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带着太子回娘家!(5)
        齐晟不紧不慢地说道:“太子没有休妻的……”他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后来,不知怎地遇到了靖国公韩怀成,靖国公是个鬼神不惧的人,三媒六聘地娶了此女,婚后夫妻和美异常,正当世人皆称唯有靖国公这等杀气重的人方能降住此女时,靖国公却忽地暴病身亡了。”

         我惊讶:“还真克夫?”

         齐晟嗤笑一声:“克夫,克夫,不过是些乡野村夫的见识罢了。世人皆看到了靖国公的战绩彪然,谁人知乔氏在靖国公背后给了多少助力!”

         我反驳:“可最终还是把靖国公克死了不是?”

         齐晟看着我,淡淡道:“那靖国公并未暴病而亡,而是死遁而已。”

         死遁,死遁,唉,我真的无法理解这事。放我那上一世,人们顶多会来个尿遁什么的,死遁这玩意技术含量太高,一般人都做不得。

         我看着齐晟,琢磨着他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齐晟看着我,也不说话。

         两人就这样沉默地对视着片刻,许是都觉得有些怪异,不约而同地都转开了目光。

         齐晟又轻轻问我:“你可有话要说?”

         我想了想,依旧是问:“您想听哪方面的?”

         齐晟脸色平静,沉默不语。

         我伸手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我今儿是真累了,殿下要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齐晟脸色终变了变。

         我转身转得更干脆利落,果不然,人还没走到门口,身后就传来齐晟的声音,他问:“你和乔氏女可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我脚下顿了顿,转回身看齐晟,笑道:“太子殿下累糊涂了,乔氏是南杭人氏,我娘家就在盛都,怎么会是一个地方的人?”

         齐晟默默看我片刻,忽地笑了,点头:“不错。”

         我也跟着笑笑:“走了,明儿见。”

         小样,想让我承认是穿越的?你还嫩点。

         出了书房刚走没几步,突然听到屋里传来“啪”地一声。我不由摇头,这一怎么就摔书的毛病可真是不好,得改!

         回到睡房,绿篱却是不在,我正想问别的小宫女呢,绿篱便神神秘秘地回来了。

         绿篱打发走了屋里的其他人,凑到我耳边悄声说道:“都安排好了,这几日太子殿下若是去见江氏,自会有人来先报咱们。”

         我听得心里一惊,转头看绿篱,心道这丫头怎么就这么不上道呢,哪里有这样整天惦记着捉老板奸的员工啊,这不是要连累我吗?

         又听绿篱说道:“殿下都已陪着娘娘归宁了,却仍不肯和娘娘同房,心里岂不是还惦记着江氏那个贱人。往日里离得远便也罢了,今日离得这样近了,娘娘不可不防。”

         我颇感无语,看着绿篱问:“你要防什么?”

         绿篱一怔:“自然是要防那江氏。”

         我又问:“为何要防江氏?”

         绿篱很理所当然地:“娘娘啊!因为她勾引殿下啊!”

         “东宫里哪个不想勾引齐晟?”我问。

         绿篱一下子被我问住了,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那么多良媛、良娣的你不防,你防一个赵王妃做什么?”我问。

         绿篱终于陷入了思考之中。

         我一乐,只觉轻松。这女人啊,大脑和嘴巴一般只工作一样,你让她脑子动了,她那嘴就老实了。

         刚美没两分钟,外面便有人小声地叫绿篱。

         绿篱看了我一眼,告退出去了,一会后回来,脸色更不好,只急走过来附在我耳边说道:“太子殿下果然又出院了,进了那片竹林子。”

         我也不由惊讶,难不成白天的话都白说了?关键时刻,齐晟还是让枪给指挥了?

         那赵王呢?又被什么指挥了呢?

         我这里刚想到赵王,边听外面宫女轻声禀道:“娘娘,赵王殿下求见。”

         我一乐,好么,深更半夜,太子私会赵王妃,赵王求见太子妃。

         好一出情感纠缠的大戏啊!

         只是,那赵王来寻我做什么?

         是求诉苦,还是求捉奸?

         既然来了,又这么近的住着,不见不合适。我只得让绿篱再帮着我把里里外外都穿戴整齐了,这才出去。

         那赵王正在客厅里坐着,见到我来,起身含笑招呼道:“三嫂。”

         嗯,挺随意的样子,估计以前也是和张氏熟络的。

         我本有些防备着赵王,生怕他在提出要与我一同捉奸的要求来,可一见他这笑模样,心中又不忍有些同情,这样一顶绿色大帽子,是个男人都不想戴。

         正琢磨着怎么开解安慰一下赵王,突听得赵王说道:“三嫂,前日里听人讲了些京中趣事,今夜里睡不着了,便想与三嫂说上一说。”

         我摸不透赵王的心思,只得应付:“好,赵王请讲。”

         本以为他是话里有话,一直提着精神准备从话里听出些什么来,谁知那赵王却是真真地给我讲起了京中各家宅院的琐屑之事:林御史家三公子新娶了赵翰林家的大女儿,婚后没一个月,两人便打起来了……有个富商一下子娶了七个小妾,还都是同时进的门,给大夫人敬茶的时候足足排到了门口……

         赵王的茶水一直在续杯……

         我想让绿篱去给我端些瓜子来……

         直到我再也熬不下去了,只得招过绿篱来耳语了几句,绿篱赶紧出去了,我又接着听赵王讲……

         过了一会儿,绿篱回来,凑近我耳边说道:“太子殿下已回来了。”

         我精神顿时一阵,坐直了身体,看着赵王道:“殿下啊,时候不早了,今日就先说到这,咱们都回去洗洗睡了吧!”

         赵王那张淡定悠然的面孔终于有了丝裂缝,看着我:“不早了?”

         我点头:“确实不早了!”

         赵王又问:“该回去睡了?“

         我又点头:“你若还有谈兴,我可让人请了太子殿下过来,你们兄弟好好……呃……交流一下?”

         赵王干脆利索地起了身,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改日再来和三嫂闲聊,今日先告辞了。”

         我也心急火燎地往外送客:“那就不远送了,慢走,走好!”

         我嘴里说着慢走,脚下却一点也不含糊,幸亏赵王走得也不慢,不然非得成了他送我之势不可。

         前脚送走了赵王,后脚我就回房就趴床上了,只觉得累得腰酸背痛。唉,张氏这小身板真是中看不中用,得练!

         要说还是绿篱有眼力劲,没等我开口就过来给我按起肩背来。那小手按得地方都对,就是劲道小了些,我给她纠正了两次,她倒是记住了,可没按了一会儿,我又喊停了。

         绿篱颇为不解地看着我。

         我想了一想,还是说道:“你找个大抱枕来给我垫上一垫吧。”

         我看绿篱眼中还是疑惑,心道姑娘,看来你的胸还是小啊。

         我用双手在胸前虚比了一比:“这……太硌的慌了……”

         绿篱脸一红,抿嘴笑了笑,赶紧去拿抱枕。

         我长叹一声,以前只看到了大胸美眉胸前的妙处,谁知她们也有说不得的苦啊……

         且不说下垂不下垂的问题,干活都是个累赘嘛!

         唉……都不容易啊!

         我感叹着大胸妹的种种不易进入了梦乡。梦中,我被一条菜青蛇引入了瓜地里,然后被瓜蔓绊了个跟头,正好摔在两个大甜瓜之上,硌得胸口生疼……

         奇怪地是梦里都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琢磨着蛇代表着性暗示,一准是我太性压抑了。可是,这两大甜瓜是咋回事呢?……

         正冥思苦想呢,就听见绿篱的声音从天外传了过来:“娘娘,快起吧,今天是二姑娘的大日子,您可不能迟了。”

         于是,我便又琢磨,二姑娘?五姑娘我以前倒是常麻烦的,这二姑娘又是谁呢?

         绿篱急火火地把我从被窝里揪出来,我这才醒过盹来,想起来二姑娘是那张氏的妹子,是与我那五姑娘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

         同时也明白过来哪里有什么甜瓜,只不过是不小心又趴着睡了而已。

         绿篱忙活给我梳洗装扮,我瞅一眼窗外,天都还黑着呢,心里便有了些起床气,嘴上虽没说什么,脸上却是带出些样了。绿篱却浑然未觉般,只边忙碌着边给我念叨着:“今儿是二姑娘的及笄礼,听说家中准备的很是精心的,也邀了很多达官显贵过来观礼……”

         我精神顿时一振:“及笄礼?”

         绿篱点头,往我那脑袋上插着凤钗:“办完及笄礼,二姑娘就可以许嫁了,也不知会嫁到谁家去,看看今日都有谁来吧……”

         哦,我算是明白了,说什么及笄礼啊,原来是个上市通告啊,当着盛都满城的达官显贵宣布一下:张家的二女儿终于可以上市了……呃,错了,是终于成年待嫁了。

         我终被绿篱装扮一新,然后作为最尊贵的女宾去出席二姑娘的上市通告,然后发现,张家二姑娘的及笄礼果真很盛大,二姑娘长得果真很美貌,到的宾客果真都很……达官显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