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春宵一刻点点落红
        “哥你现在逃婚,可是要杀头的,而且我们走了明月轩怎么办?我不要飞羽哥你这么冒险!”

         “那我留在这就要娶公主了,不然抗旨的话,不仅是我,恐怕大家都要被杀头,你知道吗?”

         “知道,哥你就娶了公主吧,雪儿刚才只是一时太难过。”雪儿强忍着眼泪说道。

         飞羽坐回雪儿旁边,轻轻的把雪儿抱在自己的怀中道“你放心,我对你的承若永远不变,我只爱你一个人,你等着我,我一定兑现我之前对你的承若。”飞羽保证道。

         “嗯!我相信你”,雪儿紧紧的抱住飞羽的腰。

         不知道不觉就到了八月十五的这天,也对古代的礼仪不是很懂,总之别人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古代的宫廷礼仪就是繁琐,这一天可是把飞羽折腾坏了,由于驸马在皇宫的地位不是很高,大多数都被官宦所鄙夷。何况自己只是一介平民,没有权势的背景,所以大家也懒得与自己这个便宜驸马客套。很快就被送到了驸马府,一个人在府里等着,好像今天成婚的不是自己,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看客而已。

         一个人待在驸马府,一直到天黑,一个媒婆打扮的妇人对着飞羽道“请驸马爷沐浴后移驾南阳公主府!”

         飞羽感觉今天像被人当衣服一样的洗来洗去,心中顿时很不爽,自己在这些人眼里有这么脏吗?那又何必让自己来做这个驸马。心里不爽归不爽,谁叫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呢?在一群宫女太监的围观下,飞羽又一次的从水里出来,不得不说,这皇宫的欲池泡着还挺舒服的,就是次数有点太多了。

         飞羽从驸马府出来,看着门口的大红色花轿,这不是要给自己坐吧?飞羽头上顿时出现一条黑线...!

         “请驸马爷上轿!”媒婆喊道。

         果然是给自己安排的,飞羽只好硬着头皮,坐了进去。一路上吹吹打打,轿子抬的摇摇晃晃的,在备受煎熬之后,总算是到了公主府门口。

         “公主,驸马爷到了,要不要点灯?”萍儿道。

         “嗯!你快去把驸马迎进来。”床上盖着红盖头的南阳公主道。

         见两个太监在门匾两边挂上了一对灯笼,媒婆才喊道“驸马爷请下轿!”

         从花轿出来,这媒婆竟然还搞了一个火盆让自己跨,“为了以后,我忍”飞羽心里想着,就从火盆上跨了过去“可以进去了吧?”飞羽不满道。

         走进公主的新房,简直是到了一片红色的海洋,地上铺满红色的花瓣,四周点满了红色的蜡烛,床上也挂着红纱,公主正端坐在床边,一身大红色的红袍上,用金丝银线纹满整件衣服,头上披着一块绣着鸳鸯的红盖头。

         只见媒婆悄悄的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飞羽拿起梨花木打造的红色圆桌上放这一根金色的礼杖,走到公主面前,心里带着些许期待似的慢慢挑开了那红色的盖头,一张绝美的面孔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飞羽眼前斗然一亮,见公主脸色晶莹,肤光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微现缅腆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恰似明珠美玉,纯净无瑕。虽说对方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可那傲人的山峰竟然不输给水仙。

         脸色绯红的南阳公主,见飞羽一直看着自己,不好意思的轻轻道了声“驸马!”

         飞羽这才反应了过来,但自己在二十一世纪也只是一个高中生,更是不知道古代洞房有什么规矩,只好尴尬的回了句公主。

         见飞羽比自己还不好意思,南阳一下乐了,对着飞羽道“驸马,我们来喝交杯酒吧!”说完就拉着飞羽坐在了圆桌前,拿起两杯酒,递给飞羽一杯。

         喝过交杯酒后,两人就坐回了床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等着飞羽的行动,谁知道等了半天,也不见飞羽有什么动作,倒不是对方吸引不了自己,只是自己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想明白,为何自己会当上驸马,虽然自己救了杨广的女儿,但自己明白,自己娶了公主绝不是因为这个,但又想不出为什么会这样。

         睁开眼睛的南阳,看见飞羽坐在旁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以为他是在对今天白天宫中繁琐的礼节不满,开口道“驸马,皇宫中规矩众多,让你受委屈了。”

         没想到身边的南阳公主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视乎对自己很是熟识的样子,对着南阳道“公主殿下,我有一件事不是很明白。”

         “什么事?”南阳疑惑道。

         飞羽把自己心中的疑虑将给了南阳听,南阳顿时有些难过道“你是不是不愿意当我的驸马啊?”

         开玩笑,飞羽怎么敢说不愿啊,只好道“不是,我只是有点好奇。”

         “哦!是这样啊,我还以为驸马觉得我长的不好看嫌弃我勒。”

         “怎么会,公主殿下长的如此美丽,我又怎么会嫌弃呢?“飞羽回道。

         “我还不是担心啊,像你那么有才华的男子,一定很多人喜欢吧,何况你那明月轩美女那么多!”南阳带着酸意道。

         “你来过明月轩?这么说把我选为驸马是你的意思?”飞羽顿时心里有些明白了。

         南阳害怕飞羽误会是自己仗着公主的身份,让飞羽进宫当驸马,赶紧解释道“那天我和萍儿偷偷的跑出宫游玩,我在明月轩就看见你在高台上唱歌,回来后,你的样子不时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知道我自己已经爱上了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会爱上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但我就是爱上了你,后来此事被母后发现了,还让人盯着我,不让我出宫.直到你揭下皇榜治好妹妹,母后见我是真心喜欢你,你又立下大功,便成全了我们。”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无欲无故就成了杨广的女婿,原来是遇到了这个身份高贵的小粉丝,对自己一见钟情。

         “如果你不愿意当驸马,我这就去跟父皇说,叫他取消赐婚”南阳见飞羽一副走神的样子。

         飞羽什么也没说,直接一口吻上了南阳的小嘴,吮吸着她那柔软的舌尖,在飞羽的带动下,南阳的舌头也开始慢慢的回应着,良久两人才分开。

         慢慢的把南阳压在身下,两人只有一个鼻尖的距离,南阳虽然早有准备,难免还是有些紧张,顿时呼吸加速,心口不停的起伏着,那高耸饱满的柔软,不停的撞着自己的胸膛,飞羽右手伸到南阳腰间,轻轻的拉开她腰间的束博,褪去了那宽大的红袍,南阳上身顿时只剩下古代女儿家穿着里面的肚兜,又轻轻的吻着南阳......!淡红色的轻纱之中,顿时春色无边,一阵云雨后,床上留下了点点落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