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画美人
        这唐婉儿一句话可算是把宋无仲给问住,自己想想好像也就那么回事。除了去御林会做了点正事,其余时间都打发给了两个奇葩的公主。但是身为大学辩论队的队长,宋无仲可是对自己有着近乎自负的信心。

         宋无仲看着唐婉儿在玩味的笑着自己,便说“谁说我没事干了?”

         却见唐婉儿将白皙的手臂放在前面的小桌上,然后撑着自己的小脸,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似乎在等着下文。

         看到如此妩媚的尤物就在眼前,就连身上的气息都能感受到。宋无仲一次一次的在心里告诫自己,漂亮的女人是老虎,下山一定要躲开。

         “其实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吃不饱饭的爱好。”宋无仲尴尬的笑道

         再看这小妞还是一直不说话,还是一脸妩媚的看着自己,感觉心里毛毛的。但是出于男人的自尊,宋无仲便主动出击,盯着唐婉儿道“写写小曲,听听音乐,研究美食,风流倜傥算吗?”

         唐婉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笑着道“宋公子这是在给婉儿挖坑呀!如若婉儿说这些算不得,那就是在骂自己。果然宋公子不是一般的狡猾。”

         唐婉儿再看宋无仲一脸的囧样,便大笑了起来。真是大波如浪,风情万种。看得宋无仲可是口干舌燥,心里拔凉。

         “怪不得公子会瞧不上婉儿~”

         “别!别!你可别这么说,这样会折寿的。‘清风来’当家花魁说一个青衫伴读者瞧不上自己。要是传出去,我可是会死于乱刀之下。”宋无仲听到这话可就急了,一直都是她在玩自己,自己何曾惹她了。

         唐婉儿难得面露腼腆之色道“公子莫笑婉儿,婉儿说的是那日抚琴。可能是婉儿琴技入不得公子法眼。”

         只见唐婉儿刚说完,宋无仲便把口中的茶水喷到了地上。再看唐婉儿又是一阵掩嘴大笑,波涛滚滚。宋无仲急忙又呷了一口茶,暗想道:这小妞可是要渴死我啊!

         “婉儿小姐不要再取笑我了,我根本就听不懂小姐所弹之琴。”宋无仲看着唐婉儿说道

         唐婉儿一脸玩味,眼里满是怀疑地说道“婉儿刚才分明听公子说道写小曲,听音乐来着,这麽快便要抵赖?”

         看着眼前如此狡猾的小妞宋无仲也是醉了,无奈只好道“婉儿小姐莫笑,我所作之曲,非彼曲。所听之音,非彼音。”

         “哦!公子可否说说?”唐婉儿一脸认真地说道,显然对自己琴技有信心。

         “嘴上说不明白,不知婉儿小姐可否找来一张纸。”宋无仲又该无耻了,心中暗想道:幸亏自己追刘洁时苦练过吉他,现在又有用武之地了。果然是艺多不压身。

         见转身去拿纸的唐婉儿,红裙之下丰润的小蛮臀,风情万种的身姿,赶紧的呷了口茶。

         唐婉儿来时手里拿着宣纸笔墨,还有一盏油灯。宋无仲赶忙上去接她,本想抹抹小手,纵享丝滑。没想到这小妞,机智的便躲开了,脸上一丝坏笑。

         “公子婉儿为你研墨。”唐婉儿将纸放到桌子上,说着便拿起砚台。

         宋无仲尴尬的笑道“不用婉儿小姐麻烦,再说用毛笔多浪费呀”说着便从胸口拿出自制的铅笔。

         唐婉儿看着宋无仲拿出一只木炭,便好奇道“公子这是要干嘛?”

         再看宋无仲早已在纸上勾勒起了细细的线条,同样是爱画之人,便低头看了起来。

         只见油灯的暗淡灯光下,一个一脸英气的男子认真的在纸上画着,时而嘴角露出坏坏的笑意。旁边一张精致的小脸也是认真的看着,脸上挂着丝丝的震惊。画到兴时两人都快挨到一起了,到是两人都没反应过来。

         “公子的作画之物和画法好是奇特,可否提上自己的名字。”唐婉儿一脸认真地说道

         宋无仲到是头一次见他这么认真。便摇着头无奈的在纸上龙飞凤舞道:宋无仲赠与唐婉儿。

         却见唐婉儿提笔在纸上写道:西楚金陵清风来。几个娟娟秀字。

         宋无仲看她写道‘西楚’也是十分好奇。自从来到这里时,人们都已大楚居之,不知这唐婉儿为何如此写道,也不好意思问。

         “公子可否为婉儿画一幅。”唐婉儿一脸认真的看着宋无仲说道

         宋无仲笑着摇摇头,心里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就与解药相换如何?”唐婉儿不待宋无仲说话便道,看着宋无仲画的一把惟妙惟肖的吉他后,便想要给自己画一幅。毕竟女子都是爱美的,何况是一个大美女呢!

         宋无仲知道女子爱美,但故意笑着问道“婉儿小姐为何突然想要画像呢。”

         却见唐婉儿看着桌子上的油灯叹息道“时光便如这盏灯儿,等到油要待尽之时,也就会枯竭。何况我们女儿身呢!”

         宋无仲也知道,女子最怕的便是变老。但是和女人提时光流逝的男人都是****。便笑着道“婉儿小姐到窗口便坐着吧!但要给解药呀!”

         唐婉儿掩嘴‘噗嗤’的笑了起来,玩味的看着宋无仲道:“骗人便是狗儿!”

         宋无仲也不知道眼前的她是怎样一个人。只见坐到窗边的唐婉儿仿佛融入到了满是星辰的画里,再看随风摆动的发梢宋无仲呆住了。

         唐婉儿看到宋无仲呆呆的看着自己,眸子里没有一丝的邪恶。便嗔道“公子到是画不画?”

         宋无仲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老脸一红道“我在找角度。”说着便在纸上画了起来。

         一阵风儿吹起纸的角落,纸上已是粗略的画着一个人女子。

         再看一脸认真的唐婉儿,眼睛柔柔的看着自己,以脸皮厚自居的宋无仲一时脸都红了。暗想道,这小妞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

         少顷,唐婉儿拿起画纸。只见纸上黑背线条勾勒的女子,坐在一个明暗反衬而成的星空里。女子的柔情眼神,琼鼻杏眼,就连那樱桃小嘴都勾勒的淋漓尽致。

         再看旁边的男子,已经不是那么的讨人厌了。

         “我能告诉你酒里没毒吗?”唐婉儿笑着说道

         宋无仲看着眼前时而妩媚,时而认真的女子,无奈的笑了笑。

         “你明天还来么?”

         “不来我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