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生与死的选择!(5)
        绿篱满脸的泪水,扯脱了我的手,重新又磕下头去,哭道:“奴婢对不起娘娘,奴婢害娘娘受皇上责罚,奴婢死不抵罪。”

         见她哭得涕泪齐流,我有些哭笑不得,只得说道:“这事与你无关。”

         绿篱一怔,抬着脸看我。

         我只觉得心神疲乏,而且这其中的事情也没法和她说个清楚,只能点了点头,“和你无关,你叫人去准备点热水,我泡个澡,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绿篱将信将疑地看我两眼,这才悄悄地起身出去了。过了没一会儿,便有宫女抬了热水进了后殿,一阵“哗哗”的水声之后,绿篱过来扶我,轻声说道:“奴婢叫她们都出去了,奴婢自个伺候娘娘沐浴。”

         在地上坐了这半天,我腿上还是有些软,被绿篱扶了一把才站了起来。绿篱见我如此,又开始抽抽搭搭地啜泣,我实在被她哭得烦了,只得停了下来,转头与她商量道:“咱别哭了,成不成?我这不还活得好好的嘛?”

         谁知不说还好,这一说,绿篱竟是开始捂着嘴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实在没法,只得投降,“算了,你还是放出声哭吧。”

         要说女人真是奇怪,我不叫她哭吧,她非得给我哼哼唧唧地哭,这会子我叫她放开声哭了,她却是不哭了,只掏出帕子用力地抹了把脸,涩声说道:“奴婢不哭,奴婢再也不哭了。”

         我欣慰点了点头,踏进了浴桶。

         水温稍稍有些热,不过泡着却是正舒服,我仰了头枕在浴桶边上,任绿篱轻轻地给我揉搓着头发,精神终于完全放松了下来,然后便觉得更加的困乏,迷迷糊糊间就听见绿篱在我耳边低声念叨:“娘娘别睡,千万别受了寒,娘娘,娘娘……”

         我脑子里却早已是成了一团浆糊,唯一能记住的却是齐晟离开时说的那句话,他说:“芃芃,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想杀了你,一了百了。”

         其实,我挺理解他的,换我是他,我也挺想杀了现在的这个张芃芃。

         那个和你上过床,给你生了孩子的人竟然是个男人,这事想一想都叫人觉得恶心,很恶心……

         活着,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可若是死了,是不是就连这仅存的记忆都要被抹去?即便重生,那又和现在的我有什么关系?

         睡梦中,许久不见的司命那厮又现身了,他在我床前摇头晃脑,咂着嘴说道:“瞧瞧你,不过是个男女,这算是个什么坎?人家下凡历劫的,几世男女做下来也没你这么纠结的,再瞧瞧你这样,至于吗?”

         我本来见着他就有气呢,听他这样说更是火大,从床上跳了起来,指着他鼻尖骂道:“滚蛋,那几世男女也没老子这种做法的,你干脆叫老子忘了前尘重新投胎好了,老子投个女胎回来做个齐晟的宠妃都没问题!”

         司命那厮被我噎得没话说,只是一个劲地摆手,“不行不行,时间不赶趟。”

         我一听他说时间不赶趟,生怕他就此走了,忙上前去扯他胳膊,谁知这一扑却是扑了个空,一下子栽醒了过来。

         睁开眼,发觉自己仍好端端地躺在床上,外面天色已经大亮,绿篱正跪坐在床边上的脚踏上抹着眼泪,见我醒了忙凑上前来,低声叫道:“娘娘,娘娘?”

         我一看她红肿的眼睛,便知道她这准是一夜没睡,忙赶人道:“你下去歇着吧,叫写意过来伺候我就行了。”

         绿篱却是不肯走,眼中又蕴了泪,张了嘴正要说话,写意却是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了进来,惊慌失措叫道:“娘娘,娘娘,皇上派了人过来,要,要,要杖杀了绿篱姐姐!”

         此声一落,我与绿篱两个都是愣了。

         绿篱是我兴圣宫里的大宫女,是太子妃张芃芃的陪嫁侍女,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就伴在身边的人,是我的贴身宫女,是与我关系最密切的人。宛江之上,她曾用身给我挡箭,我也曾为了救她而坠江落水……

         我脑子一炸,已是猜到了齐晟的心思。

         绿篱那里愣怔了片刻,噌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跪下了磕了一个响头,哽着嗓子说道:“本就是奴婢惹的祸,奴婢自该去领罪。娘娘万不可再为了奴婢和皇上起争执,自此后奴婢不能再在娘娘身边伺候,只求娘娘照顾好自己,莫再倔强,莫再自苦,莫再……”

         说到这里,绿篱已是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只俯下身又给我磕了一个头,起身向外走去。

         我忙一把抓住了她,喝道:“你停下。”

         又转头问写意:“齐晟派了几个人过来。”

         写意忙答道:“三个。”

         三个?看来齐晟是不想将此事搞大了。此刻他应是还在上朝,若是我这里抓紧点时间,没准还能赶趟!

         我想了想,沉声吩咐道:“写意,你带着人将那三个人扣下来,好茶好水地招待着,就是不能放!记着,不管后面来多少人,你都给我扣下了!他们要问,就说我还在睡觉,不敢打扰我,有什么事都得等我醒了再说。绿篱,你去准备一下,咱们两个出宫!”

         写意怔了一怔,爽快地应了一声,便转身跑了出去。

         绿篱却是红着眼圈跪在了我的面前,不等她开口,我便冷声喝断了她:“滚起来!少哭哭唧唧的,这事不光是为了你,也为了我!”

         我话说得极重,绿篱不敢再说,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抹着脸上的泪出去准备。

         一会的功夫,绿篱再回来时已是换了普通宫女的装束,也给我带了一身宫女衣裙进来,一边帮我换装,一边低声问我道:“娘娘,是备轿还是备车?”

         我暗道都这个时候了,哪还有功夫坐什么轿和车啊,快骑马吧!

         两个人出了宫,直奔赵王府而去。

         在赵王府门外,我勒停了马,转头交待绿篱:“你记着,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活着都是最重要的。”

         绿篱脸色苍白,双目红肿,闻言只是点头。

         我深吸了口气,跃下马来,上前叫门人去传话,说皇后派人来瞧赵王殿下。

         早就有王府总管得到消息迎了出来,一面将我与绿篱两人往正厅里迎着,一面叫人去通报赵王。

         可没想到赵王这小子却是推辞不见,说什么昨夜里宿醉头疼,这会子还躺着,不方面见人。

         我一听就火了,一鞭子抽开了那王府的管家,抬脚就往内院里冲。那总管一时被我吓住了,待反应了才从后面追了上来,上来就要动手拉我,手还没碰到我身上,绿篱那里已是大声喝道:“放肆!皇后娘娘你也敢拦?!”

         那总管闻言一惊,立时收回了手,惊疑不定地看向我。

         就这么一个耽误,我已是闯进了齐铭的居所,高声叫道:“齐铭!你给我出来!”

         片刻之后,赵王没见着,他屋子里伺候的侍女与内侍却都贴着墙根溜了出来,看也不敢看向我,只使劲地低垂着头,快速地向院子外退去。

         眨眼功夫,院子里已是静悄悄一片,这时才见赵王从屋内缓步走了出来,停在廊下看我,苦笑着问道:“皇嫂怎么突然来了?”

         我扯着绿篱过去,将她拎到了赵王近前,这才说道:“说吧,这事怎么办?”

         绿篱双腿一软就要下跪,幸亏我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拎住了,然后抬眼冷声问赵王道:“你坏我侍女清白,说吧,这事怎么办?”

         这话一说,赵王与绿篱齐齐地愣住了。

         赵王愕然地看我片刻,用手指着绿篱,不敢置信地问我:“我坏她清白?”

         我点头,问道:“昨夜里,不是你在望梅轩坏她清白的吗?你脸上那道子抓痕怎么来的?”

         赵王哭笑不得,用手指着自己脸上那道红红的抓痕,转头问绿篱:“绿篱你说,你自己说我这里是怎么回事!本王不和你一个小丫头计较也就罢了,你竟然还敢胡乱攀咬本王?”

         绿篱怯怯地看看我,又看看赵王,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抱着我的腿哭道:“娘娘,这事不怨赵王殿下,殿下他……他是醉了酒,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有拼死抗争,这才出了事。奴婢不求娘娘饶过奴婢,奴婢甘愿受死,只求娘娘不要再追究赵王殿下。”

         她一番哭求,动情动意,明着没说赵王一个错字,却把整件事都糊到了赵王身上。若不是我也得跟着继续做戏,还真想拍着大腿赞一声:好丫头!实力派!就这演技,去闯一闯好莱坞都成!

         院子里的下人虽然都已是退了出去,可院子外不可能没人在,我又是高声叫着赵王的名讳闯进的院子,现在再与绿篱这一番做戏,赵王就是想瞒下此事也不大可能了。

         赵王那里气得手都抖了起来,哆哆嗦嗦地指着绿篱,“你……你……我,我……”

         “你我”了半天愣是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