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茅厕君的许诺!(8)
        我一时不知茅厕君的用意,转过头看着他二人,又听茅厕君继续说道:“五哥为了洗清自己,怕是不会叫你我二人同死的,咱们两个赌一赌,到底是谁的运气更好一些,来得这些人到底会失手杀了你还是会失手杀了我。”

         齐晟扶着石壁缓缓地站了起来,沉默了片刻答道:“好。”

         说完又转头看向我,阴沉着脸说道:“你老实地在这待着,自会有人来接你。”

         茅厕君也冲我笑了笑:“藏这里吧,不管我和三哥谁运气好一些,总会给你留条活路。”

         我有些愕然,同时更多的却是感慨,老子穿来了这么久,总算体会到了一把身为女人的好处!

         齐晟一手托着胳膊,率先向外走去。茅厕君紧随其后,也追了上去。

         我看着他二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竟然也有些泛酸。

         目光再往远处去,却忽然看到江上又有几艘军中特有的赤马舟从上游顺流而下。我先是一愣,顿时大喜,赶紧跃上了那块山石,冲着齐晟与茅厕君喊道:“快回来!救兵来了!”

         然后又扬着胳膊扯着嗓子冲着江面上大声喊道:“这里,我们在这里!”

         赤马舟上立时站起一人来,冲着我这里大力地挥着手。又听得齐晟与茅厕君焦急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下去!”

         “趴下!”

         电光火花间,我猛地意识道自己这个举动是多么的危险了,我这是多么sb的一种行为啊,这分明就是站在台子上给刺客们当靶子啊!

         我只觉得心里一慌,脑袋嗡地一下就蒙了。一时间连怎么下去都不会了,眼看着一只只弩箭破空而来,干脆就直接向后仰了过去。

         几只弩箭擦着我的衣服射入了后面的石壁之中,我的身体继续下坠,“啪”地一声拍到了地上,只觉得脑袋一震,眼前便黑了。

         恍惚之中,司命星君那张脸又出现在我眼前,一个劲地咂着嘴道:“你看看你,行事怎地如此鲁莽?你大脑回沟都是平行的吗?”

         我扬手就去抽他,非但落了空,手臂反而被人拽住了。我用力一挣,一下子醒了过来,却见是齐晟坐在了我身旁,用着那只没受伤的手握着我的手臂,没好气地说道:“人还没醒透了就要打人,我看你是伤得不重!”

         我意识还有些迷瞪,转头四下看了看,见自己已是身在船上,船很大,像是军舰。

         我问齐晟:“我受伤了?”

         齐晟松开了我的手臂,淡淡答道:“从山石上掉下来的时候磕到了脑袋,起了个包。”

         我松了口气,忍不住又问道:“九殿下呢?”

         齐晟面色沉了一沉,冷声答道:“还活着呢,与杨严在另外一艘船上。”

         我“哦”了一声,立刻便担心起自己的处境来。这一锅乱事虽然是他们三个兄弟相互算计的结果,可看到外人眼里却都是因为我私自出宫引起的,我若是就这么回了行宫,那皇帝能轻易地放过我?

         齐晟似看透了我的心思,低低地冷哼一声,说道:“我已派人禀报了父皇,你是被人劫出行宫的,到时候老九也会给你证实的,为了皇家的声誉,这事只会压下来,顶多罚你抄抄《女则》而已。”

         我了然地点了点头,那是,若是连太子妃都能随随便便被人从行宫劫走了,那么皇家的脸面也不用要了。

         我正暗自庆幸着,突然听见有人在舱外轻轻叩门。

         齐晟起身出了去,也不知外面那人和他说了些什么,便听得齐晟猛地低声喝问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的心脏也不由自主地跟着颤了一颤,便想着起床凑到门口去偷听一下,谁知刚掀开了被子坐起身来,齐晟那里已是跟着那人疾步走了。

         我等了片刻,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开了门,还不及探出头去,门外忽闪出一个侍卫来,恭恭敬敬却又态度坚决地说道:“娘娘,太子殿下有吩咐,叫您好生在舱中养着,不要随意走动。”

         我神态自若地点了点头,问他:“太子殿下呢?你去帮我把他请来,我有事要与他说。”

         侍卫恭声答道:“殿下有事,已换乘了他船离开,嘱咐娘娘在船上等他。”

         我心中一惊,不知是什么样的事情,会叫齐晟突然弃大船而去,是军中有变,还是说阜平行宫出了事?我嘴上又随意地说道:“既然这样,事情交给你办也可以。我有些东西落九殿下那了,你叫人去给我取来?”

         侍卫脸上有些为难之色,说道:“九殿下在另艘船上,此刻正在行船,怕是不方便,娘娘不如等到了岸上再说。”

         我本就只是想试探一下茅厕君是否仍在,听他如此说心中已是有数,便也不再坚持,转身回了舱中。

         谁知在舱中这一待竟然就是十余日!

         船当天夜里便到了阜平,却不许我下船,只说齐晟又令命我在舱中等他,于是我像个囚犯一般被困在船舱之中,一待十多日,听不到片字消息。

         直到七月初,才忽有一纸圣旨传来,命我即刻启程赶往盛都。

         我一听圣旨上称呼都变了,心里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只是礼貌性地问了那太监一句:“新皇何时登的基?”

         宣旨的太监收了圣旨交入我手中,脸上这才换上了笑容,点头哈腰地冲我笑道:“七月初二皇上在奉天殿登基,紧接着就命奴婢过来接娘娘回盛都了,特意叮嘱了的,一路上要小心伺候着。”

         我了然地点了点头,难怪齐晟一去十几日没有消息,原来这是赶着回盛都夺皇位去了,只是不知道老皇帝原本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归天了呢?而现在齐晟既然成了皇帝,茅厕君与赵王还安在否?

         可现在这事也没法问,只能老实地跟着那太监回盛都。

         一路上,我懊悔不已啊!

         齐晟是到达了事业的顶峰了,而我这个原太子妃呢?是生是死?是废是立?我真他妈后悔啊,我哪成想老皇帝会这么早就翘辫子啊,早知道我绝对不会给齐晟撂那些狠话啊。

         还说什么恨不恨的,恨屁啊!要是知道齐晟能这么快就当上皇帝,我当时绝对会说不啊,老板拿我当炮灰用那是看得起我啊,我得感恩戴德啊。

         还说什么虐不虐的,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不虐你,你能是女猪脚吗?女猪脚就是用来虐的啊,人家女配才是让楠竹放手心里疼着的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