黄金山不知道被赵萌灌了什么迷药,居然也是咧着嘴巴笑哈哈的。

         就在我们使劲拍着那黄主任马屁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而那黄金山开门后,见到那个人居然立马变得恭恭敬敬的,这确实令我想不到,特别是眼前这个人的年龄比他要小很多,那人只有40来岁,一身的西服,留着八字胡,长得那也是算成熟男人的佼佼者了,可为何我总觉得他像一个人,像谁又说不出来。

         那人一进门瞧见我们,虽然微笑的对着我们点头,可在我看来,他好像显得有些不高兴似得,果然,他在转头的时候瞪了一眼那黄金山。

         估计是怕刚进来的那个人,那黄金山马上下起了逐客令:“不好意思了,今天有点事,咱改天在来好不!”

         人家既然已经开始逐客了,我们也就没必要继续逗留下去,在赵萌和那黄金山握手道别的时候,我借机戴上了墨镜,然后打开红眼,迅速的扫视了一眼这个办公室,黑气腾腾的,而在刚进来的那中年帅哥身上尤其浓重,见到这里,我也不说话,迅速的走出门口。。。

         和赵萌坐电梯到楼下的时候,我转过头对着赵萌一脸严肃的说道:“后来进门的那个必是那幕后的人,这个人一身的邪气,跟踪是你的强项,现在开始你就开始跟踪那个人,看他们在哪里做法。”

         吩咐完赵萌之后,我就独自一个人出去打车,而赵萌则留下蹲点跟踪。

         回到家里,我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脑子里那个人的影像一直挥之不去,总感觉这个人有点熟悉,但我肯定的是我那是绝对不认识他的,可为什么就是觉得他的脸有点熟悉。。。。

         “卡卡”锁匙开门的声音,然后章子男便钻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包打包盒,自从我跟她说过自己喜欢吃椰果露之后,但凡她有出门,那是肯定会打一份回来,这不,连着吃了几天的椰果,搞到现在我都有点腻了,可又不敢说,怕伤了她的心。

         果然,那章子男一坐下便递给我说道:“给,你爱吃的椰果露。”

         “哇”我强装欢喜痛苦的应道。

         扒了几口椰果露之后,我忽然想到了那些画在花盆上的符咒,何不拿出来给章子男瞧瞧,或许她就知道呢?

         就在我刚要拿出手机给章子男看照片的时候,一阵“叮铃铃”的门铃响起,有人来了。

         趁着章子男开门的空挡,我直接倒了一大半的椰果露进垃圾桶,然后用些废纸盖住,在假装好吃的样子继续吃着那为数不多的椰果露了。

         “这么快,慢点吃,不够的话,我明天多打一包回来。”那章子男和师傅进来后,看着我盒子里那不多的椰果露笑说道。

         听到这句话,我直接噎着打了个喷嚏,现在吃一份都这么困难,何况两份呢,我急忙解锁道:“不用了,我是刚好想起一点事来,所以吃的快点了。”

         灌完最后一点椰果露后,我急忙拿出手机,然后打开赵萌发给我和那黄金山拍的那些照片来说道:“师傅,你们看看这花盆上画的是什么咒阿。”

         师傅听后,一手接过我的手机,仔细的看了起来。

         我看着师傅绷着脸那认真的样子,忽然想起了医院遇到的那个人,他和师傅居然长得那么神似,怪不得我觉得那么眼熟,想到这里我对着师傅说道:“师傅,今天我在那黄金山的办公室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长得跟你好像。”

         师傅听完后,一脸的严肃,仔细的问着我那个人的长相特点后,一脸愁容的,片刻之后说道:“哎,怎么就偏偏要学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