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真的要升职了?(4)
        茅厕君了然地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却是问我:“这也是人贩子教你的?”

         我咂了咂嘴,叹道:“得!咱们还是说赵王吧!”

         茅厕君扬眉笑了,用手将地上的筷子划拉到一起,说道:“嗯,这些我都明白了,只是,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我蹲地上有段时间了,腿有些麻,干脆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从茅厕君手中又抽出三根筷子来,看着他说道:“因为我还要与你说一个三角关系,这才是我真正想和你说的,前面两个不过是举个例子而已。”

         茅厕君不语,静静地看着我。

         我盯着他的眼睛,将手中的三根筷子一一摆到地上,沉声说道:“这是你,楚王殿下齐翰。这是我,皇后后张氏,而这一根……”我将手中最后的一根筷子放下,“是齐晟的某个儿子。”

         茅厕君许久都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我。

         我坦荡地和他对视,等待着他的答复。

         不知过了多久,茅厕君终于低声问我:“你想做太后?”

         我郑重点头,答:“不想做太后的皇后不是好皇后!”

         茅厕君轻轻地笑了。

         我也跟着笑了笑,从地上站起身来,用脚将地上的筷子都踢到了一旁,与茅厕君说道:“你回去好好想想,想好了给我个回话。”

         不曾想茅厕君倒是个极爽快的人,过了没两天就派人给我送了个金三角来。

         绿篱脸上却有些不高兴,嘟囔着:“没见过给人送礼送这东西的,分明就是对娘娘不敬!”

         我劝她:“你有发牢骚的功夫,不如去盯着黄淑媛她们点,别一个不留神再叫她们钻了空子,咱们说什么也不能叫她们赶前头生了孩子。”

         绿篱听了这话精神头立刻上来了,干劲十足地出了兴圣宫,本着“篱笆扎得牢,野狗进不来”的原则,在通往大明宫的各个小道上安插了人手,高标准,严要求,一旦有后宫嫔妃试图接近齐晟,或是齐晟试图接近那个嫔妃,绝对要在第一时间将消息送到兴圣宫。

         对于绿篱工作能力我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同时,对其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我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过,很快就发现,这项工作看似开展的很热闹,实际上却没什么作用。

         因为,齐晟压根就哪个美人都不亲近,除了偶尔去一趟东北角上的幽兰殿之外,压根就不往后宫里来!而幽兰殿里住的什么人,大伙竟然谁也不知道!

         后宫众人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大明宫外顿时清净了许多,同时,我的兴圣宫也热闹了起来,各宫来抱怨叫苦的嫔妃络绎不绝,都快把兴圣宫的门槛踩断了。

         对于诸位美人的哭诉,我只能表示深切地同情与无能为力,老天不下雨,你能有什么办法?

         实际上,我心里也挺着急,齐晟一日没儿子生出来,我一日就升不到太后的位子上去。

         既然齐晟只肯偶尔去一趟幽兰殿,我也只能往江氏身上使劲了,可着劲地往幽兰殿里送各种滋补品,恨不得江氏立刻活蹦乱跳起来,也好与齐晟郎有情妾有意,干柴逢烈火,旷男与旱女!

         可那次击球赛上,江氏伤得挺重,胳膊腿都折了,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再加上她身子骨本来一直就弱,这下子可好,三天两头得就晕死过去,直到入了冬,还时不时地急诏太医。

         我心里十分气愤,元宵节家宴上再看到赵王时,脸上就忍不住露出了些许鄙夷之色。

         赵王迎着我的目光看上来,却是讥诮地笑了笑,远远地冲我举了举杯,然后一仰而尽。

         我心里大怒,示意身后的绿篱上前,暗中吩咐:“把赵王的酒给我换了,可着劲大的上!”

         绿篱虽然不明白我为何和赵王突然结了怨,却仍是坚定地去执行我的命令去了。一会之后,赵王那里就明显地喝高了,晃晃悠悠地起来就往外走,身后的内侍想要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了,独自踉跄着出去了。

         我心中大喜,暗中瞥了一眼身边的齐晟,见他丝毫没有注意我这里,赶紧带着绿篱也悄悄的起身下了殿。

         到了殿后,我先蹦了蹦,活动一下手脚热热身,然后便把披风接下来丢给绿篱,嘱咐:“你一会儿看准了,兜头给他盖上去,使劲抱紧了他的脑袋。”

         绿篱十分地紧张,抱着披风说话还打着颤,“娘娘,我我我没赵王殿下高,我怕够不着他啊!”

         “笨!蹦起来往前扑,他都醉成那样了,你怕什么!”

         绿篱还是打退堂鼓:“要不咱们找两个小太监来做这事吧,一准的成。”

         我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绿篱的脑门,“这事找了别人做早晚得露馅,再说了,自己上手才解气!我早就瞧那小子不顺眼了,今可算是逮着机会了!”

         绿篱还是迟疑着,我便启发她:“你就想她是黄良媛好了!”

         绿篱脸色亮了亮,不过还是带着些畏缩之色。

         我想了想,便说道:“这样吧,你权当他是江氏,反正他们曾是夫妻,夫妻本一体嘛,也差不了太多。”

         绿篱精神立刻抖擞了起来,从地上蹦了蹦,低声欢呼:“娘娘,咱们再找根棍子去吧!”

         望着绿篱那张雀跃的脸,我终于明白,有一种狗,天生就是用来追兔子的。

         绿篱左顾右盼,试图在附近找着根棍子。

         我忙扯住了她,小声劝阻:“快省省吧,等你再找着该棍子,黄花菜都凉了。”

         赵王转过去有一会了,我估计着,就算是大号,这会子也该回来了。我指挥着绿篱躲在一根粗大的廊柱之后,自己则藏身在另外一根后面。

         片刻之后,便听得有脚步声从游廊那头由远及近,我悄悄地探了个头,果见赵王独自一人一步三晃地从远处来了。

         我赶紧冲着绿篱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准备好。

         绿篱似还有点紧张,一只脚不自觉地轻轻敲着地面,踩鼓点一般地打着节奏。我有一种预感,这丫头要给我坏事。

         果不其然,赵王脚步声越来越近,耳听着就要到了跟前了,忽听得绿篱大喝了一声,然后就举着披风扑了出去。

         我以手覆额,悔得肠子都青了,又恨不得一巴掌把绿篱给拍晕过去,有这样偷袭前还给人家个信号的吗?绿篱,咱们这是要打人闷棍啊,不是要做劫人劫财的山大王啊!

         唉!果然隔行如隔山啊!

         此刻再埋怨绿篱已然没用,我急忙也跟着后面冲了出来,只期冀着绿篱瞎猫碰上死耗子,赵王醉大发了,只被她声音一吓就瘫倒在地上才好。

         不过,这得醉多么大发才能有这个效果啊!

         就见赵王身形极迅疾的一晃,避过了绿篱如猛虎般一扑,然后脚下一勾,绿篱人便继续向前扑了过去。同时,赵王掌刀挥出,只劈向绿篱颈后。

         我一看大惊,忙叫道:“手下留人!”

         赵王的手略顿了顿,还是继续劈了下去,不过势道却是明显着减弱了许多,便听得绿篱小姑娘闷吭一声,人就委顿在了地上。

         成事不足败事有馀!说的就是绿篱这样的!

         我又气又急,忙上前去看,先摸了她颈侧的动脉,又测了测她的鼻息,见她只是暂时昏迷了过去,这才放下心来,转回头看向赵王。

         赵王忙用手扶了头,醉酒似地往廊柱上倚去。

         我说道:“行了,快别装了,赶紧地吧,这地上这么凉,躺久了非得生场大病不可,过来搭把手,把她给我扶起来。”

         赵王身子明显僵了僵,不过却是站直了身体,走上前来弯下腰眯着眼睛探究地打量我。

         我左右看了看,指了不远处的望梅轩,说道:“就那里吧,还暖和点。”

         赵王这回挺干脆,俯下身去双手一抄就把绿篱从地上抱了起来,大步地向着望梅轩走去。望梅轩里并无宫人守着,赵王将绿篱放在了软榻上,这才转回身看我,问道:“皇嫂,您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我没理他,用披风给绿篱盖严实了,转身出了门。

         赵王似怔了片刻,这才跟在后面出来,与我一同蹲在门外的台阶上。

         两人一时都没说话,只看着台阶下绽放的寒梅发呆。

         片刻之后,我转头问他:“你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赵王没说话,只点了点头。

         我很是挑衅地看着他:“没怎么回事,就是看你不顺眼,想揍你一顿出出气。”

         赵王扬眉,颇为意外:“难道并不是为了报复宛江之事?”

         我嗤笑一声,摇了摇头,“没想那么多。”

         赵王愕然地看着我,我转回头去继续看着梅林发呆。过了一会,忽听得赵王幽幽问道:“你可知道映月的事情?”

         我不由撇了撇嘴,答道:“正在幽兰殿呢,我整日里山珍海味地养着她,愣是多不出一点肉来,她那肚子也真够没良心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