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皇后有喜了!(8)
        我从未想过这小子竟然也能如此磨叨,到后面实在忍不住,出言打断了他:“皇上,咱能先商量一下这孩子到底是生还是不生的问题,成么?”

         齐晟垂下了眼帘,半天没说话,只等得我都着急了,这才听他轻声问道:“你想怎样?”

         我见他口气虽然平淡,可放在膝上的手却已是紧紧地握成了拳,便猜着他心里其实也蛮紧张的,觉得不管他信不信,自己还是应该向他表一表我的忠心才好,我想了想,便坦诚地说道:“皇上说得对,为了不让张家势力过盛,这孩子还是不要的好!”

         齐晟倏地抬头,死死地盯着我,问:“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这孩子?”

         我先愣后怒,你进门的时候刚说的这孩子确是不是你想要的,怎地还没个屁事节的功夫,怎么就不承认了呢?这还是男人吗?

         我忍着怒气,问齐晟:“那你说这孩子到底要不要?”

         “要!”齐晟态度十分坚定,说完了又倾身逼近了我,冷声威胁道:“你若是敢对这孩子动手脚,我和你没完!”

         我扬着脸和他针锋相对,问:“那张家怎么办?”

         齐晟爽快承认道:“扳倒了!”

         “那我呢?”我又问。

         齐晟答道:“你将一直会是我齐晟的皇后。”

         我也有点急了,你糊弄小孩子呢?谁信啊!我伸手去推他,怒道:“张家一旦获罪,我还能继续做皇后?你当我傻啊?”

         齐晟伸手抓了我的手,身体纹丝不动,只沉声说道:“你信我,我定能保住你的皇后之位!”

         我一看推不开他,干脆就往回抽手,嘲道:“你也信我,我定能叫张家只做忠臣良将,世代不反!”

         齐晟终于慢慢地松开了手,站起身来,沉默良久之后,忽地轻轻地嗤笑一声,问道:“你说张家若是知道你这个女儿其实是个假的,会如何反应?”

         我不由愣了下,我擦,你坐上皇位了,这就想着用这个威胁老子了?我从床上跪坐起来,正经答道:“张家这一辈只生了张芃芃与张二姑娘两个嫡女够格做皇后,若是以前吧,他们知道了我是假的,估计就会想法除了我,然后送了二姑娘来做这个皇后。可如今呢……”

         齐晟看着我,很是配合地问道:“如今怎样?”

         我冷笑一声,说道:“如今张二姑娘与贺秉则怕已是生米做成了熟饭,张家自然不敢把这顶绿帽子戴到皇上头上来!”

         齐晟神色一变,定定地看着我。

         我觉得还不解气,又笑道:“不过呢,话也不能说太绝对了,就算张二姑娘是贺秉则的情人又怎么样?江氏还是赵王的媳妇呢,皇上一样不是把她藏到了幽兰殿么!皇上是天下之主,肚中能容天下人的!”

         齐晟的脸色已是铁青,眼中似都能冒出火来了。

         我一时不觉有些害怕,想这小子别再一下子就被我气死过去了。转念一想,其实就这样气死了也还不错,虽然做不了太后了,可若是扶持了茅厕君登基,起码也算有个拥立之功,就算是做给世人看,他也不能亏待了我这个前皇后。

         这样一想,便恨不得再说几句恶毒的话来气齐晟,可还没张嘴,却忽觉得小腹猛地一痛,便忍不住“哎呀”了一声,弯下了腰。

         齐晟一步冲了上来,急声问道:“怎么了?”

         我这手都捂肚子上了,还问我怎么了!你眼瞎看不到吗?我捂着肚子栽倒在床上,没好气地答道:“我肚子疼!”

         齐晟脸色更是紧张起来,忙叫了绿篱进来,又吩咐人去传太医。

         一会儿的功夫,就见宋太医一溜小跑地从外面回来了,一进殿门就先问绿篱:“可曾见红?”

         听绿篱回答没有,宋太医明显地松了口气,这才过来问我具体哪处腹痛,上前给我诊脉。

         齐晟一直负手立在床边,也不说话,只绷着嘴角看宋太医。

         宋太医手指还搭在我的腕上,沉吟不语。

         我腹中的那阵痛感已经是过去了不少,见状不觉有些奇怪,忍不住低声问宋太医道:“怎么了?是不是胎像不稳?”

         宋太医额头上就渗出细微的汗珠出来,眼角偷偷地瞥了一眼齐晟,转而压低了声音问我:“娘娘,您可曾吃过什么东西?”

         我一愣,还未作答,守在旁边的绿篱已是嘴快地答道:“娘娘自从早上起来就一直没吃东西,只吃了半个翠山火龙谷那边贡的半个香瓜。”

         那香瓜又脆又甜,我本想是全吃了的,结果绿篱生怕我吃坏了肚子,强行地收走了半个。

         宋太医脸上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小心地看了看我,又用眼角瞥齐晟,就是吭吭哧哧地不说话。

         一旁的齐晟等得不耐了,冷声问:“到底怎么回事?”

         “暂无大碍,”宋太医忙答道,却是看向我,用商量的口气问道:“要不,再给娘娘开点安胎药吃一吃?”

         哎,你看你这话说的委婉的,你直接说我是吃多了瓜果,所以肠胃不舒服不就得了!我很是无奈地挥了挥手,“算了吧。你还是赶紧下去吧。”

         宋太医听了这话如遭大赦,又小心地瞥了一眼齐晟,忙不迭地退了下去。

         我也偷眼打量齐晟,发现那小子的脸色着实不妙,便赶紧吩咐绿篱道:“快把那香瓜给皇上拿来尝尝,味道的确不错!”

         话音一落,齐晟的脸色又黑了三分。

         绿篱偷偷地瞄了我一眼,转身出了殿门。

         齐晟这才转过身定定地看我,我硬着头皮和他对视,忽地发现这小子的瞳仁明明黑得幽深,却又隐隐地透出些蓝头来。我一时不觉看得有点怔了,就听得齐晟低声对我说道:“再信我一次!”

         他一提这个“信”字,我心中却忽地恼怒起来,便赶紧点了点头,“信!我一直都信!”顿了顿,又试探地问道:“齐晟,我能问你件事么?”

         齐晟眼眸一亮,连带着那抹幽蓝也隐隐跳跃起来,他微微扬了下颌,问我道:“你想问什么?”

         我迟疑了一下,小心地问道:“您祖上可是有胡人的血统?”

         齐晟怔了。

         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那,你瞳孔带着点蓝头,这不像是纯种的南夏人啊,祖上有胡人的亲戚?”

         齐晟没有做声,只静静地看着我,眼中的蓝色却是越发地幽深起来。我不由看得啧啧称奇。齐晟那里却是忽地嗤笑了一声,仰着头闭上了眼,好半晌才转头向我看了过来,轻声说道:“你很好,真的很好。”

         呀!竟还夸上我了!难道没听出来我在骂他是杂种么?

         他这样一夸,却是夸得我心虚起来,我忙谦虚道:“不成,不成,还差得远,还得多向你学习,好好学习!”

         忽闻的一阵清香飘来,我抬眼,就见绿篱那边端着一个切开的香瓜轻手轻脚地进了殿,我乐了,忙伸手招呼齐晟道:“尝尝,真挺不错的!送来的不多,我就没叫他们往别处送,全在我这了。”

         绿篱却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小心地把果盘端到了齐晟的面前。

         齐晟便弯着唇角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来,轻轻地抬手,却是一把掀翻了绿篱手中的果盘。纯银的果盘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绿篱膝盖一软,立刻就在齐晟面前跪下了。

         齐晟却是转过头来,看着我轻声说道:“你好好养着吧,这孩子若是有失,我就拿你整个兴圣宫的人给他陪葬!”

         轻飘飘地说出这样一句威胁的话之后,便又是习惯性的拂袖就走。我已经习惯了他此等幼稚举动,早都见怪不惊了,只叹了口气。

         就听得那边的绿篱也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问她:“你叹什么气?”

         绿篱答:“奴婢叹娘娘能把皇上气成这个样子,可见皇上这次对娘娘是真的上心了。”

         我看着地面上滚得乱七八糟的香瓜,许久没有出声。

         绿篱便又问我:“娘娘叹什么?”

         我转而问她:“你说这女人生孩子是不是特别疼?”

         绿篱闻言半天没说话,然后起身走到了我的床边,蹲下身来看向我,轻声道:“娘娘,咱们就再信皇上一次吧。”

         我也看着绿篱,反问她道:“你信一个帝王会突然变成情种么?”

         绿篱微微地张着小嘴,看着我说不出话来。

         我笑着伸手抬了抬她的下巴,叫她合上了嘴,说道:“丫头啊,别傻了,齐晟他不是情种,他就是曾经情种过,那对象也不是张芃芃!以前不是,以后也不会是!赶紧地,把地上的香瓜都捡起来,洗洗看看还能吃不!”

         一番话说完,绿篱已是听得呆了,我却只觉得心神俱疲,只想躺下了大睡上一觉,同时好好地想一想,江氏肚子的孩子突然就到了我的肚子里,我该怎么向茅厕君交代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