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太平间看守员
        “哦,是医生你呐,吓我一跳,我就是感觉有点闷,就随便出来走走,透透气。”我强压着心里的惊恐故作镇定的回道,希望眼前这老头不会怀疑到我。

         那黄金山打量着我的表情,估计是没有怀疑到我的不安,然后用手电扫了一下四周后说道:“这么晚了,身上又有伤,别瞎溜达,赶紧回去睡觉吧。”

         “哦,那我就先回去了。”我一边回应着那黄金山,一边强忍着胸口那撕裂般的疼痛,快步的向医院大楼走去,那黄金山就一直打着手电目送着我离开。

         回到病房以后,我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暗自庆幸,幸好当时那黄金山没有怀疑到我,这要是当时就穿帮,他要是对我开始发难的话,说真的以我现在的身体,根本就是他案板上的肉任其宰割了,我只能先忍着,等在过几天身体好些了,在去那地方看看,而我对那黄金山一直以来的怀疑在今晚也得到了证实,那黄金山身上肯定藏着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说不定,他还真就是个活死人。

         带着心中的困惑,我躺在病床上一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好不容易挨到自己快迷糊睡着的时候,我忽然之间瞧见走廊灯光照射下,那门口的一双脚的影子,有人在门口监视我,难道那黄金山开始怀疑我了,还是他为了安全起见故意监视我,管他的,我量他现在也不敢对我怎么样,我现在要是在这家医院出事,他黄金山也别想好过,我局里的那些同事可也都不是吃素的,特别是我刚刚死里逃生活回来的人,现在局里的上上下下对我那是毕恭毕敬的,他们嘴上不说,能死了又活过来,大家心里都知道我不简单。

         就这样,我强压着心里的疑问一直挨到医院通知我出院的那天,可也奇怪,从那天晚上以后,我就再也没梦过那些鬼魂,而黄金山也没在出现,而是临时给我换了个医生,据医院的解释是,那黄金山临时家里有事来不了,所以就给我换了个医生,我也不想管那么多,我只希望快点出去,然后找个机会去那地方瞧一瞧,希望能发现一些端倪。

         在出院的时候,我特地吩咐赵萌在开车出医院大楼的时候慢一点,我坐在车里打开红眼,瞄了一眼那片草地,奇了怪了,那草地居然没了那晚的那片黑气,现在居然和普通的草地一般,顿时我的心里越来越感觉到事情的不简单。

         伴随着一路的疑问回到家里,一进门那鬼丫头云儿便迎面飘来,一直关心的询问着我的情况,我一边解释着一边看向章子男的眼神,还好总算没跟这鬼丫头较劲,这她要是跟鬼丫头叫起真来,那我估计会比死还难受。

         一阵香味飘来,原来师傅欧阳倩和章子男早已经准备了一大桌的饭菜等我们了,那赵萌一进门看见饭桌上那么多的菜肴,一屁股坐下就要开吃,章子男见状一脸的不高兴,估计是碍着师傅的脸不好发飙,那赵萌总算是有惊无险被他躲过一劫。

         吃完这顿丰盛的晚餐之后,我躺坐在沙发上,庆幸着自己能够还阳,可就在我独自庆幸的时候,我忽然间想起了老邓头和书呆子他们,于是便开口问着师傅欧阳倩道:“师傅,那老邓头他们的后事都安排好了么?”

         师傅一边和章子男收拾着饭桌上的残局,一边回道:“放心吧,上面已经都安排好了,他的家人不会因为他不在了,而从此没了个着落的,我倒是希望老邓头他们能投个好胎才是真的。”

         听师傅这一句话,顿时压在我心头的最后一块石头总算也放下了,忽然间,我看见云儿一直在赵萌面前飘来飘去的逗他,而那家伙却丝毫没察觉到,我的心里头便想到,如果待会儿带上鬼丫头,岂不是方便多了,如果半路上遇到个什么人,我便可应付他,然后让鬼丫头去前面探探,想到这里,我便朝师傅要回了手链,然后示意鬼丫头回到手链里。

         真应了人们常说的,这人心里一旦准备要办些什么事情的时候,他时间总是走不动的,就这样好不容易挨到11点多,我迅速从床上爬起来,带上钟馗的那把木剑插在我的裤腿中,这样在别人眼里,根本就发现不了我身上的木剑。

         正待我准备出门的时候,章子男突然就跑出来一身的警服,难不成她也想跟着我出去:“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想去哪里?”见他出来我便开口问道。

         “你伤刚好,我知道你怀疑那家医院,所以我便想和你一道去看看。”那章子男说完娇羞的低着头,好一副让人心怜的模样,这让我如何开口拒绝啊。

         “行,不过你要听我的安排。”

         “可以啊,不过你可不能随便的忽悠我。”依然一副娇羞的模样,看的我心头直痒痒。

         一路的计程车,总算赶到了医院,为了不让人发现,我故意让鬼丫头前面探路,然后从医院的围墙翻进去,进去以后便直接朝那片草地疾驰过去。

         “怎么会这样,那天晚上明明这里充满了黑气,现在怎么没有了?”我摸着自己刚才因为翻墙而隐隐作痛的胸口说道。

         “会不会是你那天看错了啊。”章子男一边仔细的查看着那片草地一边说道。

         “不可能。”我对自己那天晚上的所见依然清晰无比,于是便斩钉截铁的回道。

         怎么会这样呢,我心里头百思不得其解,莫不是被人发现移走了,可灵异这一类的东西有那么好移么,忽然间我想到了医院最容易发生灵异的地方,那就是医院的太平间,既然这里没得看了,何不到太平间瞧瞧呢,想到这里,我朝着章子男挥了挥手,示意她回来,然后便带着她朝太平间走去。

         在快到太平间的时候,我当心被那太平间的看守员发现,所以便吩咐鬼丫头前去施些小把戏,让那看守员睡他的大觉去。

         弄好了看守员后,我便拉着章子男快步的转入冻着尸体的太平间,果然是阴地阿,一进到太平间里,一股寒流便迎面袭来,这可不是平常冷气的冰冷,而是阴间独有的那股寒流,只是没有阴间那么重而已。

         就在我刚要用红眼扫视太平间的时候,一种直觉告诉我,我们的身后有个人,躲是来不及了,我只能强装镇定,一边脑子里快速的寻找着借口,一边缓慢的转身回头。

         就在我回头眼睛对上那个人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这不是刚刚被云儿弄倒的那太平间看守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