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真的要升职了?(5)
        赵王的面色更是惊愕,好半晌才恢复了常态,叹道:“没想到你落了回水,人倒是通透了许多。”

         我琢磨齐晟不可能满世界宣扬我是借尸还魂的事情去,所以听了也便只轻轻一哂,说道:“鬼门关里转一圈回来,就是块石头也得浸成水晶石了。”

         赵王听了又是一阵沉默,突然说道:“她口口声声爱得不是三哥的权势,你说我除了不是太子,哪里不如三哥?如果我与三哥的身份换一换,她还会如此么?”

         赵王这问题问的很有深度,我琢磨了半天也没法给他一个确切的答复,只能反问道:“你有没有问过屎壳郎为嘛生下来就喜欢滚粪球?难道换成别的球不一样滚么?”

         赵王一愣,随即便又放声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人竟然都仰倒在了地上,好半天都停不下来,喘息着笑道:“她说要专一的感情,我便遣散了所有的侍妾,她说爱情里容不下一粒沙子,我便对身边的侍女都不假颜色,我哄着她,敬着她,到头来,她却向别人要着一生一世一双人。”

         话到后面,赵王声音已是有些哽咽,他用手背遮了眼,停了好半天才又问我道:“三嫂,你说天下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女人?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无语,皱眉苦想半天,只得诚实答道:“我实在不太了解屎壳郎的生活。”

         赵王又笑开了,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盯着我说道:“三嫂,我现在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你。”

         我一惊,却见赵王身后的门悄悄地开了,绿篱做贼一般从里面探出头来,手里还举着我那条斗篷,冲着赵王就扑了过来。

         赵王这回没提防,又因是蹲在了台阶上,便一下子被绿篱扑倒了下去。

         绿篱整个人都骑在了赵王身上,回头冲着我兴奋叫道:“娘娘,还打不打?”

         我怔了,很是敬佩地仰望了绿篱片刻,一发狠捋了袖子就过去了,“打!交情是交情,打架是打架!绿篱,给我狠狠地揍!说嘛也得把宛江之仇报了回来!”

         我与绿篱对着斗篷拳打脚踢,斗篷之下传来赵王略有些闷的声音:“三嫂,别打头脸!一会儿还要回大殿呢!”

         我心中恶气更胜,冲着赵王又狠踹了几脚,这才罢了手,拍拍手掌吩咐绿篱:“够了,出气了,咱们走!”

         说完便拉了绿篱大步离去。

         回到大殿,酒宴还在进行,我坐回到席位上,气还没喘匀实了,就听身旁的“粪球”同志冷声问道:“刚才哪里去了?”

         我稍一思量,转头低声答道:“我报仇去了!”

         齐晟面容微微一僵。

         我便倾过身子凑近了他,在他耳边低语道:“我一看见赵王就来气,对自己媳妇也能下那狠手,真不是个东西。就这他刚才竟然还敢挑衅呢!我气不过就带着绿篱去打他闷棍了。”

         说着冲着刚落席的赵王处抬了抬下巴,问齐晟:“哪!你看看,技术不错吧?一点没伤到他的头脸。”

         远处的赵王看到我与齐晟看他,有些不明所以,忙用双手端了酒杯高举过顶,毕恭毕敬地向我俩遥敬了一杯。

         我这次很是大度地冲他举了举杯,转过头与齐晟说话的时候就忍不住有些眉飞色舞:“瞧瞧,打服了吧!”

         齐晟的脸色却越来越黑。

         我便暗自琢磨到底是哪句话又惹了他不痛快,还没想出来,便听得齐晟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你是皇后!”

         这一下心里顿时有了数,什么戏做太过了都不成,天真烂漫一个不成就成了装疯卖傻!

         唉!这火候还真是难于把握!

         我默了一默,立刻端庄了姿态,淡定答道:“臣妾知道了。”

         许是我态度良好,齐晟虽没说什么,不过脸色却是缓和了不少。我放下心来,开始把注意力放到殿中的诸人身上。

         赵王那里自不必说,这下变得十分地乖觉老实,每当我视线转过去的时候,他都能及时地察觉到,然后很是恰当地表现一下仰慕爱戴之意。

         茅厕君那里也一如既往的淡定,不过,我知道他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齐晟一直在找他的麻烦,总是给他些无足轻重的差事,然后又对他大肆训斥。

         换句话说,齐晟一直在鸡蛋里挑骨头。

         我无能为力,只能看着,然后等着齐晟收拾完了几个兄弟,在转回头来收拾张家。我想茅厕君也很清楚,所以他也只能先熬着,尽量熬长一点时间,熬到齐晟有了儿子,熬到我们的结盟有了第三角来支撑。

         我一想到这就觉得来气,若不是因为赵王把江氏祸害的太惨了点,江氏这会子没准也能怀上了,那才是真的皆大欢喜!

         一想到这,我忍不住又去横了赵王一眼,正好又对上了赵王的视线,他愣了一愣,然后表情很无辜。

         我最受不得一个大男人做此等卖萌的勾当,侧脸低声交代绿篱:“下次见到赵王了,还给我可劲地揍他!”

         齐晟忽然转过了头低声问我:“怎么了?”

         我忙掩饰地摇了摇头,回答:“没事,就是喝的有点多了,头晕。”

         齐晟目光在我脸上停了片刻,轻轻地嗤笑了一声。

         我一听他这动静,就觉得这厮不知又看出我什么破绽来了。我十分地讨厌他这种冷嘲热讽的态度,有话说话,有屁放气,有事没事地嗤笑两声,你这是想说话呢还是想放屁呢?

         我肚中腹诽着,脸上却不敢带出丝毫不满来,干脆就装没听见的。

         又听得齐晟叫我:“一起去给皇祖母和太后敬杯酒吧。”

         他这要求提得不算过分,我没丝毫拒绝的理由,所以只能端着酒杯站起身来,走向太皇太后林氏和太后那席,太后宋氏没说什么,只含笑地饮了酒,而太皇太后那里却是先扯着齐晟低语了几句,然后又一把拽住了我,拉到身边苦口婆心地嘱咐:“芃芃啊,男人都是犟驴子,得顺着毛捋,最不该做的就是和自家男人赌气。”

         我有些尴尬,勉强点了点头,林氏这才算松了手。

         齐晟还在前面几步远的地方等着我,然后又伸手拉了我的手走回到席位上。这回,我不等他问便主动交代道:“太皇太后说了,你是属顺毛驴的,不能戗着毛捋。”

         齐晟转过头看着我,也低声说道:“皇祖母也和我说了……”

         他话说一半就停了下来,我很好奇林氏会用什么动物来形容我,于是眼巴巴地瞅着他,等着他把那下半句说完,。

         许是我的神情太过认真了些,齐晟就轻轻地扯了扯嘴角,把嘴凑到了我耳朵边上,这才呼着热气说道:“她说女人得用哄的,叫我快点给你个台阶下,所以,我决定今天晚上便去你宫里歇上一宿,也叫你在后宫之中有些脸面。”

         仿若一个响雷从头顶劈下,我一时傻了。

         齐晟抽回了身子,漫不经心地喝着小酒,很是悠闲自在。

         我却只能笔直笔直地坐着,脑子里乱作一团,心里只想大喊:你这脸面还是都给了幽兰殿的江氏去吧!我要这脸面没用啊!

         绿篱悄悄地出去了一趟又回来了,从我身后凑了过来,十分忧愁地对我说道:“娘娘,我刚才又去了望梅轩,斗篷不知道是谁拿走了,可别在落到有心人的手里。”

         我回过头去,也十分忧愁地看着她:“绿篱,斗篷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皇上打算要夜宿咱们宫了。”

         绿篱怔了一怔,脸上立刻若阳光般灿烂了!低声欢呼道:“娘娘,老天开眼,您总算熬到这一天了!”

         “是啊,大晚上的,老天爷不睡觉,竟然开眼了!”我喃喃自语道。

         绿篱低头思量了片刻,赶紧上前把我的酒杯给添满了,语气诚恳地劝道:“娘娘,外面冷,多喝几杯暖一暖身子吧。”

         我刚刚举杯,还未饮下,就见身旁的齐晟身影隐隐晃了晃,手中的酒杯中撒出点点滴滴的酒水来。他转过头瞥了我一眼,神色竟颇有些不自在,看到我也在看他,剑眉一拧,干脆就伸手过来夺下了我的酒杯,冷声道:“没有酒量,就不要逞能!”

         我有些不太理解他的行径,身后的绿篱却是极其兴奋,凑近了我耳边得意说道:“娘娘,您看,皇上爱护您哪!”

         话音刚落,齐晟那里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又把酒杯塞进了我手里,说道:“算了,喜欢喝就喝个够吧!”

         我有些怔,愣愣地喝了那杯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