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生与死的选择!(1)
        过了除夕紧接着就是元宵节,每年这个时候都要照例在延春殿举行皇家晚宴。

         我与绿篱提起黄贤妃要出家的事,绿篱对那几个妃子的态度是一贯的不屑,愤愤然道:“娘娘也太好脾气了,她们几个也就是愁着您心善,这才敢蹬着鼻子上脸,要想出家自己关了门铰头发去,来咱们这里说什么!”

         写意正在衣柜里给我找晚宴上要穿的衣裙,听见了紧跟在后面煽风点火,“就是就是,你瞧瞧那黄贤妃,每次见了皇上都恨不得把自己贴到皇上身上去了,不就是胸口比别人多二两肉嘛,生怕别人看不到似的,整日里挺着个胸……”

         听了这话,我就不由自主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

         张氏这身材本来就算是玲珑有致型的,现在又因生了娃娃,这胸前的波涛就更为壮观了些,比起黄贤妃来也不逞多让了。

         绿篱在一旁紧着干咳了两声,写意那里猛地便停下了,转回身胆怯怯地瞄着我,眼圈都红了,只等着我一有所表示就跪地上哭求赔罪。

         “没事,没事。”我很是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再说黄氏也没错,有资本就得露出来嘛,回头你们也多找些丰胸的补品吃一吃,这女人嘛,还是胸大了有优势的。”

         绿篱与写意两个相互看了一眼。

         我瞧见她们两个的小动作,合计着这俩丫头可能是被我说开了窍,也要好好地补一补,谁知没过一会儿,写意却给我从衣柜里挑了一件低胸的宫裙出来,兴高采烈地说道:“娘娘,晚宴上就穿这一件吧,最衬娘娘的身材。”

         我看了两眼那裙子,很是无奈,“写意,这连正月还没出呢,你倒是真不怕我冻着!”

         绿篱闻言,紧着又抖开了一件皮草斗篷,笑道:“不怕,娘娘裹着这个,奴婢把手炉给娘娘烧热些,辇车上再多放个火盆。”

         写意还在一旁补充道:“延春殿笼得有火龙,进了殿只热不冷的。”

         说着便同绿篱一起上前帮我更衣,吓得我一把推开了她们两个。

         快拉倒吧,你家娘娘现在是皇后,是良家妇女,是国母,国母!什么叫国母懂不?要的就是端庄矜贵的派!这等就差把“勾人”两字写胸脯子上的衣服能穿吗?

         再说了,想当初我在宛江落水的时候,身上好歹还穿着齐晟那身湿衣,面前也不过茅厕君一个小叔子,齐晟那脸还黑得跟锅底一般呢!眼下大冬天的,你叫我露着半拉胸脯子出去给整个皇室的老少爷们儿看,他还不得吃了我?

         不行,绝对不行!

         我严词拒绝了绿篱与写意两个的建议,改穿了一身正统的皇后礼服,先去了大明宫等着齐晟,又与他一同去请太后与太皇太后,待一伙子人都会齐了,这才浩浩荡荡地去了延春殿。

         延春殿里果然温暖如春,黄妃几个也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个个媚眼如丝,恨不得都把齐晟捆把结实了拽自己身边去,一点也不像那看破红尘,一心向佛的。

         我看了很是欣慰,这些美好的如妖精一样的女子们还是留在人间祸害吧!就不要去打扰佛祖的清修了……

         茅厕君与赵王两个依旧是老样子,一个单身,一个丧偶,两人一左一右各占一席相对而坐,倒是对称。

         太后对茅厕君的终身大事很是着急上火,太皇太后对赵王续弦的事情也很上心,只是茅厕君与赵王两个段位太高了,根本不为所动。

         太后一提娶亲这事,茅厕君就明确地婚姻大事不能将就,总得找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子才能过一辈子。

         太皇太后眼神刚往赵王那里一瞄,赵王就立刻举杯饮酒做各种情伤难抑之状,害的太皇太后连续弦这事提都不敢提了。

         我再扭头看一眼视殿中各种美人如无物的齐晟,觉得这哥仨在对待美人的态度上还真有点像!那样的先帝能生出三个这样的儿子来,也真算是个奇迹了!

         酒宴举行到一半,赵王又离席出去,我一猜他这定是要出去放水,想了想,便也不动声色地起身带着绿篱出去。

         自从出了殿门,绿篱就开始活动手脚,很是欢快地向我保证道:“娘娘放心,今年奴婢一定不会坏娘娘的事。”

         我猜着绿篱是误会了领导的意图,便解释道:“今年咱们不打赵王了。”

         绿篱一愣,瞪着那纯真无邪的大眼睛问我道:“不打赵王了?那咱们今年打谁?”

         我很是无奈,转头看她,“谁也不打!”

         绿篱一时有些无法接受这个答案,气势顿时颓了下来,很受打击。

         我笑了笑,带着她踏雪往殿后而去,到廊子里去蹲守赵王。

         赵王如厕出来,一见又是我与绿篱两个守在道边,面色倏然一变,忙作揖求饶道:“皇嫂,好皇嫂,今年可是不能再打了。”

         我想他和绿篱还真是登对,连大脑回沟的走向都这般想象,这以后要是能在一起了,定然容易沟通。

         我笑着,摆手:“不打,不打,今儿是有正事商量。”

         赵王听了面露疑惑之色,问我:“皇嫂有什么事要吩咐臣弟?”

         我看了看四周,觉得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便引着赵王去了不远处的望梅轩,留了绿篱在外面守着,自己则带着赵王往里面走。

         赵王迈台阶的时候犹豫了下,停下来一本正经地与我商量道:“皇嫂,要不还是叫绿篱姑娘进去吧,咱们两个在外面,就跟去年一样。”

         我明白他是想要避嫌,想了想觉得他考虑的也对,便又把绿篱叫到了跟前,说道:“你进去暖和一会吧,我和赵王在外面谈些事。”

         绿篱十分惊讶,“让奴婢进去?娘娘,这合适吗?”

         “没事,没事,”我看了一眼赵王,笑道:“去年你自个还在里面睡了一阵呢。”

         赵王听了面上便有些不好意思,对着绿篱轻轻欠了一欠身。

         绿篱迟疑了片刻,还是照着我的吩咐进去了,赵王十分殷勤地上前给她关上了门,这才转回身来看着我,问道:“皇嫂要与臣弟说什么事?”

         我想着能找个地方坐下聊,可四下里看了看却没看到能坐的地方,只得又像去年那样在台阶上蹲下了。

         见我如此,赵王明显有些紧张,特意选了个离门口远点的地方蹲下了,小心地与我表白道:“皇嫂,臣弟早已是看破情事了,正想抛却往事重获新生呢,再不想提与任何与江氏有关的事情了。”

         我不由怔了一怔,这才想起来去年这个时候我曾用屎壳郎比江氏的事情来。

         赵王还一脸小心地看着我。

         我笑了笑,“今儿咱们不提屎壳郎的事情……”就见赵王那里明显地松了口气,我又继续说道:“咱们聊聊粪球的话题吧。”

         赵王的表情就有些囧。

         我随意地问他道:“你自小便与皇上的感情很好?”

         赵王许是没想到我会问起这个来,稍稍怔了一怔,想了想这才答道:“臣弟母妃去世的早,是在静贤皇后宫中长大的,所以皇上待臣弟便比其他的兄弟要亲厚一些。”

         我听着便点了点头,他所说的静贤皇后是齐晟的生母,也是老皇帝的原配媳妇周氏,这位悲催的周氏刚由太子妃升职为皇后没几天就挂了,老皇帝装模作样地悲伤了几天,然后就以后宫不能无主为由提拔了宠妃宋氏做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后,茅厕君的生母。

         据说静贤皇后在世时,老皇帝对太子齐晟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后来静贤皇后一死,老皇帝便对齐晟疏远了许多,又加上齐晟也渐渐大了,在军中的威望日益渐增,老皇帝对他的太对便有疏远变为忌惮了。

         果然是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啊。

         我无意八卦上一辈们的情事家事天下事,只想知道齐晟现在为嘛跟美女这么过不去,可这话却实在不好问出口,总不能直接问赵王:哎?你知道你哥为嘛明明是个可以坐拥三千佳丽的皇帝,却选择过苦行僧一样的生活吗?

         我琢磨了又琢磨,还是觉得话说得模糊些比较好,便转了头看赵王,问道:“皇上他……以前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

         赵王一脸愕然地看着我。

         我只得又解释道:“比如说受过……女人刺激什么的?”

         赵王脸上的愕然之色又加了两分。

         没办法,对于这样的人也只能敞开山门说亮话了,我咂了咂嘴,很是无奈地说道:“我总觉得皇上像是不太喜欢女人,我查了内起居注,从去年开春到现在,皇上就没睡过一个后宫的美人。”

         许是我这山门开得有点大,话也太直白了些,赵王一时有点傻,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问道:“一直没睡过?”

         “一直睡在大明宫,连黄氏几个的宫里都不曾去过……”后面的话我没说,只是耸着肩膀摇了摇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