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行宫里的危机!(1)
        齐晟又是几日未露面,直到五月十九,皇帝带着太后并大小老婆、**、小蜜们去阜平行宫避暑,齐晟这才不得不带着我一同出行避暑。

         茅厕君、上树君、并带着那个曾在元宵晚宴上诳我去捉奸的那个小美女,一个没落地都来了,只除了赵王夫妇。听说赵王妃江氏至今卧床不起,所以,爱妻心切的赵王日夜不眠地在王府照顾媳妇,不肯跟着老爹去避暑。

         皇帝一看如此,索性就叫他留守盛都,在照顾媳妇之余,顺便也帮忙理一理朝中的闲事。

         没了江氏的身影,太子齐晟的脸色有些阴沉。

         众人看向我的眼神中不禁充满了同情。

         没法子,我面上也只能哀怨着。

         贺秉则负责此行的护卫工作,时不时地带着些年少英俊的骑士在我车驾旁经过,那哒哒的马蹄声就像踏在了人心上,直惹得车里的伺候的几个宫女魂不守舍的。

         我听着有些烦躁,心中更有些忿忿,如果老子也有那个身板,戎装亮甲,扬鞭放马,吸引一众小美眉的眼球,那该多好!

         心里一旦起了这个念头,就越觉得车里憋屈。其实这南夏风气颇为开放,并不限制女子骑马,不只不过我对自己的骑术实在没有信心,真没那胆子出去露脸。

         正纠结时,车外又有阵轻快的马蹄声传来,路过我车旁却慢了下来,然后就听见一个清脆娇俏的声音从外面叫道:“太子嫂嫂,太子嫂嫂!”

         这个称呼让我很是无语,直有要便秘的感觉。

         绿篱看我一眼,忙替我打起车侧的帘子。

         朝阳郡主娇艳如花的小脸蛋出现在外面,冲我笑嘻嘻地说道:“太子嫂嫂,外面风景正好,别乘车驾了,出来和我一同骑马吧!”

         我下意识地抬眼看了看外面的天空,真真算得上青天白日。不知道这小妞这回又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捉奸,江氏没来,难不成齐晟在前面又勾搭上了别的弟媳?

         小美人仍冲我笑着:“好嫂嫂,快点出来吧,好容易出来一趟,整日里憋在车里多没意思啊!”

         我这人最对美人没抵抗力,心中明知道这丫头不是什么好人,可一听她这样软语相求,骨头一时都觉得酥了,忙不迭地应道:“你等我一会儿,我换了衣服就出去!”

         小美人在外面喊:“好啊,我让他们给太子嫂嫂备马。”

         我在车里一边换衣服一边嚷:“还备什么马啊,我和你共骑一匹就得了。”

         绿篱手脚利落地给我整理着身上的骑装,口中却压低声音说道:“娘娘防着她点。”

         我暗暗点头,将脚上马靴一提,撩开车帘走到车外。

         车驾还未停,小美女骑着高头骏马并行在侧,笑着向我伸出手来:“太子嫂嫂,别让他们再停车了,我直接拉你上来吧。”

         我答:“好啊。”说完扯住小美女的手,借力一跃,直接从车驾上跳到了她的身后。

         小美女的手软,腰更软,抱起来很是受用。

         小美女却是咯咯笑了起来:“太子嫂嫂身手果然还是那么利索。”

         我笑了笑,没有答言。

         小美女鞭子一扬,直接打马向前驰去,行不多远,茅厕君与上树君的身影已经赫然入目,我心中的疑团顿时解开,小美女果然身属茅厕君的阵营。

         而茅厕君,怕是也对我这个“张氏”的真伪起了疑心。

         小美女冲着茅厕君招手,极欢快地叫道:“九哥!”

         茅厕君勒马回望,面上的笑容温文尔雅,却是先冲我说道:“三嫂。”

         我却莫名地打了个寒战。身前的小美女察觉到,很是怪异地回头瞥我。

         我掩饰地冲她笑笑:“天有点冷,哈?”

         小美女表情僵了一僵。

         杨严仰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迷惑地:“不觉得冷啊,今儿天多热啊!”

         唯有茅厕君仍是面带浅笑,替我解释道:“三嫂刚从车里出来,乍一吹风会有些不习惯。”

         小美人听了一笑,说道:“太子嫂嫂在宫里养久了,都快养成赵王妃嫂嫂那般弱不禁风了。”

         我一直没说话,因为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又生怕不知哪句话就落了圈套,所以干脆闭嘴。身前小美人的腰还是那么细软,典型的水蛇腰,可怎么抱都不如绿篱的舒服。

         我正琢磨着怎么能不露痕迹地动一动手,小美人却忽地侧开身子,嘻嘻笑道:“哎呀,太子嫂嫂你手不要乱动,抓得人家好痒。”

         我顿时僵住,无语汗流,这小美人说话着实是口无遮拦,这样的话可是能乱说地吗?更何况,我这只才动了个贼心,没动贼手呢啊!哎呦个我的司命星君,可冤枉死我了!

         偏生杨严还幸灾乐祸地对我笑道:“朝阳最怕人呵她痒了,你呵她的腰侧!腰侧!”

         此话一出可不要紧,我这里手都明明松开小美人的腰了,小美人愣是咯咯地笑了起来,手一按马鞍从马上飞身而起,直落到了杨严的身后,伸手抓着杨严的腰间,笑着威胁:“你敢!先让你尝尝这滋味!”

         杨严显然比小美人更怕痒,左右躲闪了一番,干脆一抖缰绳策马向前奔驰而去。

         这样一场大戏,直把我看得目瞪口呆,MD这是古代好不好?古代好不好?你民风敢不敢再开放点?奸情还敢来得更猛烈点吗?

         一旁的茅厕君轻抖缰绳和我并行,笑了笑,解释道:“朝阳和杨严从小一块玩大的,情分不比别人。”

         “嗯。”我点头,从小一块玩大的奸/情自然不比别人。

         茅厕君斜睨了我一眼,停了停,忽然低声问道:“身上的伤可好了?”

         我心里一惊,一个不留意就把心里想的话给说出来了:“我和你不是从小一块玩大的吧?”

         茅厕君怔了怔,勉强笑了笑,摇摇头,然后和我拉开了些距离。

         场面一时有些冷,可嫂子和小叔子凑一块就得避着点嫌不是?好歹我现在也是一太子妃,未来的国母候选人,怎么也得端庄些不是?

         这样想着想着,心中不由自主地就有些得意起来。

         这心思还没上嘴脸呢,便突然听得茅厕君不急不缓地、轻飘飘地说道:“芃芃,你变了好多,一点也不像儿时的你了。”

         我一时怔了,只觉得下巴有些沉。

         我擦啊,不是说古人都很重视男女之防的吗?不是说男女七岁不同席吗?他一皇子,张氏一闺阁千金,两人就是上幼儿园都不一个校区的啊,怎么就能忆起往昔来了呢?

         待再看到茅厕君脉脉含情的一双俊目,脑中突闪出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来:天理昭昭,因果不爽。

         齐晟啊齐晟,你再去勾搭兄弟媳妇啊,你再去和兄弟媳妇一生一世一双人啊!怎么样?现在遭报应了吧?自家篱笆也被兄弟钻了吧?

         我面容淡定地端坐在马上,内心之中十分激愤!

         怎么老齐家的男人都爱勾搭兄弟媳妇呢?就算是爱泡良,你就不能找个远点的下手吗?你叫宫里那么多年轻貌美的宫女美眉们情何以堪啊!

         茅厕君那里却是莫名其妙地轻笑了一声。

         我心里就有些莫名地发虚,琢磨着吧,我还是找个借口赶紧回车里比较好。

         嘴还没来得及张呢,便又听得前方蹄声阵阵,抬眼一看,竟是太子齐晟从远处飞驰而来。我顿时觉得头皮发紧。

         哎呀呀!齐晟!你这是来捉奸呢,还是来救场呢?

         一人一骑转瞬即到眼前。

         齐晟勒停马,先冲着茅厕君叫了一声:“九弟!”这才又转头看向我,淡淡问道:“身上的伤好些了?”

         这个时候,我充分领会领导意图,忙装出一副病恹恹地模样,用半死不活般的语调答道:“还是不太好,朝阳郡主拉我出来透透气,不成想只在马上坐了这一会就觉得乏得不行。”

         诸位看客,你们瞅瞅,这便是说话的艺术了,只短短一句话,把需要向领导解释的问题都说明白了:

         第一、是朝阳那个小丫头勾搭我出来的,可不是我主动的!

         第二、我只在马上坐了一会,所以,我和茅厕君之间是一点奸/情也未发生的!

         第三、我现在十分想回车里!

         齐晟听了剑眉微皱,面带不悦地说道:“既然身子撑不住,那还不回车里待着,九弟不是外人。”

         我低低应了一声,用眼角余光偷瞄茅厕君,这人脸上又挂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还是三哥亲自把三嫂送回去吧,下头那些人粗手笨脚的,着实不能叫人放心。”

         齐晟略点了点头,竟真地亲自送我回去。

         回到我那车驾处,绿篱见齐晟同我一起回来,顿时喜得眉开眼笑,忙命人停了车,把我扶了进去。

         紧接着,齐晟竟然也跟在我后面进来了!

         绿篱脸上带着春光般明媚的笑容退了出去,我的心里却是哇凉哇凉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