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带着太子回娘家!(6)
        济济来宾之中,赫然出现了茅厕君与上树君的潇洒身姿……

         我表情很淡定,内心却几欲蛋疼……

         恨不能问一句兵部尚书我的父,您究竟有几个好女儿,恨不能问一句兵部尚书我的父,您究竟有几个好女儿,为何每个女儿都嫁给权贵……

         二姑娘小模样挺俊,小身条虽未长成,可那********的影子已是有了,以后少不得也是个尤物,只是不知道会便宜了谁。

         想到这,我瞧了瞧对面尚未婚配的茅厕君和上树君。

         茅厕君也很淡定,我相信他那是真淡定。

         上树君的表情看着也很淡定,但我觉得他可能内心跟我一样很蛋疼,因为他那眼神每每扫过桌上点心盘子里的桂花糕后,都会不由自主地再看一眼我。

         你说,你这是想吃桂花糕呢,还是不想吃桂花糕呢?

         正走着神,绿篱从后面轻轻地拽了拽我的衣袖,用低低的声音道:“娘娘,您看看江氏那贱人,每次都出幺蛾子,瞧那狐媚样!”

         其实,不用她提醒,我也早就看到了江氏。在那片花红柳绿金光闪闪之中,一身水绿色衣裙,脑袋上只斜插了支碧玉簪子的江氏,清新地跟棵水葱一般。

         哎?她今儿怎么没穿白呢?

         转眼看太子齐晟,他表情随也淡定着,可那眼神却不大稳当,总是围着江氏飘来飘去的。于是,我的心也便一直随着他的眼神飘着,生怕齐晟一个控制不好,再让枪指挥了人。

         枪指挥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枪一直指挥着人!

         唉,都是过来人,都明白的……

         更何况,今儿江氏那小模样的确挺招人的,我这只配枪套的,魂都颤了两颤,别说你一个带枪的了。

         兄弟,你一定要挺住,挺住……

         我,相信你……

         就这样一直提心吊胆地等到礼成,男宾女宾分席了,我这颗心才总算全放了下来,开始有心思仔细打量满堂的女人们。

         江氏暂且不说了,水葱一般的人物,我见尤怜。

         二姑娘虽年少,却已见美艳之姿,好苗子一个。

         其他的堂嫂堂妹之类的,也大都身姿苗条面容漂亮。

         看来,张家的基因确实不错,这是不是要归功于“貌美善妒”的张家老太太?

         我转头扫一眼右首的张家老太太,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视线转向了青春貌美的二姑娘身上。谁知就这样多余的一眼,却引来了张家老太太的注意。

         张家老太太突然向我请求说,二姑娘思慕我这个大姐良久,今天又是她及笄的好日子,我晚上能不能下榻二姑娘的楚风馆,由二姑娘陪伴我一宿。

         我一听都有点乐傻了,嘿,这老太太,怎么都和我想一块去了呢?

         看张老太太瞅向我询问我的意思,我连忙点头应允,睡吧,睡吧。

         谁知他妈这样一睡却睡出问题了。

         我这里美滋滋地赶到二姑娘的楚风馆,青春貌美的二姑娘没见着,“貌美善妒”的张家老太太却在等着我呢!

         张老太太全没了白日里对我的恭敬良淑,只板着那张褶子脸,冷声喝道:“跪下!”

         我这里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身后的绿篱却已是麻溜地跪下了。

         张老太太看我没动静,怒道:“是不是真觉得自己成了太子妃了,是娘娘了,就跪不得我这个老太婆了?”

         我心里越发的诧异起来,绿篱却在后面偷偷地拽着我的裙角,小声地央求着:“大姑娘,大姑娘。”

         我擦,这称呼还不如“娘娘”呢,那个起码听了多半年了,都听习惯了。

         我勉为其难地撩了撩裙子,在张家老太太面前跪下了。

         张老太太龙头拐杖往地上这么一戳,气道:“绿篱只说你落水受了刺激,脑子乱了,我看你倒不是乱了脑子,而是乱了心!你蠢啊,蠢得都不像是我张家的女儿了!”

         我老老实实地垂头听骂着,心里却琢磨,这张老太太唱得这是哪一出?

         张老太太义愤填膺地指责我道:“其一,你向皇家人妄求****,此为不明;其二,你竟拿皇嗣之事来陷害映月,此为不智;其三,你与那杨严在东宫之内玩笑,此为不端;其四,你身为太子妃,却放任东宫事务不理,此为不严。你这等不明不智不端不严之女,哪里是出自我张家……”

         老太太上了年纪,牙口有些稀了,吐沫星子就在我眼前飘飘扬扬地落着……

         我垂着头听着,心道我这个冤噢,我比窦娥还怨呢。

         只盼着老太太早点骂完,我也好擦擦我这一头一脸的吐沫星子。

         谁知那老太太越说越气,说到后面气势非但不减,反而愈加激昂起来。

         结果,她这一激昂,差点把自己给激昂过去了。

         张老太太刚刚骂到高潮处,忽地没了动静,我这里抬头,正好看到张老太太直挺着身子往后仰去。亏得我反应快,上前迈一步伸胳膊就把她给接住了。绿篱从后面也紧跟着扑了上来,嘴里叫喊着:“老太太——”

         我本来已是托住了张老太太,结果被绿篱这么一压,好嘛,三个人齐齐地跌向地上,我就说嘛,这女人,除了坏事,她就做不了别的!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张老太太垫到了最下面。三个人的体重,把张家老太太砸地吭了一吭,嘿!歪打正着,她愣是又缓过来了。

         我和绿篱连忙把张老太太扶到床上躺好,这回,张老太太的怒气也没了,只伸出手摸着我的手背,轻声说道:“傻丫头啊,你怎么就不明白,进了后宫的女人,情啊爱的就只是个虚想了,唯一有用的就是子嗣和娘家的势力啊!”

         我手一哆嗦,差点把张家老太太的手给甩出去。

         张家老太太却一把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半撑起身子逼近我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丫头,你必须生下皇嗣来,必须!尽快!”

         我强自忍耐着,垂着眼皮,装良善::“那太子不喜我,我有什么办法。”

         张老太太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他齐晟当我张家是傻子吗,别说是太子妃,就是许我张家后位又能如何?一个无子的皇后,说废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我张家岂是这么好糊弄的!”

         张老太太停了一停,我的心也跟着停了一停,又听得她继续说道:“我已让你父亲给齐晟过了话,你生子之日,便是我们张家助他齐晟上位之时!”

         我擦!我刚才干嘛要去接你?直接摔死你了多好!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还有点神不守舍地。

         绿篱也没什么话,一看就是有着心事,我忍不住多嘴问了一问:“绿篱啊,你这样愁眉苦脸为哪般啊?”

         绿篱用她那双纯真的眸子看着我,很是忧愁地看着我:“娘娘,您要万一先生了公主,那可怎么办?”

         我擦,我这刚刚自我建设的差不多的心理一下子崩塌了,满脑子只剩下了前世某位法号三俗的大师说过的一句话:一窝一个公主,一窝一个公主,最后一窝一气生了俩公主……

         等她想生太子的时候,皇上他……死啦!

         唉!真正的一夜无眠!

         归宁第三日,游园。

         张家园子依翠山山势逐层升高,园内的景色与园外的自然山林景色溶合在一起,那是相当不错的,只是我昨日受的打击着实太大了些,又加上夜里一宿未睡,实是没什么心情欣赏这景致。

         齐晟的脸色也不是十分明朗,我琢磨着是因为张尚书已经给他过了话呢,还是说江氏今没能来的缘故。

         赵王终一个人落了单,说是江氏昨儿夜里受了些风寒,不能同我们一起游园了。

         唉,我也颇有些同情江氏,你说天天大晚上的往紫竹林里跑,再好的身体也熬不住啊!

         本是张尚书领着大伙一同游园的,可游着游着这人群便分作了几堆,前前后后拖拉了老长。

         我回头看看那落在最后面的羞羞答答的二姑娘,再看看窜在最前面的猴一般的上树君杨严,忍不住对“导游”张尚书深表同情。

         带着这么一伙子无组织无纪律的“团员”,您老,辛苦了。

         许是那江氏不在眼前,齐晟的眼光没了着落,便时不时地往我身上落了。

         绿篱在一旁看得惊喜异常,每每地边用手轻掐我的手肘来提醒我:“娘娘,娘娘,太子殿下又向您这里看过来了!”

         我面上仍坚持淡定着……

         唉,我说绿篱,你能别掐了吗?他每次看过来的我那菊花都忍不住一紧,你说我能不知道吗?

         一旁相伴的大堂嫂白氏瞧出我脸色不好,忙低声询问:“娘娘可是觉得乏了?”

         我这里还未说话,她又极伶俐地指着西边一处院落说道:“那边是凝翠阁,虽简陋了些,可却胜在幽静,娘娘若是不嫌,我领了娘娘过去歇上一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