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银甲小将
        宋无仲骑着一线天飞驰在谷中,想着刚才的一幕幕,心中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

         作为一个三军统帅不能只为了胜利,而去造成累累的白骨万家伤心!

         经过了一场遭遇战,贼兵取得了大胜,也没再恋战纷纷撤回到了山中。

         大军大概行了半个时辰,终于走出了丘陵谷地,眼前出现的是一片开阔的谷口平原。田地和人家散散的分布在其中。

         “将军匪兵常年生活在山中,擅长丛林作战。不如把大军驻扎在此地吧!”

         司马文仲看着宋无仲的样子似是很喜欢这片地方,便顺水说道。

         “看来以后还得和这些田夫搞好关系了!”宋无仲看着这些农家的生活并不像朝廷檄文中说的那么差,反而比谷外的人生活的好。

         “看来贼兵之中有非等闲之辈呀!”司马文仲也发现了三砀山周围人家其乐融融的样子,叹息道。

         宋无仲自然明白他的想法,自己又何尝不是呢!谁想毁坏这战乱年代中少有安宁呢!

         便对着令官道“传令下去!大军就此安营扎寨,违反军规者绝不姑息!”

         令兵走后不久,大军就停下来开始伐木造寨。而这一过程中宋无仲也发现了一些弊端,看来只能回去再改了。

         “将军,弟兄们的尸骸全部收回来了!”黎达走到宋无仲身边凝重地说道。

         看黎达的背后是一排排的惨状的尸首,个个衣衫不整,浑身泥血。想想他们不久前还是鲜活着的,现在就离大家而去了,一时有些心酸。

         “黎达兄在山旁边高地建墓吧!”

         “让兄弟们看着咱们取得胜利!”

         一时宋无仲也加入了埋葬的行列,个个十几岁二十出头的青年们,通过这次战役彻底改变了他们对宋无仲的看法。

         在他们心中宋无仲已不在是一个一无所知的伴读者,不在是那个冷血刻薄的主帅。而是一个纪律严明,真情大义的汉子。

         夜幕已经来临了,大营基础已经造就了。而此时三军上下都在齐聚在山下的高地上,数百把火把将一堆堆坟土乃至半个山都照的通明。

         “跪!”

         宋无仲朝着一块写有‘大楚忠勇墓’的大墓碑跪了下来。而一声后士兵们都跪了下来,只有宋无仲旁边的一个身影站着。

         见所有人都跪下来了只有张定远还站着,此时黎达再也忍不住了,扑上来就撕住他道:“张定远你!”

         “黎达住手!”宋无仲自然明白他的心情,他可是一个血气儿郎,但是下级冒犯上级在军中是大罪。

         “将军!”听到宋无仲的话后,黎达不甘的撒开手走到一边。

         张定远见宋无仲跪在地上,默默的看着碑以为他忌惮自己:“将军这么行跪拜大礼,似乎不符合大楚礼制吧!”

         “我TM让你知道礼制!”

         “你他妈跪不跪!”

         宋无仲跳起来,将佩剑直接按在张定远脖子上。

         跪下的士兵们看到这一幕,每个人压抑的怒火都被点燃了,都愤怒地喊道:“跪!~跪!~”

         四万之人的怒喊,一时在山谷中蔓延。

         张定远听到如雷贯耳的呼喊声心里慌了,再看宋无仲火光下一脸的冷漠,不甘的单膝跪了下来。

         见张定远跪下,宋无仲又朝着所有跪着的士兵嘶哑地喊道:

         “我答应过兄弟们!要把大家带回去的,看来今天这些人是回不去了!”

         “但是!”

         “这些弟兄将会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也将永远活在大楚人的心中!”

         “他们是英雄!他们永远是我的兄弟!”

         “大将军!”

         忽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接着在人群中炸开了,所有人都喊起了“大将军~大将军~”

         一时喊声如雷,久久不能停息!

         ······

         “将军!”

         “将军贼兵来扰!”

         一大早一个喘着粗气的传令兵,跑进大帐喊道。

         司马文仲捋着小胡子,笑着对宋无仲道“匪兵一大早来骚扰将军怎么看?”

         “如果没猜错,贼匪来试水的!”

         “还想来个诱敌之计!”

         “报!~”

         传令兵进到大帐,刚想报说情况,却见宋无仲示意不要说话。

         “先生看来我得出去会会贼兵了!”宋无仲品着茶悠悠的说道。

         司马文仲捋着小胡子,笑着道:“将军请吧!一起去会会!”

         哈~哈~

         看两人走出去,后面的传令兵则是一脸的懵逼,嘀咕道:自己说都没说他俩怎么知道的!

         两人骑马来到阵前,只见贼兵个个枪亮兵整的骑马站成一排,足有几千余众。

         “来者可是‘伴读’将军!”

         见贼军中一个一身道袍,白发须须的老头朝着宋无仲戏谑的骂道。

         骂完贼兵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听了贼人一上来就骂自己,更坐实了宋无仲的猜测,宋无仲面不改色的笑道:“山野匪人看来也没人了,找一个神棍老头来说话!”

         宋无仲刚说完大楚士兵也笑了起来。

         果然一个一身银色亮甲,面目清秀的青年制止了老道的说话。“兵败之将竟敢大言不惭!尔等何人敢与某一战!”

         银甲小将说完以后,贼兵个个都开始大叫起哄。

         “将军刘正愿去迎战!”这时右营走出一个虎背熊腰的大胡子都统上前请战。

         “将军他是爷爷帐下的五大猛将之一!”宋无仲转头一看是冯媛,不知道她何时来到自己身边,奇怪的是没有脸红。

         看来这冯唐老将军待我不薄呀!“准了!刘将军小心!”

         听宋无仲说完,刘正就策马扬刀而出,站到中间喊道:“来者何人!某素不杀无名鼠辈!”

         银甲小将听了阵前有人骂自己,便挺枪跃马而出,大喊道:“爷爷乃是王砀山寨主杜兴,匹夫受死!”

         说着一把银枪直插刘正面门。

         “铛!”

         刘正回身用刀掩躲,策马拉开距离!

         场外的宋无仲看他们一过招就知道刘正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杜兴还是昨天埋伏自己的。

         这时刘杜二人又交上了手。

         只见刘正大刀向下一劈快要到杜兴头顶时,杜兴回枪一挡,竟然溅出了火花!

         就这样两人来来回回抖了几十回合,看着刘正总是掩躲,宋无仲怕他抵不过,便对黎达说:“击鼓出击!追到谷口停止追击!”

         宋无仲刚说完,黎达就跃马而出,一时鼓声四起,喊杀一片。

         果然杜兴一看黎达带兵而出,立马回挡后撤,有意打打退退。待到谷口时再看大楚士兵全部停止进入。

         贼兵反身开始大骂了起来,而黎达连骂都没骂便下令回营。

         见自己的兵将复要杀出,杜兴不甘的大喊道:“全部回寨!”

         一时谷口又恢复平静,只留下无数块马蹄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