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胭巷
        一路的奔波加上昨夜又玩的过晚,众人起床已是中午。

         来到如意客栈一楼,飞羽点了菜,一桌子人就剩下程咬金夫妇还没到。直到饭菜上齐,两人才下了楼。

         飞羽对着程咬金和花大脚玩笑道“大哥大嫂真是感情好啊,只是晚上不要太辛苦”飞羽用一种男人才懂的眼神对着程咬金挑了挑眼睛。

         “好你个飞羽,我还一直以为你老实,没想到你也学坏了”花大脚难得的不好意思起来。

         “你这是羡慕啊,要是你跟雪儿成亲,我看你会睡到第二天太阳落山都不起来,在接着睡他个三天三夜吧”程咬金反过来调讽着飞羽。

         飞羽到没什么,只是雪儿这丫头脸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一样,感觉脸颊上一阵发热,双手捂着脸把头低得快埋在了那高耸的丰满中。

         “好了,你们就快坐下吧。雪儿妹妹都被你们说的不好意思了”蓉蓉忙帮着雪儿解围。

         几人边吃边聊着,程咬金等人吵着要听水浒传的故事。

         这使飞羽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既然自己讲的水浒那么受到程咬金等人包括李世民的欢迎,想必在长安也应该会受到热捧。

         飞羽把自己的想法对大家说道“你们真的那么喜欢听我讲的故事,其实我还有很多好听又有趣的故事,不如我们在这长安城内开一家专门供人娱乐消遣的地方,一来可以讲讲我说的故事,二来可以搞些歌舞表演”

         秦琼道“那太好了,那样在长安一定会生意火爆,只是故事总有说完的时候,歌舞很多豪门大族都有专门的歌姬,就连妓院也提供免费的歌舞表演,我怕不能长久”

         秦琼想的飞羽哪能想不到,可是自己说的歌舞岂是现在的一些歌姬能表演出来的?

         “秦大哥说的有理,不过我自有办法”飞羽自信的说道。

         吃过饭,飞羽把程咬金和秦琼拉了出来,一路向人打听,总算找到了长安城最有名的花柳巷“胭巷”。

         “我说三弟怎么那么有自信,原来是开妓院啊,是不是刚才雪儿妹子在,你不好意思说啊”程咬金一副很懂的样子说道。

         “不错,有梁山好汉这样的故事,一定会吸引很多客人前来”秦琼也跟着说道。

         飞羽不屑的说道“瞧你们这点出息,开家妓院能赚多少钱”

         “那你干嘛要来这花柳巷啊,然到兄弟你是想我们三个偷偷的去玩耍一番?”程咬金期待着说道。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这胭巷是全长安达官贵人,文人雅士聚集之地,不赚他们的钱赚谁的?”飞羽心想,这程咬金还真是没个正经啊。

         三人朝着胭巷里走去,只见胭巷两边开满了形形色色的妓院,什么夜来香,怡红院,风雪阁不外乎都是招揽客人卖些皮肉。

         由于现在还是白天,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客人,飞羽带着两人走到胭巷的最深处,在一家名叫满春院的妓院停下脚步。

         程咬金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前面位置那么好的地方不挑,要找位置如此偏僻的地方”

         秦琼也不解的附和道。

         “你们想啊,前面的位置是好,人家经营多年,生意红火会卖掉店子吗?就算人家肯卖,价格也一定很高,而且酒香不怕巷子深”飞羽对着两人解释着。

         三人走进满春院,程咬金大喊道“老鸨,在吗?”

         只见一个年约二十五六的美妇人走了出来,飞羽没想到这偏僻的妓院中还会有如此尤物。

         只见她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山峰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一双水润修长的秀腿半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的妖娆着。

         妇人见飞羽几人心想,平日晚上也不见几位客人,更别提白天。今日怎么就有三个客人白天就光顾到自己这。

         虽然好奇,但看到客人上门还是很高兴“几位客官,快里面请,姑娘们还在休息,我这就去叫醒她们来招呼几位”

         飞羽忙道“不必了,我们今日前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寻花问柳”

         那美妇人顿时有点气愤,不是来寻花问柳难不成是为了消遣自己,但还是忍住怒气道“那不知几位前来有何指教”

         飞羽怕妇人误会,连忙解释道“我们今日是来像老板娘打听打听,你这妓院打不打算出售,如不打算就恕我们冒昧了,我们在去别处问问”

         一听飞羽想买下妓院,妇人顿时露出喜色“几位快请坐,刚才请恕我无礼了,不瞒各位,我正有把妓院出手的打算,如今我这里生意越来越难做,位置又过于偏僻,最近我的当家姑娘又被怡红院挖走”

         说完深深的叹了口气又道“这妓院是我亡夫留下的钱财开的,我一个小女子能力有限,经营到如今实在是支撑不下去,如果你们真心想买,我能酌情便宜点卖给你,你看三千两黄金可好?”

         飞羽见妇人说的真诚,况且三千两黄金确实不贵,对着妇人道“我出三千五百两,不过我有个条件”

         妇人一听飞羽不但肯买,还肯多出五百两黄金,便道“你有什么条件?”

         飞羽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我买了满春院,我还需要老板娘你留下来帮我”。

         妇人听到飞羽说要留下自己,肯定是看上了自己的美貌,但自己岂是这种人,带着微怒道“我经营这满春院数年,从没自己接过客,不然你觉得以我的美貌还会经验不下去吗?你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我宁愿不卖,请吧!”

         飞羽知道妇人是误会了自己,赶忙解释道“老板娘你是误会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以后要把这继续交给你打理,不但不会要求老板娘你,就连你店里的其她姑娘都不用在接客”

         听完飞羽的话,妇人半信半疑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不接客你买妓院干嘛?”

         飞羽道“当然是真的,我向你保证,至于干嘛你以后自然就知道了”

         见飞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妇人下定决心道“好,只要你不让我接客,不让我做些违法的勾当,我答应留下来帮你”

         “放心,一定不会。那我们就说好了,明日我会带三千五百两黄金来,还请老板娘明日准备好字据合约”飞羽道。

         从满春院出来,此时胭巷已开始热闹起来,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正在各自的门前招揽着来往的客人。本来还有些许担心的飞羽,看到这热闹非凡的胭巷,总算是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