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0章
    楚羿开口所求,李尧不敢耽搁,当日下午便遣了手下之人朝着临河村去了。

     只是两地相距甚远,纵使快马加鞭,日夜不停,往返也需月余。楚羿本不是沉不住气的人,但于此事上,却如坐针毡。一日未有消息,便一日心神不宁。

     如此又是七日过去。

     老大夫妙手回春,楚羿伤势渐渐好转,伤重处虽依旧疼痛,却已可下地走动。

     李尧复官,初入礼部,公事私事皆忙,几日不见踪影。然而待及他再出现时,身后却是跟着个粗布短褐的少年。

     李尧说这别院中只有一个迎春进出,怕是照顾不周,如今添个人手,亦好有个照应。若逢哪日天气晴好,飞白想外出走动,身边带着个人,也是方便。

     卧于躺椅之中,楚羿看那少年十五六岁的模样,身量不高,鹅蛋脸,下巴左边有颗看着挺显眼的黑痣,浓眉大眼,透着几分机灵,一看便是会说话办事的,像是李尧会挑中的人。

     “多大了?”楚羿随意打量了几眼,便开口问道。

     “十……十四。”那少年犹疑一下,答道。

     “叫什么?”

     “小九。”

     楚羿点点头,有些索然地重新拿起了手中阅至一半的书:“去吧,有事我再唤你。”

     十载过去,他楚羿又哪里还是从前那个锦衣玉食,仰头天外的方府公子?风餐露宿尚且有过,陋室尚且住得,青菜汤冷馒头尚且咽得,怕一个丫头服侍不周?

     楚羿冷笑,将那份轻嘲掩进低垂的眼眸中,对这小厮,态度不免多了些冷淡。

     只是他话已出口,遣了那少年下去,对面却是迟迟未见动静。

     感觉到小九的视线似乎依旧凝在自己身上,楚羿不禁抬起头来,一蹙眉:“还有何事?”

     那名唤小九的少年方才如梦方醒似的,连忙摇摇头,结结巴巴地应了两声,转身退下。

     楚羿将头重新埋回书中,望进那字里行间,却跟看着道符上的咒文似的,一阵心烦意乱,索性合上书页随手一丢,阖上双眼。

     这京城入了冬,天变得越来越短,也越来越冷。尤其这三两日来,天空灰蒙蒙,阴沉沉,好似憋着股阴郁之气,便叫所有人都看了它的脸色。

     喀、喀、喀。

     从朝食过后,那叫小九的少年便在院中劈柴,如今眼看着未时已过,那人仍手执铁斧,立于木墩之前。

     楚羿于书房中,一抬眼,便能隔着窗子瞅见小九背影。他身侧搁着一小摊劈好的木柴,可再望不远处扫去,那座囫囵木头山却是未见多少消减。

     楚羿看着小九再次将斧头举过头顶,用力劈砍而下,没劈中柴火不算,斧刃直直劈入两腿之间,擦着小腿险险而过,楚羿跟着背脊一凉。

     那少年似乎亦是一惊,呆滞半天,弯腰扯起裤角看了看,方才松了身形。

     李尧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楚羿这般想着,却见迎春一阵风似的从灶房出来,劈手夺过斧子,挑了柳叶眉道:“打水,洗衣,烧饭,收拾打扫全由我一个人做了,只让你劈个柴,便劈了快一天!不过回家一阵子而已,怎么一回来竟跟个富家少爷似的,什么都不会干了?!若指望着你,只怕这晚饭也是吃不上了!”

     说着,迎春便弯腰捡过木柴立于木墩之上,一斧子落下:“真不知道劈柴有何难的!手握牢了,顺着木纹,看准了劈。”

     小姑娘举着斧头,三下五除二,一阵功夫不到,便劈好了十几块木头。

     “来,还是换你来!”迎春将斧头交还小九,站在一旁督导。

     小九看看迎春,再看看木墩上的木头,照着迎春所述一挥手中铁斧,啪一声,斧子直接卡进了木头里。

     “你这蠢物!!怎偏偏往那木头结子上砍?真是要气死姑奶奶!!”迎春一巴掌拍在了小九胳膊上。

     小九一个趔趄,痛呼一声,放下手中斧头,揉着胳膊侧过身来:“女儿家当雅秀温淑,这般言行粗蛮成何体统?叫外人见了还不得笑话了去,还不快将手放——”

     哪成想迎春单手抄起斧头,“喀嚓”一下,直接劈进了木墩里。

     小九瞅着那裂了条缝的木墩,匆忙将那未说完的话又咽了回去。

     “少废话!等着生火烧饭呐!赶快给姑奶奶干活!”

     小九望着迎春摇头叹息,似乎又嘟囔了两句,见其回了灶房,这才背过身子去拔那□□木墩里的斧子。

     喀,喀,喀。

     于是僻静的院中又只剩下老和尚敲木鱼似的劈柴声。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楚羿垂了眼,重新看书案上那尚未写完的禅诗,欲补全下两句,却见笔尖上的墨早已干了。

     本欲蘸了墨汁继续,可端量了片刻之后,又觉得没有一处满意的地方。

     遂将那不尽人意之作揉成一团,又重铺了新纸。

     “下雪了!”

     忽而闻得小九喃喃自语,楚羿循声而望,便又听那少年再次惊呼:“下雪了!”

     “下雪便下雪,大惊小怪个什么!”迎春从灶房探出半个身子,不耐地回道。

     下雪了……

     楚羿怔怔地,看着那大如鹅毛的雪片从天空飘然而下,如棉似絮。方惊觉自己竟是已有

     十年未曾见过这般的雪了。

     临河村也是下雪的,只是隔着两三年才偶见一场。稀稀疏疏落在地上,跟盐粒子似的,说是雪,却更像霜,难成气候。

     楚羿长于北方,这冬天里,若没堆成雪人,打成雪仗,便不叫下雪。

     眼看着片片鹅毛静悄悄地落,楚羿不由得放下手中纸笔,起身出了书房。

     口中呵出的热气化成眼前白雾,楚羿不自觉打了个寒颤,阴冷刺骨。

     楚羿仰起头来,想起儿时曾只穿着单衣在这雪地里打滚……几番心思辗转之后,不禁又是嗟叹。

     “公、公子。”

     楚羿回身,便见小九三两步跑了过来:“天冷,你身上伤还未好,别再冻着,还是回屋去吧。”

     楚羿扫了眼那少年冻得有些通红的鼻尖,淡淡道:“无妨,我只是站站。”随即便不再理会。

     小九见楚羿径自朝另一侧去了,面上闪过一丝忧色,嘴张了张,最后却是什么都未说出口。

     李尧这别院不大,隐于民巷之中,离着王孙公侯府邸老远,从外面看去,不过普通民居,只是内中家具摆设却极为精致讲究。

     细思起来,倒真有几分金屋藏娇的意思。

     香囊、临河村、小尚儿、李尧……

     楚羿漫无目的地走着,脑中百转千回。想着如今自己便似这屋中之“娇”,可施之计唯有“等待”二字……面上不觉便又沉上了几许。

     “公子,公子。”

     楚羿回身,见那小厮又凑至近前,双目清亮。

     “雪水湿冷,若这么站着,公子还是披件斗篷吧。”说着,便将手中那带着毛领子的青蓝色斗篷展了展,踮着脚,呼啦一下,围在了楚羿肩上。

     楚羿躲闪不及,下意识便低下头去。

     当日伤重,于别院中醒来后,楚羿便发现脸上多了层□□,不用多想亦知是李尧所为。

     不知李尧从哪找来的能人异士,这易容之术技艺精湛,从铜镜中望去,与皮肤相合,竟是看不出分毫破绽。

     然而再贴合,终归是一层假皮,楚羿心下忌讳,不愿与人靠近,只是此时那少年近在眼前,再想喝止却是晚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替自己系上那斗篷带子。

     多了层御寒之物,身上顿时不似先前那般寒凉。楚羿定定望着那少年,恰逢那少年正回望。

     于是四目相对,便见那少年语态恳挚:“公、公子,你便在这里等我。”

     小九言罢便急切切地转身,只是没迈出去两步,又回头张望。见楚羿确是站在原地没有挪动,这才放心似地离开。

     没过一会功夫,那少年又一路小跑地出现,手中捧着个什么,因隔着太远,楚羿初时没有看清,待离得近了,才发现是只白铜手炉。

     “公子拿着这个。”

     小九说着,将手炉递到楚羿跟前,只是眼见着对方伸手,却又蓦地收回手来。

     少年把那满手的脏污往衣服上蹭了蹭,又用袖子将手炉上的炭灰擦干净了,这才重新将炉子塞进了楚羿手中。

     于雪中这许多时候,本未觉得如何,只是如今双手捧着这暖炉,楚羿动了动僵硬的手指,才忽觉得有阵阵暖意顺着掌心向周身扩散而去。

     “这样便暖和了。”小九冲着楚羿腼腆地笑。

     楚羿怔怔地,不由得仔细端详起小九那蹭满炭灰的脸,不知怎的,心中竟隐隐泛起一丝异样。

     这雪来得急,去得也急,傍晚时分,便已停了。

     吃罢晚饭,楚羿又在书房中逗留了稍许时候方才回房歇息。

     怎料他刚推开房门,便同从里屋出来的小九撞了个迎面。

     小九咧嘴笑笑,行色匆匆,在楚羿面无波澜的注视下眼神似有些躲闪,只草草唤了声“公子”便闪身出去了。

     楚羿目送小九离去,关上房门,无声顾视一周,并未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心中疑云不减反增,楚羿思忖着,缓缓坐于已铺好的床榻之上。

     掌心触及柔滑香洁的被面,少顷,他忽然神色一滞,继而掀起被子一摸,内中竟是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