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男人与女人的战争!(5)
        赵王笑道:“臣弟觉得应该不会,若是会,他也就不会隔三差五地就来皇嫂宫里了。”

         我思量了一下,认同地点了点头,这话说得也有道理,齐晟既然常来睡我,就应该想到我有可能会怀孕这事。俗话说得好,总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更别说这整天趟水的。

         第二天,正好是齐晟来我宫里的日子,我琢磨着男人在床上最好糊弄了,于是很是积极主动地勾引他滚了床单,然后趁着他筋疲力尽闭着眼昏昏欲睡的当头,委婉地向他表达了我想去福缘寺上香的愿望。

         我本想着让齐晟糊里糊涂地点了头,没想到他听了反而是精神了起来,睁开了眼稍稍有些意外地看向我,问道:“你想去福缘寺?”

         我一面感叹着齐晟这血液回流速度可真够快的,一面老实答道:“赵王那里说福缘寺许愿挺灵的,臣妾就想着去一趟。”

         齐晟的手指在我腰间轻轻地滑动着,就是不说话。

         我也觉得这事是有些不靠谱,自己也觉得有点心虚,咬了咬牙,伸手搭上了齐晟的腰,故意半抬起身子,似贴非贴地擦着他的胸膛,低声说道:“我在这宫里闷得久了,想出去透透气,翠山离得又近,早上出去,天不黑就能回来的,就叫我去吧。”

         就这么擦擦蹭蹭地,眼角余光便瞥到薄被的一处慢慢地高了出来。

         这血液一往下流,齐晟大脑供血明显就不足了,待我再撒娇一般地晃了晃他,他便答了一个字:“好。”

         尼玛真是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啊!

         齐晟说完这个字,手上就加了劲道,把我往他身上扣了过去。

         我故作正经地笑了一笑,将他的手从我腰上扒拉了下去,正色道:“明儿皇上还要早朝呢,快些睡吧!”

         说完自己便率先翻身躺了下去,用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身后隐隐传来齐晟磨牙的声音。

         我正得意间,他忽地一把扯开被子将我扽了过去,二话不说就开始揉搓,刚把我的性致挑起来的时候,他却又突然停了下来,翻回身去说道:“明儿还要早朝,睡吧。”

         这种报复是多么的幼稚啊!

         偏我还被他勾得连喘气都粗了,深呼吸了半天,还是没法把心头那团火压了下去,索性从床上坐起身来,转头恼恨地看了齐晟背影片刻,发狠地扑了上去。

         不管了,先泻了火再说吧!

         估摸着齐晟没料到我敢主动扑上去,一时间有些愣怔,待我都把他压身下了,他这才反应过来,眉头一皱就把我翻到了身下。

         我觉得齐晟这人挺矫情的,上下真的那么重要吗?说白了,不就是介意我前十几年的性别嘛,既然介意你就别碰我啊,为什么还要眷恋这具身体呢?

         真是个矛盾的男人啊。

         我一边感叹着,一边将双腿缠上他瘦削结实的腰腹。

         齐晟这种男人,明明喜欢在床上热情大胆到放荡的女人,却又把什么都放在心里,不肯说出来。

         简直就是闷骚男人的典范啊,要收拾这样的人,很简单,你只需要明着骚给他看就成了!

         我没别的本事,就是脸皮够厚,床上也够积极主动,勇于用行动表示自己所需,于是很合他的胃口。

         不过也亏得他如此,所以不管他之前心中对我的心理性别有多芥蒂,可他对我的身体却是满意的,甚至是渴望的。

         我觉着只要有这一点,那就足够了。

         不需太久,只需几年时间就好,让我生下皇子,有所依仗。

         让朝臣们都知道我这个有子有宠的皇后,让张家再不敢轻易地抛弃我,让茅厕君重新回到我这条船上来。

         我这里一描绘日后的生活蓝图,精神上就有些不太集中,动作上难免也有点不够规范。齐晟倏地停下了动作,仔细打量我的面容,哑声问道:“走神了?”

         我猛地警醒过来,只怕自己眼神出卖了自己,忙用手臂环上了齐晟的脖颈,抬起身子紧贴上去,故意停了片刻,才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想再生个儿子。”

         齐晟的身子明显一僵,好半晌才哑声问道:“真的?”

         我心里很是鄙夷他,这问题还用问嘛?后宫女人谁不想生儿子啊!

         不过,想是一回事,说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默了默,尽量使自己身体放松,轻声说道:“我害怕,怕总有一天你会厌倦了这具身体,到那时候,身边有个儿子,许久能保下我一条命。”

         齐晟问我道:“所以才想去福缘寺?”

         我想了想,点头,“嗯,她们说那里求子灵验。”

         齐晟没再说话,只用力抱紧了我,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慢慢的,可每一下都似要冲进身体的最深处。

         察觉到他明显地动了情,我忙紧紧地拥住了齐晟,暗叹果然男人在床上的时候最好骗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