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能屈能伸方为丈夫!(4)
        球场上,黄绿两队分列两旁,皇帝骑马登上高台致辞颁奖,齐晟策马出队,身姿潇洒地跃上高台,从皇帝手中接过锦旗,然后催马来到台前,一手勒缰驭马直立,另只手举着大旗迎风而舞,引得四周将士百官高呼“威武”之声震天……

         此情此景,我不得不承认,齐晟人虽然sb了些,不过武力却是足够BH。

         太后看过齐晟,又转头看我,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低声对我说道:“我十六岁时初见先帝,先帝说会娶我,直到我二十三岁,他终娶我为后,其间足足隔了七年。女子年华,能有几个七年,众人皆劝我不要等了,可我偏不听,他既说了要娶我,我便信他等他。虽然后来他心中有过他人身影,可我知他心中也定然是有我的,所以我不怨不艾,只默默等待,而先帝也终究没有负我。先帝曾说晟儿最肖他,性子虽倔心却聪敏,我信先帝。芃芃既嫁了晟儿,就要信他。”

         太后推心置腹的一席话,说得我几欲流泪。

         老天啊!你对我何其不公啊!我做男人的时候,你不肯让我遇见如此贤惠懂事的女人,而如今我要做女人了,你却要让我做这样贤惠懂事的女人了……

         太后仍期盼地看着我,问:“芃芃,你可肯信他?”

         我眼含热泪,点头:“我信……”

         我信……我信他个球啊?你为毛不先去问问齐晟会不会信我?

         江映月马鞍下被人偷放了钢针,这一场子的人都知道就我和她不对眼,现如今她两处骨折,我就能好得了吗?那sb齐晟能好好地放过我吗?

         我……想哭,太后啊太后,你为嘛不能把齐晟先叫过来嘱咐几句?

         球赛完毕,皇帝陪着太后,领着大小老婆们回宫,大伙收拾收拾也都跟着散了。

         赵王人虽在,心早已跟着江氏飞回了王府,现如今终于可以散了,连声招呼也不打直接纵马飞驰而走。

         茅厕君临走前很是同情地看了我一眼,上树君更是直接过来小声骂我:“你真傻,干吗不找个借口去太后那住上几天再说?”

         我欲辩无词,欲哭无泪,怎么就都认定了是我害那江氏了呢?

         回过头,齐晟正阴沉着个脸看着我,见我看他,冷哼一声拨马就走。我琢磨了一琢磨,还是提着小心地跟在齐晟后面回东宫。果然,到了东宫门口,齐晟还坐于马上等着我,见我到了这才翻身下马,然后连马鞭都来不及交给内侍,只扯着我的胳膊就往东宫里走。

         我一面费力地跟着他的步伐,一面用力地甩着胳膊想挣脱他,心里还一面庆幸幸亏他没扯受伤的那只胳膊。

         齐晟一路走着,我一路只挣扎不发声,心里只念叨一句话:你若和sb讲道理,你就比sb还sb!

         齐晟扯着我走了一段,可能是恼我走得太慢,又或是我挣扎得劲道太大了些,终于不耐烦了,干脆将我往肩上一扛,大步流星地向我殿中走去。

         我大头朝下,终于淡定不下去了,放声大骂道:“齐晟你个sb,你将老子放下来!”

         齐晟已将我扛进了殿里,“哐”地一声反脚踢上了门,然后从谏如流地将我扔到了床上,手中马鞭一挥,只听得“啪”地一声脆响,床边上摆着的瓷瓶就被齐晟抽到了地上,我吓得下意识地闭眼,然后又听齐晟气定神闲地吩咐道:“脱衣服。”

         我一怔,哎?这语气和这内容着实不搭了点!

         我睁眼看过去,齐晟手里把玩着马鞭,斜着个眼角看我,不急不缓地吩咐:“脱衣服。”

         我心跳一时快了几拍,他这是……要家暴?

         齐晟已等得不耐烦,手中马鞭一扬……得!床另一边的瓷瓶也追随着它的另一半而去了。

         有如此激励,我手脚立刻麻利起来,宽衣解带,片刻功夫就将身上衣服脱了个干净,然后用双手提着仅剩的那条短裤,抬头询问齐晟的意见:“这……还脱吗?”

         齐晟的表情……呃,很……精彩?

         我就不明白了,同样一个鼻子两眼睛的,怎么他就能传达出这么多的含义呢?

         惊愕,疑惑,恼羞,愤怒……

         我一时也不明白这位同志是怎么了,不是你让我脱的吗?我利索地脱了,你咋又是这个表情呢?难不成是嫌我脱得太……爽利了?还是说我应该先揪着袄领子喊几声:“呀咩碟,呀咩碟……”

         咱也好歹是做过老爷们的人,那不是忒矫情了点吗?

         齐晟的眼神还落在我的身上,我顺着看过去,顿时醒悟,立刻抬臂把胸前的两点给捂上了。

         这个动作一出,一直定格着的齐晟终于动了动。

         这就没错了,我想,问题果然是出在了这里!

         不过,这也不能都怪我不是。二十多年来,我这两只手已经习惯了只护一个点,你又突然给我多出俩来,总得给我点时间适应不是?

         齐晟还默默地看着我。

         我暗自庆幸着,幸亏脱裤子前先问了他一句,不然这要是都脱光了,我一个人两只手,一时还真没法把这相距甚远的三点都护周全了,也只剩下捂脸这一条道了。

         唉,女同胞们,你们也太不容易了……

         我这里正感叹着,一直沉默的齐晟却突然有了动作,两步跨上前,一把扯过床上的棉被兜头扔在了我身上,恶狠狠地说道:“围上!”

         我无语,觉得这爷们也忒虚伪了点,上都上过了,至于还这样遮遮掩掩吗?

         我颇为吃力地将脑袋从棉被下钻出来,看了一眼齐晟,见他还横眉怒目着,只得老实地将棉被往身上一围,问齐晟:“然后呢?”

         齐晟额头上的青筋很欢快地跳了两跳,也不说话,将我一把摁坐在床上,然后又伸手出来扯我身上的被子。

         这一回,我是真糊涂了,同时,我也很矛盾,他扯我的被子,我是应该嘴里叫喊着“呀咩碟,呀咩碟”的挣扎躲闪呢,还是干脆痛快地松开手?

         我真的纠结了,我以前一直以为只有女人的心思是猜不得的,现在,我承认我错了。

         我手中紧紧地抓着被子,镇定地问齐晟:“你到底想要干吗?”

         我心里琢磨着吧,他要是真要动鞭子,我这被子就还是抓紧点的好,他若是干别的,我轻装上阵反而胜算会更大一些。

         齐晟手抖了一下,然后咬着牙将被子扯落一截,露出我的肩膀来。

         我从马上滚落时用的是肩膀着地,顺势一个前滚翻才卸掉了下落的势道,虽然没折了什么胳膊腿的,不过肩膀却是撞青了一块,同时胳膊扭了一下。

         齐晟仔细地看了两眼我肩上的淤青,然后又抓起我的胳膊抻了抻。

         我疼得吸了口凉气,齐晟见我如此模样,低低地冷笑两声,一边给我活动着筋络,一边讥笑道:“现在知道疼了?摔得时候怎么就不怕摔断脖子呢?也亏得是撞上了贺秉则,若是再换个人,一时控制不住马,那马踩不死你也得踏折你几根骨头!……”

         为了表示我不是假摔,我一直“嘶嘶”地吸着凉气。

         齐晟一直连讥带讽地说着。

         我擦,他一大老爷们怎么也能这么烦呢?

         我忍着,忍到后来干脆连吸凉气的心情都没了,只咬着牙不吭声。

         齐晟却突然说道:“若是疼就叫出来。”

         哪至于疼成那样啊。再说了,我又不是娘们,我叫什么叫?

         齐晟手下突然一重,我顿时疼得失声惨叫了一声。

         齐晟却是笑了,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道:“多叫几声,不然前面的戏都白做了。”

         我斜着眼看他,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

         齐晟又威胁:“你若是不叫,就别怨我真对你动鞭子了。”

         我瞥了一眼他放在床边的马鞭,决定人还是顺势而为才好,于是便说道:“你先容我想一想。”

         齐晟看着我,没说话。

         我便回忆前世看过的那些影音资料,恐怖片看的不太多,爱情动作片倒是不少。

         我转头问齐晟:“你要高音的还是低音的?”

         齐晟依旧没说话。

         我想他可能也是矛盾,便替他做了决定:“挨鞭子应该是高音的。”

         说完,我用手捏了捏嗓子,学着恐怖片中的女主角,猛地尖叫了一声。

         齐晟身上又是一震。

         我转头问他:“行吗?”

         齐晟额头的青筋又跳了两跳,深吸了口气,说道:“稍微低点。”

         老板既然都提出了要求,我一个打工的自然不敢违背,于是又将那音调降了一个八度,阴阳顿挫地喊叫起来。

         齐晟仍给我揉着受伤的肩膀,突然问道:“为什么要撞贺秉则?”

         我没好气地回答:“我背后没长眼,赶上谁算谁了。”

         齐晟没说话。

         我的心却是提了起来,琢磨着难不成他这就看出来我的意图来了,我是有心拉拢贺家的势力,可我这什么也还没做呢啊,他也太神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