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行宫里的危机!(4)
        哎呀!齐晟啊齐晟,这样的美人你怎么能叫她们穿这些袍啊裙的啊!亮点就在胸和屁股啊!裹这么严实你还看什么啊!

         齐晟啊齐晟!你真是扶不上台面,没见过世面啊,你也就配和江氏那干柴棍子混!

         我很想捶胸顿足,只恨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

         绿篱这小丫头怎会知道我心中的苦,嘴里还兀自喋喋不休着:“娘娘,殿下现在虽不能过来,可也是说了,叫娘娘好好养着,过两****空闲了就会来看娘娘的!”

         我只痛心我的两个“番邦美人”,现在要是还在东宫里多好啊,毕竟我也混了多半年了,好歹也熟了,美人又归我管,少不得能沾点便宜。

         可这是避暑行宫啊!老子第一次来啊!老子连齐晟那个春好居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啊!

         “哎?绿篱,你说齐晟会把那两美人捎宫里去不?”我突然问。

         “不会!”绿篱回答的既干脆又肯定,生怕我不信似的,拍着****保证:“娘娘放心,那两个贱人绝对不会跟着咱们回宫的!娘娘想想啊,那可是番邦献的舞女,只是一些卑贱之人,没什么高贵的出身,又是异族,殿下怎么会把这样的人带回宫去!别说是殿下,就是皇上也不会带回去的,咱们宫里就从来没有过番邦的妃子!”

         绿篱一番话说得我悲愤无比,这么说齐晟享用完了就要随手丢这里了?老子连个便宜也沾不着了?

         我这里足足郁闷了两天,做了无数的自我安慰,和一群宫女美眉在水池子里戏水了多半日,这才把那番邦美人撂下了。

         然后,齐晟突然就来了。

         我还带着好几个美眉在殿后的水池子里泡着。

         绿篱从外面轻快地跑进来,又惊又喜地告诉我:“娘娘,太子殿下来了,马上就到了。”

         一池子的人都怔住了,我第一个反应过来,赶紧大声叫:“穿衣服,都赶紧穿衣服!”

         四周的宫女美眉呼啦啦一下子围了过来,二话不说架着我就往池边走,绿篱手里撑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迎了上来。

         我大急,哎呀!错了,错了!我是叫你们赶紧穿衣服,千万别露了春光给齐晟那厮看!

         还有,绿篱,你手里拿的那是蚊帐布吗?

         绿篱给我裹着蚊帐布,嘴里还念念有词:“娘娘身姿可比那俩番邦婆子曼妙多了,定要殿下好好瞧一瞧不可!”

         哎!绿篱,咱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我糟心的差点喷出一口血来,不曾想嘴刚一张,一块胭脂纸便填到了唇间,绿篱低声催促着:“娘娘,用力抿一下,抿一下。”

         抿你妹啊我!我推开了绿篱的手,很是冒火。

         突闻外面传来宫女娇呖呖声音,“殿下。”

         我转头,见齐晟人已经进了殿门。

         绿篱带着一伙子宫女美眉冲着齐晟行了个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退了出去。换句话说就是我这里还没得及再找件袍子裹一裹,殿里就只剩下我和齐晟两个人了。

         我抬眼瞄了一下齐晟,觉得有些尴尬。

         齐晟目光在我身上停了一下,乍有些愣怔,紧接着便是有些幽暗。

         哎呀!绿篱害我!我心中警铃大作,身为资深男人,自然知道这样的眼神代表什么,更知道女人在这个时候不论做些什么,看到男人眼里都会有别样的诠释。

         把袍子裹紧些吧,那是你娇羞,欲迎还拒;

         直接解了袍子吧,那是你狂放,热情如炽;

         就连你喊几声“别过来别过来”,他都可以理解你是要玩些刺激的……

         你说你浑身上下只裹一薄纱在他面前晃悠,然后高呼:“我不是勾引你,我不是勾引你!”

         谁信啊?啊?谁信?不勾引他你裹一蚊帐布干嘛?

         总之,事情到了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不取决于你的表现了,而在于他到底想不想。

         但是,人的血量是一定的,所以,男人大头和小头一般很难同时工作。

         同时,鉴于我现在生理上的优势,我的脑供血情况显然比齐晟更好一些,所以,我的反应就比齐晟快了一点点。

         “殿下,杨严来过了。”我很是淡定地说道。

         齐晟愣怔了一下,轻轻地哦了一声,转身在水池旁的竹榻上坐下了。

         我我心里顿时一松,只要血液还能回流就成!于是赶紧再接再厉:“他邀我去泰兴游玩。”

         齐晟那双吊翘眼微微眯了一眯,问:“你怎么想?”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齐晟垂目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今日父皇忽地问起老九的亲事了。”

         我怔了怔,问:“怎么着?”

         齐晟轻轻地嗤笑一声,说道:“皇后娘娘说出京前便已经相看好了几家的小姐,只等着叫老九自己挑一个随意可心的。”

         我心中一动:“里面可有张家的二姑娘?”

         齐晟斜睨了我一眼,眼神之中略有诧异,答道:“不错,正有张家的二姑娘。”

         茅厕君屡次试探于我,杨严又要邀我去泰兴游玩,皇帝忽地提起给茅厕君娶媳妇,这媳妇候选人里又包含了张家的二姑娘……我脑中迅速把这些事情都过了一遍,正常情况下,张家是不可能把两个女儿嫁入两个敌对阵营里去的,除非,他已经不得不舍弃了一个。

         而这个要舍弃的人,就是我了?

         我忍不住问齐晟道:“张家这是要舍弃我?”

         齐晟不说话,只静静地看着我。

         不应该啊,上次我回张家的时候,那张家老太太还逼着齐晟赶紧宠幸张氏,好生下皇嗣呢啊!这么快就要变了风向了?为毛啊?只因为我现在还没能怀上?

         想到这,我不禁打了个冷战,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齐晟。

         齐晟忽扯着嘴角笑了笑,说道:“子嗣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老九已向张家暗示你这个太子妃是个假的,真正的张氏上次落水已死,现在的这个是我暗中培养的替身而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