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4章
        于是这些日子可苦了苏家的小尚儿。

         他那做鬼的爹爹晚上不睡觉,便夜夜趴在儿子耳边念《论语》,翻来覆去,喋喋不休。

         也不知是苏玨“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还是小孩子体质本就容易通灵,反正就这样念叨了小半个月,功夫不负有心人,苏尚果真将《论语》背下了大半,可就是……这晚上再不敢睡觉。

         一到夜里,苏尚便犹如惊弓之鸟,将眼睛瞪得跟夜猫子似的,一有点风吹草动,便赶紧四下张望。

         有时候实在撑不住瞌睡了过去,耳边就开始嗡嗡作响,梦里有个破衣烂衫的赖皮死和尚,拼命追着自己念“学而时习之”,怎么甩都甩不掉。

         如此几天过去,小孩儿眼睛底下终于熬出了两朵黑云,整个人呆呆滞滞的,走起路来脚底下好似踩着团棉花。

         先生拿着书在前面读,他就在下面学那小鸡啄米,好不容易撑到下学,便一头栽在桌上睡了个天昏地暗,任凭吉庆,狗蛋怎么叫他去玩都叫不起来。

         楚羿近两日便觉得这小孩儿不大对劲,虽说课业突飞猛进令人欣慰,但整个人却跟丢了魂似的。如今看他刚下学便趴在角落里一动不动,不禁微微一皱眉。

         楚先生走到苏尚跟前轻轻拍了拍,只见苏尚睫毛闪了两闪,依旧呼吸深沉,半天没有动静,口水倒是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夕阳西下,天边红霞渐渐消隐在一片青茫的暮色中,晚风徐徐,更添一层凉意。

         楚羿看看窗外,一声轻叹,随即双臂一伸,将小孩儿小心翼翼地从桌椅间抱了出来,而后又用袖口替他擦了擦嘴角。

         这村间的土路经年未修,坑洼不平,楚羿抱着苏尚走在路上,虽已处处留心脚下,却也难免摇晃颠簸。

         被先生抱在怀里,不小心磕到了下巴,苏尚皱了眉,幽幽转醒,待用朦胧睡眼看清抱着自己的人是先生后,便又似安心般,再次枕上先生肩膀,沉沉睡了过去。

         楚羿莞尔,停下身来,安慰似的用手顺了顺苏尚的背,才又重新迈开步子。

         这一大抱着一小,在路上慢慢走着,叫旁人看来,倒真像一对亲父子呢!

         苏玨低着头默默跟在楚羿身后,时不时心虚地抬眼看看前面那两个,心里头着实有些汗颜。

         自清明那夜之后,每次看见楚羿,心中便极不自在,尤其是到了夜里,更是不敢在他房内逗留。老槐树下那只爱作弄人的狐妖也不知到何处逍遥去了,接连数日不见踪影,这长夜漫漫,无处排遣,于是便一直在尚儿屋里头待着。

         原以为是百利无弊的事,可如今再看儿子那一脸的萎靡之态,便暗暗反省自己这做爹的也实在没个做爹的样子,远不及人家楚先生……

         苏玨不觉抬头,见楚羿又停下脚步,将苏尚有些滑下去的身子重新向上擎了擎。不知怎的,脑中便有“爱屋及乌”四字一闪而过。

         爱屋及乌……

         苏玨面上一热,心中又是一阵尴尬,再不敢细想。

         “老太太,下学都好些时候了,小尚儿还没回来,要不要去看看啊?”

         楚羿还未走到苏家门口,苏玨便听到院墙内传来刘妈的声音。

         “不必,这么大的孩子还能丢了不成。”回应的声音清清淡淡,苏玨听出是自己的母亲。

         “临河村总共多大的地界,哪就能丢了?我是担心……好像前些日子……”

         于是苏玨闻得母亲一声叹息,道:“这孩子便跟他爹一样,总要人操心。再等半个时辰,若是还未回来便出门找找。”

         苏玨苦笑,想自己在世时母亲便是这般模样,这么多年竟是未曾变过。对人有些疏冷,即便是对亲生儿子也很少嘘寒问暖。

         小时候,苏玨由乳母带大,有时候遥遥看着母亲,绫罗绸缎,翠玉金钗,甚至觉得遥不可及。

         村里人都说苏家老爷惧内,说苏老太太说一不二。苏玨想母亲大概是觉得委屈吧。她是大户人家出身的闺女,娘家原本家世显赫,最后却因为一桩自小便订好的婚事嫁到了这穷乡僻壤。

         苏家虽然祖上也光耀过,但那都是几代之前的旧事了。论家世,父亲又怎能与母亲相比?

         只怕当年父亲要自己争气些,光宗耀祖,也有母亲的这层缘故吧。

         但无论如何,母亲终归是母亲,生养之恩无以为报。虽然平日里冷淡了些,但实在性格使然。

         家逢巨变,从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母亲如今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洗衣煮饭,要伺候失心疯的丈夫,还要照顾一个半大的孩子,身旁只有一个刘妈帮衬,度日艰难。

         这些日子看尚儿有吃有穿,也未曾委屈到,想来……母亲已尽力,实在没什么可抱怨的了。

         “苏尚在学堂里睡着了。”

         楚羿不方便敲门,见苏家院门半敞着,便径自走了进去。

         院内,苏老太太正收着衣服,刘妈则躬着身子,手里端着碗,在给坐于石凳上的苏老爷喂饭。

         见楚羿怀中抱着苏尚,刘妈赶紧放下手中饭碗,上前两步,准备将小尚儿从先生手中接过来。

         谁知她身旁的苏老爷子,竟也颤微微站了起来。

         苏玨见父亲须发斑白,睁大了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方向,一脸惊恐。

         “呃啊……啊……”

         骨瘦嶙峋的手臂从宽大的袍袖里露了出来,苏父他伸手指着院门口,浑身上下抖成了筛子。

         “鬼……鬼……”

         苏玨与父亲对望,心下大惊,忙向后退了两步。而他身旁的楚先生,见苏老爷子指着自己喊“鬼”则是无动于衷,依旧抱着苏尚一动未动。

         刘妈看看苏老爷,再看看好心送尚儿回家的楚先生,笑得一脸尴尬,急忙转身去扶自家老爷。

         哪成想苏老爷却一发不可收拾,挣脱了刘妈便跌坐于地上,边冲着门口嚎啕大哭,边用头去撞那石凳。

         “造孽……造孽啊!!!造孽啊造孽!!造孽啊!”

         他一声高过一声,没几下便撞得头破血流,任刘妈怎么拉都拉不住。

         苏玨惊骇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一时间竟动弹不得。

         苏老太太终于放下手中衣物,上前几步将已经被哭闹声惊醒的苏尚接了过去,随后淡淡望着先生,一言不发。

         楚先生也不是善于寒暄之人,见状,点点头算是招呼过了,便转身而去。

         直到耳边传来“咣当”的关门声,苏玨才惊醒过来,见父亲老泪横流,依旧望着自己哭叫不止,急忙狼狈逃开。

         “老爷这些日子本来好好的,怎么楚先生一来便又犯病了?”

         “这人晦气的很,身上也不知带着什么东西,自小便克父克母。下次再遇见,你别让进门便是。”

         苏老爷的哭闹声透过院墙,远远传向远处,苏玨又怔怔看了眼苏家紧闭的院门,一时间五味杂陈。

         父亲平日里都被母亲安置在偏房里,很少出来。回来这些日子,苏玨只草草见过他三两面,还多半隔着老远。

         所谓近乡情怯,他只是怕……怕记忆中威严的父亲垂垂老矣,再不是从前的模样。

         却不想怕什么来什么,到底还是看见了父亲疯癫的样子。

         白发苍苍,枯瘦如柴,老泪纵横。

         今日……父亲确实看见了自己,却也被自己吓得病发。不孝子果然就是不孝子,连死后也让人不得安生啊。

         苏玨不禁讪笑,想着事情全由自己而起,还连累楚先生被家人误解,心中不免自责起来。

         人说人死如灯灭,油尽灯枯,又怎么重燃?

         早在他落入九霄河之时,他跟这苏家的尘缘便就断了,什么父母妻儿……无非是前世之事。于世人眼中,他不过是苏家茔地里的一抷黄土罢了。

         尚儿有母亲和楚羿照看,父亲亦有刘妈及母亲陪伴。

         苏玨已死啊。

         阴阳相隔,他如今既已做了鬼,便不要再扰了阳世之人的清静吧。

         脑中全是父亲看见自己非但不欣喜,反而畏惧有加的神情,苏玨心中讪讪地,竟有些难过,却决定从今以后不再往苏家去了。

         时隔多日再随楚先生回家,苏玨见楚羿随便吃了两口冷馒头果腹,便燃了油灯坐于窗前。

         先生起身从架上取下书来,苏玨垂眼看去,果然,又是那一些“闲书”。

         苏玨悻悻地,唇舌间略尝了些苦意。

         其实说来凄凉。父亲疯癫不记世事,母亲同他自小时起便不亲近,尚儿脑中更是连父亲的影子都没有。

         不管他愿或不愿。如今,这偌大的天地间,仍对他苏玨念念不忘的,竟只剩下一个非亲非故,跟“苏”字毫不沾边的楚先生。

         苏玨不禁略带恶意地想,若先生有朝一日见了自己这鬼魂,是否也会同父亲今日一般,吓得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