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南柯一梦
        上道洞,有间酒吧。

         酒吧里的小角落经过巧妙的设计,完全隔成了独立的小空间。点上一杯酒,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疗伤,这就是来这儿的客人的常态了。

         经常可以听到哪里传来的压抑着的低声的哭声,也没人会觉得奇怪,因为来这里的人,都有过痛哭的经历。

         这里是一个逃避现实的地方。

         tiffany觉得这里很好,自从少时解散后,她成了这里的常客。

         久而久之,和老板娘都熟络了起来。

         “唉,她又喝多了,这周的第几次?第二次?天啊,今天才是周四……”

         “嗜酒,没救了……一天不喝酒就浑身难受吧……”

         “你说,要给老板娘打电话么?”

         “打了有什么用,老板娘劝了那么多次了,哪次来不是酩酊大醉?听不进去的……”

         “只是这样的喝法,身子承受不住吧。”

         “唉,这样下去啊,早晚是一定的。”

         Tiffany隐隐约约的听到服务生们的聊天声,强打着精神抬起脑袋,想找到他们的所在,还没坚持两秒,又“咣当”一下垂了下去。这一下可是不轻,疼痛感让她比刚才清醒了许多。

         “Tiffanyxi,你没事吧?”

         一个服务生听见了声响,发现Tiffany揉着脑袋,连忙跑过来询问。

         “我……我没事……就是碰……碰了一下……轻……轻轻的……”Tiffany笑着摆手,歪着头,用手指小小的比划了一下,“就这……这么的痛。”

         “Tiffanyxi,你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室休息一会吧,等酒醒了点再走吧。”服务生确定了Tiffany喝醉的状态,不放心问道。

         “呵……我醉了?我没有!”Tiffany笑了起来,傻傻的样子,生气地喊道。

         说着她就从座位起来,一把推开服务生,不满开口:“看,我站的多直!”

         服务生看着她歪歪斜斜的站着,似乎下一秒就要倒下,连忙伸手过去想要扶住她。

         “你干嘛!”Tiffany发现了服务生的动作,很是不满,这是不相信她!是赤裸裸的怀疑!

         “没……没什么……”服务生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

         “哼!不信我?我不但能站起来,我还能旋转!”Tiffany得意的转了个圈,美滋滋的样子。

         一旁的服务生,心提到了嗓子眼,这女人是在搞事情啊,等下真的出事故怎么办?

         旋转完,Tiffany好像更晕了,发现服务生一脸“蛋疼”的样子,有些不满的撇撇嘴。

         “怎么?还不信?我还能走直线呢!”Tiffany伸出小舌头抿了抿嘴唇,看准了前方,就迈开了步子。

         “Tiffanyxi,小心前面……”服务生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一声痛呼,却是Tiffany碰着了前方的椅子。

         “呀!你这什么酒吧?怎么椅子随便摆的啊!痛死我了!我生气了,我这就要走!”Tiffany痛的吸了一下鼻子,抓起了自己的包包,套头挂在胸口,摇摇晃晃就走了出去。

         走了没两步,她突然回头,手指竖在嘴上:“嘘,我走路碰到椅子的事情不许告诉别人!呵呵……嗝……”

         服务生看着离开的Tiffany,下意识开口:“Tiffanyxi,你……还没买单……”

         只是Tiffany好像没有听见,一步一摆的走着,宛如一只笨拙的小企鹅。

         ……

         这次群演的报酬比以往多了些,金泰妍破天荒地去炸鸡店给自己买了份炸鸡,闻着炸鸡散发的香味,她露出了一丝笑容。

         “好香。”

         夹起一块炸鸡,金泰妍迫不及待就放进了口里,“咝~”下一秒,她就把炸鸡吐了出来,张着嘴呼着气,小舌头不住地吞吐着,小手不停地扇着风。

         “烫~烫~”

         等痛感逝去,金泰妍再次夹起一块炸鸡,这次她学乖了,先是用嘴唇试探一下温度,然后小口地咬下一部分。

         “好吃!”她的眼睛轻眯,露出了享受的神情。

         一小口,一小口,一块炸鸡进入了她空虚的胃。

         满足的呼出一口气,金泰妍就要夹起下一块,动作却突然的停住,想起在片场发生的一切,她和韩世勋的对话。

         “金泰妍,这样吧,找个时间,我传授你一些演技上的技巧,如何。”

         “世勋oppa,是不是演技上有进步,就可以演更好的角色?”

         “内。更好的角色,更好的报酬。”

         “我知道了。如果下次有时间的话……”

         金泰妍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看了看手掌那因为在地上翻滚而弄的伤口,片刻,重新夹起炸鸡,送入了口中。

         这次,没有小口小口吃着,而是一整块塞进了口中,胡乱咀嚼几下,硬是咽了下去。

         依旧是那样烫人的温度,金泰妍却毫无所觉般,心思到别处。

         她走在路上,心从衣服的下摆一瓣一瓣的掉出去,摔在路上,被车流碾的粉碎,竟无从发觉。

         少时解散后,家人很是担心金泰妍,想要她回去全州,虽然日子可能过得清贫,但是起码有个归属的地方。

         她拒绝了,那一通电话,她和父母大吵了一顿,大意是她要在首尔,她想过她想过的生活,就算找她她也不回去。

         她还能唱歌!她还有梦!

         她屏蔽了家人的电话号码长达半年之久,直到那天,天气很差,狂风暴雨的,她待在宿舍里,心莫名其妙的很空,拿出手机,摆弄了许久。

         这半年多,她蹲点见了很多音乐制作人,鞠了很多次躬,却被一次次“对不起,你不合适”一举击穿心脏,无从呼吸。

         而后她发现钱在飞快的消失,本来出道失败就没多少存款,于是只得老老实实搬了个家,从那个两厅两房将近100平米的公寓搬到了现在这个小得容纳两个人都会呼吸困难的破旧公寓。

         梦结束后,她想起了许多事情,父母,全州,归宿。

         于是,她解开屏蔽,未接来电,未读信息如潮水般把她淹没,但有一条消息是如此醒目,如此的血红。

         父亲出了车祸。

         窗外的乌云涌进屋子,不是雷神的锤是锋利的匕首,一下子扎进金泰妍心里。

         她先是哽咽,然后喉结像是刚看了一部恐怖片似的吓的颤抖。继续查看消息……

         信息里母亲没有任何责骂,她只是希望,她能回去。

         看完消息,她没有流泪,只是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重复,两个耳光,继续,三个耳光。

         “别停!”金泰妍这么对自己说。

         第二天她红肿着脸去找了一份工作,群演。在S.M学过演技的她,无比庆幸她除了唱歌还有这么一个一技之长。

         接下来,便是无尽的跑片场,在一遍又一遍的跑片场路上,她逐渐明白,她所追求的东西无论怎样追求它依旧高在天国,有些梦就不该做。

         唱歌?南柯一梦罢了。

         第一个月,她以近乎不要命的姿态挣了15o万韩元(约合9ooo元),直接打回家。

         打钱回家后金泰妍只给母亲了一个短信,短信只有一句话,多的她不知道怎么说。

         “我很好。”

         就这么简单的三个字,她用颤抖的手打了足足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