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4章
        灶台下的柴火火势正旺,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灶上的大锅内烧着水,冒着泡地翻滚着。

         苏玨分不清这一室的烟雾弥漫究竟是烟或是水汽,却看得见神情专注地添着柴火的楚羿额角上细细分布的一层薄汗。

         苏玨坐于灶旁的柴火垛上,静静望着楚羿面上一片漠然地进出来回,一想起那句与谁无关来,心里面便开始惴惴地。

         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可他是先施于人方才知己所不欲,又该如何是好啊……

         没被伤过,总不会知道自己曾经如何伤人。

         如今终有所了悟,苏玨反省过后再看向楚羿,心中实在生出不少愧疚来。

         只是,这一人一句,有来有往,亦算是“报复”过了,有道是君子宽宏大量,虚怀若谷……如此算来他们两人之间总算是扯平了吧?

         那是不是也该尽释前嫌,跟自己说说话了?

         苏玨寸步未敢离地跟着楚羿一下午,便生怕那人何时开了口,自己却无从得知,于是又无端生出些误会来。

         苏玨目光落在楚羿身上,忐忑地看着那人烧柴提桶打水,只觉得这无止境的静默简直就要熬光人的耐性。

         不然,晚上写点什么求和?

         可一想起两人是为了哪般才成了如今这局面,苏玨绞尽脑汁,也不知道到底该写些什么。

         “珹轩兄。”

         正在此时,楚羿却忽然间开了口。

         苏玨不自觉坐直了身子,心中竟有丝紧张。

         面前的木桶内水汽缭绕,隔着氤氲水汽,苏玨看不清楚羿的脸。从前还对“苏玨”这称呼颇有微词,如今却对“珹轩兄”这三字更为畏怯。

         “沐浴之事,多有不便,还请珹轩兄自行回避吧。”

         ……

         苏玨一下子满脸涨得通红,抿着唇,一时不知是羞还是愤。

         他苏玨读书十载,难道会是那不知礼数之辈?何以至于用人刻意出言提醒?!

         这许多日来,你楚羿又不是第一次沐浴更衣,若你不提,难不成我便是一直窥视着不成?!

         苏玨如此一想,登时心头火起,一时却是无处宣泄。

         但见楚羿搭在前襟上的手迟迟未有动作,似乎在等着什么,就好像眼前真站着个好色之徒一般,苏玨顿觉脸上热度更甚,只得愤然一甩手,将木门摔上,转身离了这陋室!

         我走!我走还不行?!

         苏玨双颊上绯红未退,心中郁愤,便只顾在这晦暗的夜路里急行着。夜深人静,间或穿过三两人家,隔着窗棂,有那昏黄灯火跃动。

         耳边传来隐隐虫鸣,丝丝夜风从他身体间贯穿而过,无意间便冷却了几许恼意。

         苏玨渐渐停下脚步,脑子清明过后,不禁抱起头来,懊恼地蹲在了地上。

         我……作何要摔门啊!!

         此地无银三百两,如此一来,不恰好做实了“窥视”的罪名?

         何止是蠢,简直愚蠢至极……

         苏玨原地蹲了半晌,简直要悔青了肠子,脸上青红白一阵过后,便只剩沮丧。

         他从前何曾如此狼狈过?郁愤悲喜皆不像自己的,倒似是在被人牵着鼻子走。

         闭上眼,脑中浮现楚羿倾长的身姿,清俊的眉眼,脸上请冷冷的,带着几分桀骜与漠然,平日间只是那么随意地站着,便叫人忍不住驻足回眸。

         而这样的人,竟喜欢自己。

         还记得那日,失了平日里的从容不迫,那人的手于棋盘上微微轻颤着,只待自己一个答复。

         思及此,苏玨的心便受不住蛊惑般地砰砰直跳。

         苏玨承认,被这样一个出众的……男子喜欢,他虽诧异无措,却无法抹杀心底那一丝诡异的窃喜与满足。

         即便在世时,他也未曾尝试过被人如此爱慕喜欢着——即便是他明媒正娶的妻也不曾。

         可又如何呢?

         只因着那人喜欢着自己,于是自己便也喜欢那人了?即便那人是男子?

         呵,未免荒唐。

         太荒唐!

         苏玨双眉紧蹙,下意识地驳斥,却莫名地陷入了更深的迷茫之中。

         忽一仰首,便见那枯焦的百年老槐魏然立于眼前。

         苏玨一怔,竟是不知不觉又走到了这里。

         不久前尚有只白狐同自己消磨时间,如今,却是物非,人亦非。

         目光幽幽地望着那焦黑嶙峋的枯枝,看它在这草木繁茂地夏日里是何等的突兀,且不知来年东君再临之际,会否能够枯木逢春?

         苏玨一叹,便起身走了两步,随后靠着树根坐了下来。

         他此刻心中郁卒,故地重至,不禁便又想起那只狡黠的白狐来。

         他与长青相识不过月余,又是亲眼证其所为皆为淫邪之事,不属正道。

         苏玨自幼读圣贤书,先生教他明辨是非善恶。舍己者,为善;害人者,为恶。

         只是不知怎的,苏玨想起长青来,心里却只有难受。虽然那人总是捉弄自己,十句话里也没几句能够当真,可只要忆起那人白衣飞扬,恣意欢笑的模样,便觉得他生来便应是飞纵于山林之间,逍遥自在,不受这凡世间礼教章法规束的存在,是否……也不应用俗世中的善恶归结?

         怎么也忘不掉白狐最后凄伤的一瞥,想着那背后也许有他不知的故事,苏玨抬头仰望枯枝繁盖下的星空,一时心中竟涌上百般滋味。

         忽然,一点白光似雪般施施然从头顶飘落。

         苏玨以为是错觉,不禁狐疑地眨了眨眼。

         哪知少顷,又有零星白点从眼前缓缓落下,一片,两片,洋洋洒洒,竟是落起了槐树花雨!!

         可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

         苏玨腾地从树下跳起,惊骇下,连忙四下观望搜寻。

         “长青?长青?”

         苏玨连唤几声,四周皆悄无回应。

         静默间,他抬起手来,欲托起那飘零落花,怎料那发着光的白色花瓣却径自从他掌心间穿过。

         苏玨正怔怔地,忽而一阵风过,将满地的娇嫩花瓣尽数卷起,盘旋而升,逐渐形成了一道白色花墙。

         眼见着那些花瓣渐渐雾化成烟,鼻息间的槐花香气越发的浓烈起来,苏玨昏昏沉沉,视线莫名变得模糊。

         苏玨脚下虚浮,似踩上了棉花,顿觉一阵天旋地转。

         眼看着就要栽倒在地,苏玨连忙伸手去扶那老槐树干,谁知却是一手抓了个空。

         一个趔趄,苏玨感觉自己整个臂膀都撞在了石头上一样。

         待眼前恢复清明了再看,苏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颗焦黑的老槐全无了踪影,身侧石壁高耸,远处是重峦叠翠,烟雾缭绕,脚下有潺潺水鸣,清泉石流,岩松翠柏,竟似至了人间仙境……

         这、这究竟是哪里?

         苏玨揉着自己被石壁撞得生疼的胳膊,尚来不及搞清境况,就发现隔着几步远的灌木丛间,一位青衫鹤发的老叟正俯身从石泉里捞着什么,而他脚下,一只雪色小狐正四肢并用地扒着他的脚踝不放。

         长……长青?

         苏玨看着那雪狐,心下惊诧,不自禁便向那一人一狐靠了过去。

         “啪嗒”,脚下不小心踢到枯枝,发出清脆的声响,苏玨心头一跳,赶忙抬头向那老叟望去。

         怎料,两步外的一人一狐竟像是毫无所觉般,连头都未转一下。

         老叟手中托着刚从泉眼中捞出的白玉扳指,笑意盈盈地看着那小狐在自己脚边上蹿下跳,颇为无奈地笑道:“怎么?还不准我拿回自己的东西了?这扳指本就是天上之物,若常留人间只怕会招致祸患。修道者最忌一个‘贪’字,你这小狐分明已占了这扳指两百年的便宜,怎地还不知足?看看,我这衣摆都快被你挠成破布了,成何体统?”

         那小狐狸闻言一怔,随后又吱吱地乱叫一通,小爪子挠上挠下,仍旧不依不饶。

         那老叟实在被缠得没办法,望着小狐狸想了想,苦笑一叹,终于蹲下了身子。

         “也罢,我与你终算有缘。白玉扳指哪里不去,偏偏遗落在了这眼泉中,恰好又让你这野狐日日饮这泉水,得了灵根。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的一时疏忽让你得以修道,若天劫至时,你却因我将此扳指拾回而未能渡劫,倒是我的罪过了。”

         说罢,老叟便将右手两指抵在了小狐的眉心。

         霎时间,白光乍起,白光中心,那小狐渐渐拔高抽长,变了模样。

         待白光消散再看,原地间少了只蓬毛小白狐,却多了个疏着牛角的乖巧小童。

         被小童水汪汪的大眼直直盯着,老叟慈蔼一笑:“扳指虽已不在,但这石泉同你一般,汲取了古玉灵气,早已不是凡物,饮此泉水,仍有助于修行。我亦只能助你至此,日后如何,便要看你造化了。”

         鹤发老叟话音落定,便将那白玉扳指收入怀中,飞升而去。

         荒山野外,唯剩一小童孤零零地立着。

         苏玨犹疑片刻,终是迈出了步子,然而就在此时,面前天地却又是一番旋转。

         苏玨看着眼前青绿树叶枯黄掉落,习习山风吹来冬雪,苍茫大地银装素裹,随即雪融河开,枯枝又再度抽芽……

         就这样无数日落月升,寒暑交替,不断变换着景致,连身侧的石壁似乎也被光阴消磨去了棱角。

         一瞬间便好似历尽了沧海桑田。

         待又一次莺飞草长时,这天地终于停止了变换。

         再看眼前,小童早已不在,唯有一人长身而立。白衣胜雪,黑发如墨,美目流转,顾盼生情……

         不是长青,又是何人!

         然而这长青,相较于苏玨所认识的那个,眸中却多了几分青稚天真,少了几分漠然无谓。

         苏玨终于明白过来,眼前一切,皆为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