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茅厕君的许诺!(2)
        游了这许远,我连上岸的力气都没了,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水里,冲着岸上的杨严喊道:“过来拉我一把!”

         杨严嘿嘿地乐了一乐,利索地脱了靴子挽了裤脚,趟着水走到我面前,用双手撑了膝盖,弯着腰看我,很是得意地对我说道:“我就知道你还得回来寻我!”

         你大爷的!老子要是知道你还在这,咬牙也得游过江去了!

         我还喘着粗气,没理他的茬,只是冲他伸出了手:“拉我起来。”

         杨严拽住了我的手,一边拉我一边得瑟道:“九哥说得对,做贼就会心虚,不用我们做什么,齐晟自己就会先乱阵脚。就你这女人傻,还把他当好人,傻啦吧唧的换了装跟他过江,他要真想带着你,法子多了去了,用得着……”

         我本就因为自己这么轻易地上了齐晟的当而懊恼,听他还没玩没了的揭我的短更是恼羞成怒,忍不住使了吃奶的力气扑向杨严,掐住他的脖子就往水里按。

         杨严最开始没提防,倒是喝了两口水,反应过来后腰间一拧就把我压到了低下。

         我死命的挣扎,却不能撼动杨严胳膊半分,这就是力量的差别,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别。

         杨严摁着我,怒道:“你这女人怎么喜怒无常的,又发什么疯?”

         我这女人?是啊,我现在是女人啊,可我一好好的大老爷们,怎么就成了女人了呢?我突觉得心中悲愤异常,似压了一团恶气在胸口,四下冲突却怎么也寻不到出口,只憋得我心胸欲裂一般,只能回头吼道:“我就是喜怒无常,我就是发疯,你当老子愿意做这个女人!”

         杨严被我吼的一愣,手下的劲不自觉地收了些。

         我终于挣脱了他的手,胸中那股气却也翻腾而上,化作一股热浪直逼眼眶。我不想让杨严这小子看轻了自己,干脆转了身一头扎进了水里。

         过了一会,杨严提着我的衣领把我拎出水面,歪着脑袋看了看我,低声问道:“你哭了?”

         我默默地瞥了两眼岸上,然后瞅杨严:“和你这么个蠢货搭伙,我能不哭嘛?”

         杨严皱了皱眉,神色疑惑地看着我。

         我冲着他身后抬了抬下巴,问:“哎?你一个能打过他们这许多吗?”

         杨严愣了下,急忙回身,岸上那十余个执刀的黑衣人已经散成了扇形,一步步地向着岸边逼压了过来。

         杨严眼睛瞅着他们,口中却是问我:“哎?你还能接着游吗?”

         我想了想,回答:“还能游一阵。”

         杨严缓缓地点了点头,转过脸来用前所未有的真诚目光看着我,问:“那么再多带上一个人呢?”

         我怔了怔,这才明白了杨严的话。我擦,你个大爷的!

         我转身就往后江里跑,一边跑一边叫道:“杨严你个sb,还不快跑!”

         杨严几步冲到了我的身边,扯着我的胳膊就往江中狂奔,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嘱咐我:“我会狗刨的,就是游不快,你在前面带着我点就行!”

         说着就死死地扯住了我的腰带。

         我无奈,奋力划水的空当和他商量:“咱能别这么抓吗?我把腰带解了,你抓着一头成不?”

         杨严想了想,松了手。我把腰带解下来,一头系在自己胳膊上,一头扔给了杨严。

         后面的黑衣人也已下了水,里面似也有会水的,竟然追了过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拼了老命的划水,却意外地发现后面的阻力极大,让我几乎动不了地方。

         我回头,果不其然地看到杨严也在后面拼命地划着水。

         我气急,怒喊道:“杨严你丫能装死别动吗?”

         杨严身子僵了僵,终于停止了挣扎,身体反而浮上了水面。

         我转回身再划水,速度果然快了许多。

         待游到江中,水流愈加湍急起来,我双臂似灌了铅,每一次扬起都得使出十分的力气。即便如此,身子还是不由自主地顺着江水往下游漂。

         就听杨严扯着嗓子在后面给我鼓劲:“坚持,再坚持一会!”

         我连回头都懒得回了,干脆停下了身,一边踩水一边解胳膊上的腰带扣。

         后面杨严的声音一下子高昂了起来,“哎?你干嘛?你不带这样的啊,做人得守信用讲义气啊!”

         我不理会他,仍低着头和胳膊上的腰带较劲,腰带已浸透了水,又是打的死结,这会子解起来十分地费劲。

         杨严换了个声调,继续喊:“姐姐,姑姑,姑奶奶哎!你不能这样啊,你再咬咬牙,努把劲,我早就给九哥传了消息的,他一定会使船来接应咱们的,你这半道上把我扔了算什么事啊?”

         我抽空子回头:“没事,你反正也会狗刨,沉不了的,你先顺着江漂,我要是遇到了楚王,我叫他沿着江找你。”

         杨严身体在江面上沉沉浮浮的,一听我说这个立刻急了:“不成不成,没这种玩法,这天眼瞅就黑了,能找着才算奇了!”

         我真心实意地劝他,“我是真没劲了,再这么下去,咱两都得玩完,不如你先在江里漂着,我过去送信,再说了,你全身放松点,只把口鼻留水面上,理论上是沉不下去的!”

         “真的?”杨严问道。

         我忙保证:“真的,真的!”

         说着就把解下来的腰带松开了手。

         后边的杨严顿时被水流冲出去了一段,杨严大叫一声:“姓张的,你别后悔……”话没说完,人已是消失在江面之上。

         我心中终归是有些不忍,忙叫道:“后悔了我再去捞你!”

         天色渐暗,我身体的力气也渐渐用尽,看来即便没了杨严的拖累,我怕是也无法游过江去。此刻却有些后悔了,暗道刚才还不如不丢了杨严,不然就是沉了水底,好歹也有个作伴的不是?

         这样一想,身上的气力立刻又被抽去了两分。

         眼瞅着就打算也去找杨严的时候,却忽见江面上有艘大船越驶越近,远远的只望见那船上雕梁画栋,流光溢彩,映得船下清波漾漾,人影绰绰。

         这样的船显然不会是刺客们用的,我心中一喜,只拼了老命向那船游了过去,还离得船老远,便扬着胳膊高声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船上立刻有人打了灯笼照了过来,冲着我晃了一晃,便回身冲着船里喊道:“公子,人找到了。”

         我一怔,顿时忘了踩水,不小心又灌了两口水。

         正忙乱间,眼前有根竹竿伸了过来,我抬眼,顺着竹竿看过去,穿一身天青色锦袍的杨严神清气爽地蹲在船舷处,大红灯笼的映照下,那张脸上贼笑嘻嘻。

         杨严冲我抬了抬下巴:“哎?你顺着江漂得也不慢啊!”

         我一口气赌在胸口,差点被气晕了过去。

         杨严用竹竿敲了敲我面前的江水,问:“想上来不?”

         我十分想骂脏话,可身体的力气实在是耗完了,这个时候一张嘴只能是再多喝几口江水罢了。

         我不说话,发狠地瞪着杨严。

         船舱之中又缓缓走出一人来,白色锦袍,发束金冠,温声说道:“杨严,别闹了,江水中凉,快些拉她上来。”

         杨严却是回头说道:“九哥,你不知道,这丫头可是在江中央扔得我,心狠得很,我怎么也得叫她多在水里泡泡再说!”

         我听了这话却觉得十分可笑,忍不住放声大笑了几声,这一笑不要紧,口里又是进了几口水,更是有水窜入了气管,呛得我眼泪直流。

         我扬着脖骂杨严道:“杨严你个怂蛋,老子辛苦带你渡江你不记恩,却只记得当时弃你之仇,你分明会水,却叫个女人为你拼得个力竭,你拍着胸口问问自己,若不是受你拖累,老子独自一人可是能游过这宛江?”

         越骂越是觉得这世道可笑,我仰头看向茅厕君,骂道:“你也别来做什么好人,齐晟不是好东西,你也不是,你们几个,文不能定国武不能安邦,只会对着个女人耍点阴谋诡计,你们还算是男人吗?你们身上零件都长齐了吗?老子都替你们觉得丢人!”

         我拼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拼力向上跃了一下,冲着船上骂道:“啊——呸!”

         再沉入水中时,我放弃了踩水,任着身体向江底沉了下去。

         老子这个女人做够了!老子不陪这伙子王八羔子玩了!

         ……

         再醒过来已是在床上,被褥松软,温暖干燥。我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立在床边沉默不语的茅厕君和杨严。

         杨严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我便坦言道:“我就知道你们得救我上来,你们哪舍得我这么死了啊,所以我得趁着那个机会狠骂你们一顿,过了那村就没那店了。”

         杨严又张了张嘴,还是欲言又止。

         我又爽快承认道:“没错,我就赌这一骂一沉,你们心里没准还能觉得我性格刚烈,反而能对我高看一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