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真的要升职了?(1)
        七月二十三,我的车驾终于进了盛都。想不到的是齐晟竟然给足了我面子,亲自到了宫门迎我。

         我的小心肝有点颤,总觉得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会安好心的。

         齐晟一只胳膊还吊着呢,先是打量了我一番,然后淡淡说道:“先回宫歇着去吧,过几日还要准备册后大典,有你累的。”

         虽然齐晟有过许诺说会立我为后,可等这话真从他嘴里说出来了,我却是有点不敢相信了。就比如你刚刚得罪了顶头上司,已是做好了卷铺盖卷滚蛋的准备,上司却突然告诉你他给你加薪升职了。

         你信吗?你敢相信吗?

         反正我是不敢信的,就是想信,我也会先抽上自己几个耳光,先把自己抽醒了再说!

         因为还没册封,我住的便还是原来东宫内的宫殿,绿篱已是在殿里侯着我了,见到我又是一番惯例的哭哭啼啼。

         我此刻没心情理她,只是问道:“你身上伤好了没?”

         绿篱抹着眼角,点头。

         我赶紧说:“那就别处待着去吧,我自己待会,想点事。”

         绿篱听我这样说,三步一回头地走了。

         我关了殿门,开始考虑齐晟究竟是做的什么打算,真的要立我为后?这是为了守诺,还是说只是为了安抚手握兵权的张家?

         第二日,张家的人也来见我,我这才对整个阜平事件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六月十七,老皇帝突然于行宫驾崩,官方说法是因暑热引发中风而死,实际上却是番邦献的那几个美人太过生猛了些,老皇帝一时太投入,壮烈“牺牲”在美色的战场上。

         太后林氏手腕厉害,在皇后有所行动之前便及时封锁了行宫,只向尚在宛江船上的太子齐晟传出了消息。

         齐晟接到消息后立时利用阜平水军扣下了楚王齐翰,自己则赶回行宫主持大局。与太后林氏商讨之后,决定暂不发丧,对外谎称云西有变,然后命禁军护送皇帝与后宫嫔妃返回盛都。同时,火速从江北大营调兵五万调往京畿要害之地护卫。

         茅厕君只身被困,眼看着事态发展无能为力。

         赵王身在盛都,消息不畅,待再知道了,齐晟的大军已经到位,无力回天。

         于是乎,有太后的支持,阜平水军与江北军的撑腰,皇太子齐晟,终于顺利地登上了皇帝的宝座。

         皇后与太后也跟着抬了抬屁股,一个升了太后,一个升了太皇太后。现在,只剩下我这个太子妃还在原地呆着,等着晋升为皇后。

         张家来的是张氏的一个堂弟,名叫张轩的,与我简略地交代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又说了说盛都此刻的形势,嘱咐道:“皇上新立,根基未稳,许多地方还要需要我们张家,娘娘这里只需放宽了心等着便是,册后诏书就是这两日的事情了。”

         我心里总算踏实了些,轻轻地点了点头。

         张轩口中停了停,小心地瞥了我一眼后,又小声说道:“祖母那里还有交待,叮嘱娘娘既登后位,就得有容人之量,皇上宠哪个并不重要,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娘娘能早日诞下嫡长子,只有那时,我们张家的地位才是真的稳固了。”

         这话我很明白,皇后的娘家也是得夹着尾巴做人的,只有我成了太后,张家怕才是能挺直了腰板喘口大气。

         张轩见我缓缓点头,迟疑了一下,又低声说道:“有件事娘娘心里还是有个数的好。”

         我见他说话吞吞吐吐的,诧异地看向他,问道:“什么事?”

         张轩很是小心地看着我,说道:“赵王妃江氏前几日忽地暴病身亡了,大嫂已是亲自看过了,尸首却是有些不对。”

         我一下子愣住了,江氏不过是骨折了两处,怎么会暴病身亡了?尸首不对,是被掉包了?这么说就是假死?我脑子里忽地想起元宵节那夜,齐晟在太液池边上的树林中与江氏的对话来。

         江氏说她要一生一世一双人,齐晟说让她多给他些时日。

         我身上阵阵发冷,我擦,齐晟这才刚登基,这就等不及了?这么说我这皇后也是做不了几天的了?

         张轩劝我道:“祖母说了,娘娘什么也不要做,只自己心里明白就好,只要位份在那里摆着,就是再得宠也越不过您去。”

         呀!你哪里知道这根本不是得宠不得宠的问题,我巴不得齐晟能一辈子只宠幸江氏一个,我担心的是江氏向齐晟要的是一双人,齐晟那厮可千万别再一时脑热就解散了后宫啊!

         因为有了这个忧心,册后大典的事情我便也不怎么上心了。没过两日,一个绝对想不到的人竟然来了。

         茅厕君比在阜平时瘦了许多,身形却更显挺拔,穿了一袭淡淡的青衫,乍一看倒是有了点风中劲竹之姿。

         茅厕君与我见了礼,然后对我惊愕的神色视而不见,只是不卑不亢地说道:“皇上把娘娘册后大典之事交与了臣,臣今日特来问问娘娘可有什么话吩咐。”

         我半天没说出话来,回过神来后便命绿篱将殿里的宫女都带了出去。

         茅厕君嘴角微微一挑,轻笑道:“娘娘应该避嫌。”

         避个屁的嫌,若是齐晟想要我避嫌,就不会叫茅厕君来主持册后之事了。

         我走到茅厕君身前站定,问道:“他可是要对你与赵王下手?”

         茅厕君抬起头来,讥讽地笑了笑,答道:“命会留着,母后手里有先帝的遗诏,不许他残害手足。”

         命会留着,可到底能活成什么样就不是他能做主的了。

         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有些心酸,伸出手来拍了拍茅厕君的肩膀,劝他道:“心量放宽点,活着总比死了的好!”

         茅厕君微微张开了唇,讶异地看着我。

         我讪讪地收回了手,走回去坐好,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才又张嘴问道:“你说他叫你来主持这大典是什么心思?这是要抓你的把柄还是要抓我的?”

         茅厕君想了想,答道:“应该是想给我难堪吧。”

         我愣了一愣,琢磨了半天也没明白这事怎么就给茅厕君难堪了。

         茅厕君那边却是轻轻地笑起来,说道:“既想不明白干脆就不要想了,我来问你,你现在可还恨他之前将你置于凶险之境?”

         茅厕君话题转的快,我有点跟不上,慢了半拍才回答道:“恨不恨的有什么用?总得在他手下讨饭吃。再说了,哪那么多恨啊,他又不欠我的,没理由就得把我捧手心里哄着。事后想想,我倒是觉得这样不错,他一次没卖了我,下次再卖的时候,总得事先思量思量。”

         茅厕君有些意外,怔怔地看了我片刻之后,才又说道:“你不像是人贩子养大的,他没这个见识,也教养不出你这般心胸的女子来。”

         他这样夸我,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摆了摆手,笑道:“我哪是有什么心胸啊,我是没招,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随遇而安了。”

         不然我还能怎么着呢?

         茅厕君算计齐晟,便从我这里入手,想着叫齐晟自乱阵脚,结果齐晟阵脚没乱,反而将计就计了,也是利用我把茅厕君引上了钩。这两个兄弟就这样相互算计着下绊子,没提防却都被远在盛都的赵王阴了一把。

         这样的争斗,离得近了难免会受波及。恼不恼?恼啊,就像被人打了左脸,想扇回去吗?傻子才不想呢,可手没那么长啊,有伸出去的那劲,还不如赶紧抽回来把右脸护起来,省的再挨一巴掌。

         看开了,自己反倒还痛快点。

         我与茅厕君两个相对无言,他默默地坐了片刻,起身走了。

         绿篱满眼忧虑地从殿外进来,低声埋怨我:“娘娘真是糊涂,这会子避嫌还来不及呢,怎地还要与他独处?若是被有心人传到皇上耳朵里,您洗都洗不清了。”

         我赶紧装没听见的,起身移到了内殿里,趴在床上叫绿篱给我敲背。

         绿篱手上忙活着,嘴里也不得闲,小声地嘀咕着:“娘娘,您总是这个样子可不成,宫里那么多人都看着您呢,您整天不出门,那伙子狐媚子们都要上天了,这些日子为了位份上蹿下跳的,一个个打扮的妖里妖气地,千方百计地往皇上身边凑。”

         我不由叹了口气,想想这伙子嫔妃也挺可怜的,年纪轻轻的整日里这么旱着,齐晟这事干得真他妈不地道!你爱江氏是爱江氏的,可偶尔也得给别的花草浇浇水松松土嘛!

         绿篱听我叹气,准是又会错了意,便听得她恨恨说道:“娘娘该拿出点往日的手段来,好好整治整治这帮子小妖精才好!”

         快拉倒吧,我闲得去惹这事。

         我赶紧止住了绿篱的话,苦口婆心地劝道:“绿篱啊,虽然与人斗其乐无穷,可咱眼光能放宽点不?打扮的妖气好啊,赏心悦目啊,没听说过一花不是春,群芳争艳才成景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