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带着太子回娘家!(2)
        我没多说,直接把水晶镜拍到了司命星君的脸上。

         我擦!你让我这世被男人欺也就算了,你竟然让我上世的肉身也被男人压!我,我,我……

         我正恨地欲活吞了司命星君,忽闻得耳旁有人唤:“娘娘,娘娘……”

         我睁眼,那司命星君早已没了踪影,面前绿篱一脸焦色,正看着我:“娘娘,您怎么了?可是做什么梦了?”

         做梦?是啊,就当我是做噩梦吧,我安慰自己。

         我的心思还沉浸在噩梦之中收不回来,绿篱已是取了衣物来给我穿,我有些浑浑噩噩的,绿篱许是以为我因今天要回娘家的缘故,柔声劝道:“娘娘今日是要和太子殿下同车,娘娘莫要再任性,多顺着殿下些,殿下待娘娘自会变化……”

         我只觉五雷轰顶,伸出去穿衣的手都僵在了半空中,只是转头问绿篱:“和齐晟同车?”

         绿篱毫无察觉,犹自点头道:“殿下既肯陪娘娘归宁,自是不会让娘娘独乘一车惹人闲话的,京中行车必快不了,待到郊外园子,怎么也得小半天功夫,娘娘可得抓住了这个机会,和殿下好生亲近一回。”

         头顶的雷一个接一个,把我劈得三魂出窍七魄离体,绿篱再说了些什么一点也进不了耳朵,眼前只有一个****的脊背上下晃啊晃啊……

         我,我还是死了吧!

         外面有内侍来禀,车驾均已备好,太子齐晟也已在宫门处等着我了。绿篱再顾不得再细雕我那妆容,连忙拖了我就往外走,我手伸得慢了些,没能抱住梁柱,出得殿来又得顾及脸面,只得老实地跟着绿篱向外走去。

         待到宫门处,果见外面已是停了太子的仪仗,偌大一辆皇家牌豪华马车就堵在门口。

         东宫诸位美人虽不能同回娘家,却也打扮地花枝招展地站在门口等着相送,我心里只顾烦乱,也没了细看美人的兴致,只四处找着那齐晟的身影。

         内侍见我四处扫量,忙凑过来低声说道:“殿下已在车中等候娘娘,还请娘娘上车。”

         绿篱哪里知我此时已是被雷的外焦里嫩,赶紧又仔细地替我整理了一下妆容,又嫌我那唇色不够红润,一个劲地小声提醒道:“娘娘,咬咬唇瓣,用力咬咬。”

         咬唇瓣?我咬舌还差不多!

         内侍替我放下金澄澄踏脚,我一脚都迈上去了依旧不死心,回头问绿篱:“能换辆车吗?”

         估计绿篱也是太紧张了,竟不闻我的问题,只是着急地低声催促:“咬下唇瓣,咬一下,用力一些!”

         她的紧张终于感染了我,我竟然也忘了问她的问题,只听着她的话,用力地咬了一下嘴唇,只觉一阵刺痛,伸手一擦赫然见血,竟是咬破了。

         绿篱也是看傻了,待了片刻才急道:“娘娘,破了!破了!咬破了!”

         她这一叫嚷,我反而冷静下来,我又不是那张氏,一大老爷们和另外一个大老爷们一起坐个车而已,我紧张个什么劲呢?于是乎,我大咧咧的撩起裙角,甩开绿篱相扶的手,很有气势地就迈上了车!

         车内,太子齐晟正倚着软枕坐得舒服,见我进来,撩起眼皮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目光在我嘴唇上略一停顿,然后便移开了,又低下头去看向手中的书卷。

         我伸手摸了摸还在往外渗血的嘴唇,丝丝抽了几口凉气,然后便在齐晟对面寻了个舒适的位子,也坐了下来。

         外面内侍询问是否起驾,齐晟轻轻嗯了一声,我这里还没发表点意见,那车就开始缓缓动了起来,许是车身的减震性能不太好的缘故,坐着竟觉得车厢缓缓摇晃起来。

         呃,这频率,又让我不由想起那晃动的脊背……真个好个销魂。

         车外是礼乐齐奏,车内是一片寂静,我想了想,这齐晟对张氏向来话少,等着他对我开口是不太可能了,干脆,还是我开这个头吧。

         “齐……殿下?”

         齐晟终从书卷上抬起头来,看向我,依旧是无话。

         我把语气调整地尽量友善:“有时间没?咱们……聊两句?”

         齐晟面无表情:“杨严是怎么回事?”

         我:“咱们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齐晟:“以后少和老九他们来往。”

         我:“杨严到底是什么人啊?”

         齐晟:“少生是非!”

         好吧,我闭嘴,总行了吧?

         我一闭嘴,齐晟也停了,车里又静了下来,我只得冲他伸伸手示意:“您先请。”

         齐晟颇为意外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杨严父亲杨豫本是麦帅长子,被麦帅过继给了忠烈公杨墨,因忠烈公早亡,说是过继却是随麦帅长大的,后来不知怎地又和北漠崔家有些牵扯,那杨豫早些年也曾闹出些事端,不过先帝在世时对他甚是恩宠,众人也耐他不得。”

         我听得奇怪,不是因杨严背景如此复杂,而是纳闷齐晟怎么有这个耐性和我说这些了。

         齐晟又道:“杨严是杨豫幼子,之前一直在江北,年前才来盛都,不知怎地就和老九混在了一起。”

         因为****我揣测。

         俗话说的好,男人之间的感情嘛:一铁是一起同过窗,二铁是一起扛过枪,三铁是一起嫖过娼,四铁是一起分过赃。

         一二四都排除了,估摸着也就剩下第三铁了。

         齐晟停了下来,看着我。

         我张了张嘴,没说话。

         齐晟看我如此模样,以为我有什么顾虑,淡淡说道:“有什么话就说,不用顾忌。”

         我又张了张嘴,还是没敢。

         齐晟眉头皱了皱,干脆拿起书卷,低下头不再看我。

         我看着他,心中想到底要怎么和他对话呢?是委婉的呢,还是直爽的呢?是谆谆教教导型的呢,还是当头喝棒型的呢?

         他比较爱吃哪一套?

         唉,我这人可不太会劝人。

         我清了清嗓子,问:“你……还有的说吗?”

         齐晟没答话,只是专注地看着书。

         我端坐了,摆出一副正式模样:“那该我说了。”

         齐晟依旧没反应,只眉梢微微挑了挑。

         好吧,我当你一直在听好了。我把要说的话快速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很严肃地问道:“你到底还想不想当皇帝?”

         齐晟终于抬头看我了。

         我等着他那一句“想做如何,不想做又如何?”

         结果等了半天,没等到。

         于是,我只得继续严肃地自接自话:“如果还想,就听我一言;如果不想,那么就趁早让位,也好别人承你个人情。”

         齐晟眼珠动了动,总算有了点反应,依旧是淡淡地口气:“听你什么言?”

         我郑重说道:“你现在处境已是十分艰难,外有强国觊觎,内有兄弟争储,哪一步走错了都会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齐晟不说话,我怕我讲的太过笼统了些,干脆又直言道:“男子汉大丈夫应以事业为重,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齐晟笑了笑:“哦?然后呢?”

         “先把江氏放一放,”我说道,“尤其是那些什么一生一世一对人的傻话,这岂是一个帝王应该说的话!”

         齐晟默默看着我,眼神很复杂。

         我又趁热打铁:“你知道这世上最不缺的是什么吗?”

         齐晟这回还算配合,轻声问:“什么?”

         我一拍大腿:“女人啊!你是要做皇帝的人啊,后宫三千佳丽,环肥燕瘦千娇百媚的,要什么样的没有?何必非要在一颗小柳树上吊死呢?啊?就你这条件,****挺银枪夜夜做新郎都行啊!”

         齐晟的嘴角隐隐动了动,不过还是没说话。

         我见齐晟仍是不为所动,只得又换了个方式,决定推心置腹:“其实你就是喜欢那江氏也好说,哄一哄,骗一骗也就行了,这女人啊,千万不能宠,你宠她一日,她就会对你撒娇,宠她两日,她就敢撒泼,你若是连宠上她三日,行了!她上房揭瓦的胆也就有了。再说了,你现在还是个太子,江氏是赵王妃,你就是再喜欢又能怎么样?只能是让人抓你小辫子,把你从太子位上扽下来!你只有当了皇帝,这天下的女人才都是你的,兄弟媳妇又怎么了?找个借口把赵王外调,一年半载回不来的那种,赵王妃还不得可着劲地任你偷了?只一点你得注意点,就是日子得算对点,一旦江氏肚子大了,你可得赶紧把赵王召回来一趟,就算糊弄不了赵王,也好歹糊弄糊弄外人……”

         齐晟脸色渐黑。

         我赶紧把话锋往一边转:“如果你实在稀罕那江氏,那干脆就直接让赵王因公殉职便成了,赵王妃江氏也紧跟着假作殉夫自尽,然后,你把那江氏往别得地方一藏,过得一年半载,再假作某位封疆大吏的侄女孙女干女儿之类的,往你宫里这么一送,连名分都有了,贵妃淑妃德妃的,可着你心意给!你都是皇帝了,谁敢说个不字?”

         齐晟脸色更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