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皇后有喜了!(6)
        齐晟一怔,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注了,过了片刻才冷声答道:“辣的!”

         我也跟着愣了下,心里也是顿感失望起来。

         又见齐晟一脸心烦模样,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安慰一下他,便说道:“酸儿辣女那话也就是人们胡乱说的,都不准的,我娘怀着我的时候特别爱吃辣,人都说得生个丫头片子出来,可结果怎么样?生了我出来偏偏……”话道最后,我一下子惊醒过来,生生地拐了回来,“还——就是个丫头片子!”

         齐晟面无表情,问:“你到底想说准还是不准?”

         我被他绕的有点晕,试探地问道:“那你说准还是不准?”

         就见齐晟额角上的青筋似又欢快地跳了跳。

         我想了想,张嘴:“皇……”

         绿篱一伸手把果盘塞到了我的怀里,一迭声地劝:“娘娘,吃果子,您不总想着这个么!”

         我转头看绿篱:“绿篱,我……”

         绿篱眼疾手快地往我嘴里塞了一把果干,笑着说道:“奴婢知道,娘娘爱吃酸的。”

         我就觉得先是舌尖上起了点酸头,口水顿时旺盛的分泌起来,这一来可不要紧,片刻的功夫,就连腮帮子都是酸的了,我一边嘬着嘴,一边叫道:“这什么玩意?怎么这么酸?!”

         “梅子干啊,娘娘最爱的啊。”绿篱嘴上答着,拼了命地给我使眼色。

         我这才想起对面还坐着齐晟来。

         齐晟起身走到我面前,伸出两根手指捏了一片梅子干,仔细地看了看,一本正经地问我:“真这么好吃?”

         我一手捂着腮帮子,痛苦地打道:“真……这么好吃!”

         齐晟目光从我肚子上转了一圈,又落回到我的脸上,却是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便又好心地问了一句:“你用不用给江氏捎点?”

         齐晟笑容僵滞了一下,冷哼一声道:“不用了,多谢皇后费心了!”

         说完竟再无后话,径自转身走了。

         我愣愣地看了片刻,指着殿门问绿篱:“哎?你说他一大老爷们,怎么就喜怒无常的呢?”

         绿篱那里还在拍着胸口后怕,半天后才转过头来,双手合什地求我道:“我的娘娘啊,您都快气得皇上吐血了,快歇歇吧!”

         我冷笑一声,把怀里的果盘往桌上一丢,冷声道:“你少给我打马虎眼,快点给我想法把肚子里的这块假肉去掉,别到了该显怀的时候再给我绑个假肚子出来!”

         绿篱默了一默,垂头说道:“娘娘,这事奴婢做不了主,得先去问过老太太。”

         我点头:“行,那你就赶紧去问过老太太!”

         我这里只叫绿篱去问过张老太太,不想没过两天她竟然把张老太太请来了宫中。

         我一时不觉有些傻眼,只得硬着头皮见了。

         遣退了随侍的宫女,张老太太第一句话就是:“大丫头,看你之前的行事,我只道你长进了,大智若愚了,不曾想你只够上若愚了,大智却是没长多少!”

         我愣了一愣,暗道这老太太说话还真幽默!

         张老太太便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你道那江氏真的是好相与的?她若生子,必然容不下你坐皇后之位。”

         我想了想,决定有些话可不与别人说,但张家的头号人物却不能一直瞒着,便盯着张老太太的眼睛说道:“祖母,江氏若真能生子落在我的名下,我做不做皇后又有什么打紧的?”

         张老太太微愣,掉得快秃了的眉毛轻轻地颤了一颤。

         我咬了咬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说话就把话说透了:“祖母,咱们张家已是树大根深,作为皇帝的妻族,只能是遭他忌惮,早晚铲除了才能心安。可若张家成了皇帝的母族,那么……”

         张老太太垂着脸皮沉默片刻,抬眼看我,问:“大丫头,你真能看破****二字了?”

         我咬着牙点头,自从司命那厮把老子推下云头的那刻起,老子想不看破都不成了。

         张老太太又问:“楚王那里,如何处理?”

         我沉声道:“我已和他结盟,共辅新君,所以不管那齐晟如何许诺,如何对我示好,父亲那里都不用理会,对楚王相斗只能两败俱伤,白白叫齐晟捡了便宜,咱家只需应付拖延便是。”

         张老太太沉吟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我心里也大松了一口气。

         送走了张老太太,我一连神清气爽了好几日,只一门心思地等着绿篱给我安排个好日子,叫我这皇嗣不用再继续“怀”下去了。

         谁知绿篱这里还没安排好,幽兰殿那边却是突然出事了。

         绿篱像是被流氓从后面追着一般,惊慌失措地从外面跑进来。

         我正啃着糟鸭掌解馋,用手点着绿篱,报复似地训她:“仪态,仪态,注意一下仪态!”

         绿篱还是没顾上仪态,只几步窜到了我的身旁,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娘娘,可了不得了,太皇太后知道了幽兰殿的事,大怒,已派了嬷嬷带着药去了!”

         我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奇道:“江氏又病了?”

         绿篱急得要拍大腿:“不是病了,是那种药!落胎的!”

         我噌地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了,骂道:“那不早说!”

         说着扒拉开绿篱就疾步向殿外走。

         绿篱紧跟在后面,嘴里一个劲地喊着:“娘娘,慢点,注意仪态,仪态。”

         我步子迈得更大,到后面干脆跑了起来,老子的太后都快没了,还仪态个屁啊!

         待赶到幽兰殿的时候,还是晚了。

         殿中空荡荡的,太皇太后派的嬷嬷已是走了,只江氏一人对着个棋盘沉默地坐着。

         我看了一眼棋盘旁那个已经空了的药碗,急了,问江氏:“你真喝了?”

         江氏不说话,只抬头静静地看我。

         我因刚才跑得太快了些,气都有些倒不过来,一屁股坐倒在棋盘前,气道:“你傻啊,你就不会拖延一会儿啊,多等一会二,齐晟听到信也能赶来了啊!”

         江氏却是笑了,问道:“我若不喝,表姐来了岂不是要失望了?”

         我受不得她这阴阳怪气的腔调,索性也不理会,只低着头坐在那里顺气。

         江氏悠闲自得地独自下着棋,说道:“其实你不用急着来看结果的,这药我喝与不喝都没什么两样。”

         我一愣,偏了头去瞧她。

         江氏唇角微微地勾了下,露出一抹讥诮的笑意,看着我的眼睛,缓缓地说道:“因为我本来就没有怀孕,说我怀孕了,只不过是皇上走的一步棋而已。”她说着,捻起一粒棋子来,“啪”的一声地落在了棋盘上,笑道:“一粒激得你张家自乱阵脚的棋子而已。”

         我默默地看了她半晌,却是问她:“你张家,你张家,你在张家吃了多少年的白饭?从来就没能喂熟过吗?”

         江氏原本那风轻云淡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我嗤笑一声,拂袖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又停下与江氏说道:“我原本还怜你孤弱凄苦,打算圆你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梦想,不过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

         刚出了幽兰殿,后面绿篱也追到了,气喘吁吁地问我:“娘娘,你怎么跑得这么快?怎样?可是赶上了?”

         我这时才觉出肋下已是被气得隐隐生疼来,骂道:“赶上个屁,江氏压根就没怀孕,是齐晟耍咱们呢!”

         绿篱一下子愣了,张了个小嘴惊愕地看着我,好半晌才说出话来:“娘娘……你竟然……说粗鄙之言!”

         我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没憋死过去,只想捧了绿篱的脑袋去摇晃摇晃,你能抓住我句子的重点么?能么能么能么?真不能么?

         我没气力理她,绕过了她就走,刚出了宫门却迎面遇到了齐晟。我一时没防备,走得又急,差点就直直地撞了上去。亏得齐晟反应迅速,急忙闪身躲避,顺势一伸手捞住了我的腰往边上一带,就势卸了两人相撞的势道。

         我松了一口气,齐晟却仍是面带紧张之色,问我道:“有没有碰到哪里?”

         我擦!这厮太他妈会演戏了,明明知道我肚子是假的,还能装的这么像。我忍下了心中一口恶气,只是说道:“没事,皇上还是赶紧进去看看江氏去吧,她怕是受了惊吓,都说起胡话来了。”

         齐晟眉头微微地皱了皱,我现在连应付他的心情都没了,只推开了他,转身走了。

         回到自己宫里,绿篱很是忧愁地看着我,问:“娘娘,这下咱们怎么办?”

         我想了想,狠声说道:“他们不是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吗?我偏偏不叫他们如愿,非得叫他们一生一世一群人不可!选美!我要给齐晟广选佳丽,以充后宫!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呢,我就不信,齐晟就真能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绿篱听得傻了,愣愣地问我:“娘娘,您这是怎么了?要选美也是得皇上下诏才能选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