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带着太子回娘家!(4)
        齐晟“啪”地把书一合,随手扔到车厢的抽屉里,嘱咐:“说是这小丫头和你最亲的,一会见了,莫要露馅。”

         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放心吧,一小丫头片子再糊弄不了了,我回去就自挂东南枝去!”

         齐晟本正要出车厢,听到这反而停了下来,转回身看我:“你殿后西侧那棵,高低粗细正合适!”

         我没想他还会这种冷幽默,一时有点接不上话。

         齐晟看着我轻轻一哂,转身出了车厢。

         我一时顾不上琢磨他的表情,只是抬手摸了把冷汗,心有余悸。

         原来,装傻和装女人同样不易。

         女同胞们,你们也忒不容易了。

         跟在太子屁股后面出得车来,绿篱早已经在旁边候着了,趁着扶我下车的空当,贴近了低声说道:“那贱人来得到早!”

         我闻言抬头,在一伙子衣装严整的老爷们儿身后看到了那依旧是一身俏白的江氏。

         唉!这姑娘怎么天天一身白啊?

         这多不……经脏啊!

         我忽地又想到那齐晟,他那大脑不会又临时供血不足吧?

         转头看过去,只见齐晟的眼神果然是在江氏身上流连了片刻,然后这才转到了江氏身旁的赵王身上。

         万幸,万幸,大头只是临时性供血不足,没全跑小头上去。

         作为兄弟,我理解他,毕竟这人指挥枪与枪指挥人,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繁复冗长的礼仪完毕,齐晟和赵王留在了外院,而江氏则跟着我向二门而来。本是备得有软轿的,可我一想得让女人抬着,我这心里就不舒服,干脆弃了不用。

         太子妃既不坐轿,赵王妃便也只得跟着步行了,一路上,她都很安静。

         我便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不曾想却被她看了个正着,江氏轻轻笑了,叫我道:“大表姐。”

         我立刻回过了头……这个称呼真打击人啊。

         又忍不住有点好奇,齐晟到底喜欢江氏什么?

         脸蛋?只能算是清丽,东宫里比她美的有的是。

         身材?这都春装了,依旧没看出有什么料来。

         性格?可女人的性子无非就是那么几种,能差得了多少?

         我还真就奇了怪了,齐晟到底喜欢她什么?以至于让一宫的美人都跟着守活寡一般……

         我又回头打量了一遍江氏,依旧是参不透原因。

         总不成是……内涵?

         可一想到这,我自己倒是先笑了。

         江氏,一直很淡定。

         二门处,老张家一门女眷都候着了,我终于见到了那貌美善妒的言氏。

         唉,大失所望,比画上的还不如,真真的美人迟暮啊。

         还有张氏那娘亲,范氏,只看着我眼圈就已经红了。

         众人见了我来便都依礼跪下给我行礼,我实不忍心看着这奶奶跪孙女,老娘跪女儿的,赶紧让绿篱招呼大伙免了吧,一伙子女人这才都站起身来。

         我又装模作样地要给张老太太和范氏行礼,老太太一把托住了我,拉着哭腔喊道:“大丫头啊!”

         四周的人连忙都配合地掏出了帕子来,顿时哭了大半,没哭的,也都用帕子虚沾着眼角。

         我只觉头大,一个劲地说:“快别哭了,别哭了。”

         谁知一说,原本哽咽的竟然放出了声。这下好,我身边的绿篱也跟着哭了起来。

         一个女人对着我哭,我或许还能哄上一哄,可一伙子女人都对着我哭,我都想举着手指头对天发誓了……我我我……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儿!

         正干瞪眼间,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大人身后探出头来,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我,我看她长得可爱,忍不住弯下腰去逗她:“小丫头,你好吗?”

         小丫头甜甜地笑了笑,叫我:“大姑姑!”

         我顿时囧了。

         张氏的大嫂赶紧把小丫头拉过去,低声向我赔罪道:“娘娘恕罪,清儿年幼无知。”

         我摆手,笑道:“又没叫错,恕什么罪呢?”

         众人也都跟着笑了,经这一打岔,那些帕子们总算收起来不少。

         唉,女人,果然都是喜怒无常的生物。

         张老太太算是哭过了,转头劝范氏:“你也别哭了,大丫头回来一趟不容易,一会你们娘儿好好叙叙。”

         范氏点头称是,转头慈爱地看向我。

         我被看得有些发毛,毕竟不是人家女儿,实在受不起这样的眼神。

         倒是江氏解了我的围,一直躲在人后的江氏终于走上前来给张老太太行礼。张老太太又激动了一把,握着江氏的手好一顿念叨。

         我这才听明白,原来江氏是张老太太娘家表姐家的孙女。

         绿篱果真说得没错,轮到张氏这一辈,的确是表了几表的表妹了。

         这回,众人倒是没掏手绢配合着,只是劝老太太莫要伤心。明显看出,张家的女眷对江氏态度都不怎么好,甚至是有些轻视的,堂堂一个赵王妃杵在那里,竟然装看不见!

         家里只出了一个太子妃就这样了,他日我若再升职成功,她们岂不是都得敲着小竹棍出来?

         这眼神,得矫正!

         这一天,我很无聊。

         古代的女人聚会,无非就那么点事,吃点酒,听听戏,还都得捧着我,一大套折腾下来已是天黑,范氏只来得及拉住我,体己话还没说得一句,外面内侍便来禀报太子齐晟已经歇在凤仪院了,传我过去。

         我擦,齐晟,我在东宫待了八个多月了,你都没传过我,回张氏娘家来了,你倒开始传起我来了。

         范氏连忙抹了抹眼泪,道:“前些日子只传你身子不好,家里想去看你,偏又进不去那地方,现如今看你无事,我便也放心了。你快些去吧,反正你也要在园子里住上几日,咱们娘俩明日再说话就是了。”

         许是见我脸色不好,范氏连忙劝道:“儿啊,万不可再耍性子,没丈夫不喜柔顺妻子的,你只顺着他,他必识得你的好。”

         估摸着是我脸色更沉了些,范氏又低声笑道:“殿下粘你,这是好事!你这傻丫头又犟什么?难不成殿下总追着那江氏跑就好了?”

         我看着范氏,颇感无语。

         唉,如若你要知道女儿早已不是女儿,女婿也并不是看上你女儿张氏了,而是怕我在这里露馅!

         你……还笑得出来吗?

         辞了范氏,绿篱扶了我慢慢往凤仪院走,谁知半路上竟又遇到了白衣江氏,进得却是凤仪院旁边的院子。

         绿篱恨呼呼地说道:“也不知道家里谁安排的院子,这样不懂事,竟然让江氏那贱人住到咱们隔壁来了!”

         我看了看那两个院子之间的那片紫竹林,暗赞:好一个**的好去处啊!

         到底谁安排的院子?太他妈有才了!

         进了院,内侍过来禀报说齐晟在书房。

         我琢磨了一下,便没让绿篱等人跟着,自个跟着内侍过去了。

         这有些事情吧,还真不能让女人知道,她们一般都存不住什么话,哪怕她对你再死心塌地的。

         书房里灯点的很亮,齐晟又在看书。

         我心里反而一松,估摸着齐晟一直看书和保镖戴墨镜的目的差不多。

         一、他并不希望被我看到他的眼神,也就是不想暴露他的情绪

         二、这小子在装淡定。

         果然,齐晟眼睛不离书卷,只淡淡地问道:“如何?”

         “还成。”我答道。

         齐晟抬头瞟了我一眼。

         我立刻自我检讨,语气太欢快了,以后一定改。

         齐晟却没说话,又很专注似地看着书,时不时地还翻翻页。不过,从翻页频率来看,他显然也走着神呢。

         于是,我也淡定了,找了张椅子坐下来,沉默地看着齐晟看书。

         在我淡定的注视之中,齐晟终于淡定不下去了,突然问我道:“你可有话要说?”

         我想了想,试探地问道:“你想听哪方面的?”

         齐晟看着我:“为何连自己家人都不认得了?”

         我反问:“你又为何连张家人物传都备好了?”

         齐晟唇角微挑,答非所问:“《世说奇谈》上曾载有一事,南杭乔氏曾有女一夜而变,不识亲友,不认爹娘,言行举止皆是不同以往,皆托词失忆之故。有术士称此女人身未变,心却换了,乃是邪祟入体,必是方人一命才休,唯火烧了才可化解。”

         我吓了一跳:“我可是个大活人,会烧死的。”

         齐晟又接着说道:“那乔氏双亲却因舍不得爱女,便将那术士打了出去。后乔家倒也一直平安,可世人皆忌乔女克人之命,无人敢娶,导致乔女直至双十仍未嫁出。”

         我心中顿觉悲哀,你说我要是早穿来几年也好啊,做个老姑娘也比嫁个男人强啊!

         我问齐晟:“可我这已经嫁了的,怎么办?还能……休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