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半夜敲门心慌慌
        “任务发布:我们一起搞基吧。”

         “任务时限:十分钟。”

         “任务目标:双方必须high起来。”

         “完成任务奖励……”

         我搞你妹的基啊!

         “为什么平白无故要去恐吓别人啊?这也太没节操了吧?不符合我暖男的人设!”撒旦不傻对着林允锡抗议道。

         “因为你现在是鬼啊!人设什么的不重要好吗,你连人都不是了。而且,作为个鬼不去吓人怎么能体现你的存在感?”林允锡一本正经地回答撒旦不傻。

         “丑拒!这任务太没节操了,不对,这任务太没鬼****!我拒绝!”撒旦不傻摇了摇头,身为一名遵纪守法的帅哥,连抢小孩棒棒糖这种违法的事情都没干过,现在却让他把一个不认识的人吓成智障,实在有违他的人生观、世界观和道德观。

         “帮你要到yuri的签名。”林允锡淡淡地说道。

         “啊?这个……”撒旦不傻犹豫了片刻,还是摇摇头:“我的人生观、世界观、道德感可是坚定无比的!”

         林允锡伸出两个手指:“加上秀英的!”

         “这个……”撒旦不傻的喉头上下松动了一下。

         林允锡再伸出一根手指:“三个!加上孝渊的,不能再多了!”

         “好吧!”撒旦不傻痛心疾首道:“原谅我,不是我意志不坚定,只是敌人太狡猾了。”

         “这是他的照片和一些基本资料,你可以查看一下……”林允锡把任务详情和撒旦不傻说了一下。

         “说吧,他怎么惹你了?”听完林允锡的计划,撒旦不傻不由得为黄成石心疼1s。

         “没什么,就是他想活捉少女时代罢了。”林允锡耸耸肩,把事情经过告诉撒旦不傻。

         “啊?该死!Sy,我觉得这里不够好,我还有更好的建议。”撒旦不傻那个叫怒火中烧,少女时代是这种小混混能染指的存在吗?

         林允锡听着撒旦不傻的修改,不由得背后一寒。

         ……

         撒旦不傻作为鬼魂,能随意穿透墙壁,能控制一些不重的物品。

         利用撒旦不傻的能力,林允锡潜入了黄成石的别墅里。

         别墅里空无一人,正是作案的好时机。

         林允锡来到了卧室,对一旁的撒旦不傻说道:“等人进来之后,你控制住锁,他就没那么容易逃跑了。”

         说完,他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几瓶染料,藏在房间的隐秘处。

         卧室惊魂这种很狗血的剧情,血水肯定是必须的。

         单纯的血水还不够吓人,床里要伸出个鬼头什么的就最吓人了,那就让撒旦不傻负责这部分吧。

         墙上再来几个血字?血字写在镜子上?然后……镜子‘叭!’地一声破裂?嗯,好好规划一下怎么安排才能达到最佳吓人效果,务必让这黄成石吓成智障。

         布置好一切,林允锡离开了卧室。

         一小时后,卧室外传来了脚步声,然后‘叭咔’一声,卧室的房门被人打开了,是黄成石,醉醺醺的,走路歪歪斜斜地,他推开卧室的房门走了进来。进入卧室之后便关上了卧室房门。

         路过镜子,黄成石对着镜子好好地照了照自己,然后又下意识地向身后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突然些惴惴不安,就好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一样。

         就象现在,他明明只一个人呆在卧室里,却总觉得这卧室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一样,这让他心里总有些莫名地紧张。

         是因为喝醉了吗?

         过了一会儿之后,黄成石摇了摇头,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觉得只是自己在吓自己而已,房门一直锁得好好的,怎么可能有人进来?

         酒意上来,很快黄成石困倦了,上床睡觉。

         这卧室里确实还有一个人,不对,是鬼,是撒旦不傻,此时他正飘在空中四处打量着,看到黄成石上了床。

         计划开始!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之间,黄成石只觉得身上一凉,下意识摸了摸,湿湿的,伸手摸出手机解锁,借着屏幕发出的亮光。

         “啊!!!!”

         看到自己一身的血水,黄成石不出意料地厉声尖叫了起来,脸上的神情无比地惊恐,不知道是不是这血水把他的腿吓软了,他居然没有立刻起床逃跑。

         “还我命来!”随即从床顶里浮起了一个鬼脸,满脸的血水,两只眼睛看向了黄成石,只有眼白没有眼黑。

         “啊!!!!!”

         黄成石看到血脸的鬼之后,发出了又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转身一边大声呼救一边向卧室的房门冲了过去。

         “叭咔”一声轻响,正当黄成石冲到卧室门边开门的时候,本来只是从里面关上的卧室房门突然从外面被反锁上了,不管黄成石如何用力扭转门把手,都无法把它打开。

         “救命啊!救命啊!”黄成石发现了不对,大声向门外呼叫着,疯狂地拍打着卧室房门。

         “哈哈哈哈哈……”

         又是一阵鬼的怪笑声在背后响起,黄成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连忙转过了身来,这才发现床上的血水已经漫溢了出来,在卧室光滑的地板上流动着,变成了鬼爪的样子向他脚下流了过来。

         “啊啊啊啊!不要啊!”

         黄成石连忙向窗台的方向跑了过去,想要躲开地面上的血水鬼爪。但就在此时,有什么东西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脚踝,黄成石猝不及防,一头摔倒在了地上。

         “看你还往哪儿跑!”

         “我认罪!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明天就去自首,你就放过我吧……”摔倒在地的黄成石大声叫嚷着,两只脚乱踹着,想要踹开抓住他脚踝的鬼手。

         “老韩,我不该把你推下楼,还撒谎说是你自己想不开跳下去的,我是一时冲动啊……悔不当初啊……你就原谅我吧……”黄成石颤抖着声音说着。

         “老金,我不该在医院偷偷捏住你的氧气管……让你失去了被救治回来的机会……”黄成石继续说了下去。

         “老李,都是那个**人的主意,是她让我骗你上天台……我真是鬼迷心窍啊!不该逼你跳下去的。”黄成石继续痛哭流涕地忏悔着。

         黄成石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和后背有些不舒服,呼吸也有些困难,就象背着什么重东西一样。他下意识地伸手在自己脖子和后背上摸了摸,却是什么也没摸到。

         黄成石下意识看向镜子,也终于看清楚了自己背后的情景……刚才血水里的鬼,此时正一脸血地翻着白眼骑坐在他的肩膀上,双手死死地勒着他的脖子,脸上现出某种很诡异的笑意。

         “我一辈子……都会……趴在……你的背上……”

         “啊啊啊啊!”黄成石再也受不住刺激,他只想逃离这个噩梦般的房间,既然门锁了……

         他的目光看向了开着的窗户,眼里露出了狂喜。

         “我要逃!我要逃!我要逃!”

         黄成石义无反顾地冲向了窗台,纵身一跃,从4楼跳下。

         ……

         翌日。

         “允锡oppa,好消息,好消息啊。”

         “真是恶有恶报啊。”一直忧心忡忡的金孝渊,欣喜地敲开林允锡的大门。

         “昨晚一别墅发生坠楼事件,xx公司的总裁黄某从四楼跳下,虽然奇迹般的保住性命,但是因为伤势过重,已经被医院宣布为植物人,具警方透露黄xx早年曾经入狱,身份背景复杂,因生意纠纷还涉及多桩伤人案……”

         金孝渊喜上眉梢,指着手机上的新闻递向林允锡:“允锡oppa,你看那坏蛋成植物人了,真是太好了,我们公司是不是保住了。”

         林允锡在电脑前面写着企划案,随手接过手机,随意看了一下给回金孝渊。

         金孝渊又看了几遍新闻上的报道,心中的忧虑一扫而空,人也轻松了不少,突然想到黄成石涉及多桩伤人案,不由感叹道:“允锡oppa,果然善恶有报啊,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林允锡抬了抬眼镜,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不以为意地随口回道:“内,谁让他遇到了我这个青天大老爷呢?”

         “啊?”金孝渊一愣。

         “没什么,我说今天的天气不错。”林允锡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