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最近难道流行用身份证侮辱人吗?周凯觉得自己有些懵逼。因为顾七这个动作做得太突兀了,他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到如何反驳。整个人都呆了几秒钟。

         谢芮雅牵着顾七的手,把顾七拉到自己一边,说:“大方,时间快到了,我们先进去吧。”

         方维点点头:“是……我们快进去吧。”

         三个人都无视了周凯,于是更衬得周凯像跳梁小丑一样。就算是羞辱人也是需要气势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因为那一点时间的停顿,周凯的羞辱没到位。见方维没有反击就带着两个新人进入内场了,周凯反而觉得自己被反羞辱了,这个认知让他很不爽。

         顾七回头看了周凯一眼,正看到他表情狰狞的模样。顾七微微皱起了眉毛,从口袋中摸出一枚瓜子,用了巧劲微微一弹。当一个人武艺卓绝的时候,就算是一片树叶,一根头发都能在她手里变成武器,顾七的武功虽然没到那个层次,但瓜子比较坚硬,因此也使得。

         周凯只听见刺啦的一声,然后下半身一凉。他低头一看,那条名牌西服裤竟然从大腿根部开始裂开了。大厅里的空调冷风吹过来,周凯立刻觉得有些冷。

         做完坏事的顾七赶紧转回了脑袋,连自己的成果都没来得及检验。她才不要看着那个坏男人没了裤子的模样呢。有什么好看的啊,反正如此衣冠不整,一定会让人嘲笑就是了。

         大厅中人来人往,大家都看到了周凯这副狼狈的模样。有些人认出了周凯的身份,因此不敢在明面上嘲笑,但很多不认识周凯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甚至还有人拿出了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周凯整个人都愤怒了,这破裤子让他的脸都丢尽了!

         方维听到动静回头看到这一幕,乐了好久,他忍不住对着谢芮雅感慨说:“周铁鸡那条裤子是大牌子货啊,没个六位数买不到,没想到现在大牌子的东西也越来越不经用了。话说,这算不算是贱人自有天收?周铁鸡可要面子了,感觉他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敢出门了。”身为娱乐圈中的人,方维自然有品位也有眼力劲,一眼就瞧出了周凯那身衣服的档次。

         谢芮雅笑得很大方:“何必替他担心呢,他丢不丢人都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们还有正经事情要做。”

         “没办法,看到周凯狼狈,我心里就痛快。”方维高兴地说。

         趁着方维不注意的时候,谢芮雅偷偷捏了捏顾七的手,看了顾七一眼,小声地说了一句:“调皮!”

         顾七的眼睛微微瞪大了。几秒钟以后,见谢芮雅并没有生气,顾七胆子大了一点。她眨了一下眼睛,同样压低了声音问:“你知道是我干的?”

         “除了你就没有别人了……”谢芮雅又微微用力捏了捏顾七的手,“以后不许再这么鲁莽了。这大厅里还好没有监视器。要是有监视器呢?难道你就为了这么一个小人把自己的武功暴露了?多不值得啊!辱人者人恒辱之,像周凯那样的人,就算你今天不对付他,他以后也落不着好。”

         顾七点点头,犹豫了一下,才说:“我只是见你生气了……”因为看到谢芮雅皱了眉头,所以顾七才会想要给那个人一点教训。

         谢芮雅一只手牵着顾七,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去捏了捏顾七的脸:“你真是太可爱了。”

         可爱?可爱是令人喜欢的意思吧?顾七垂下眼睑。恩人总是说这么直白的话,这真是让人太、太不好意思了。

         试镜的房间外面已经坐了一圈的人。

         在一个圈子中生存就必须遵守一个圈子的规则,除非你已经足够强大到可以蔑视这种规则了。韩导的江湖地位摆在这里,所以他的剧组少有那些投资方安插人的恶心事儿。

         韩导喜欢自己挑选演员,就算因为角色需要,他偶尔打算启用新人,也是自己亲自跑去电影学院挑选的。按照他以前的习惯,他戏中的主要角色一定都已经确定了,需要试镜的不过是一些小角色而已。但即使是这样,来剧组试镜的人依然很多。

         方维也不摆谱,领着谢芮雅和顾七随便找个地方坐了。

         《仙灭》的剧本依然没有流出来,流出来的是一些需要试镜的角色的人设。但谢芮雅是重生的,她很清楚《仙灭》讲的是一群道貌盎然的仙人如何一步步走上灭亡的。

         对,在电影上映前,外界都不知道韩导电影的立意竟然是这样的。电影的名字叫《仙灭》,电影最后的结局真的就灭仙了。

         整个故事乍一看就是一个仙人们为了拯救天下苍生勇于牺牲从而群灭的故事。但只要看客细品,他们就会注意到,那些完美的仙人其实并不完美,他们有很多缺陷。他们最后的死亡也不是为了天下苍生,而是因为他们本身的人性弱点。也就是说,在这部戏中,乍一看,大家会觉得仙人们是正义的主角。但仔细品味,大家会意识到仙人们也是邪恶的反派。

         可以说,韩导在这部戏中,把人性诠释得太到位了。

         谢芮雅看中的那个角色名为“魅姬”,同样出场不多,只有寥寥几笔,而且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反派。魅姬的半边脸无比美丽,美得让圣女都比不上。但她还有半张脸却见不得人。她的一举一动中都带着魅惑,她用笑声就坑死了仙人中的好多青年才俊。

         魅姬那么坏,却又坏得无比真实,她从不否认自己是个坏人,她从不否认自己在做恶事。所以,当看客们觉出仙人们的虚伪来时,他们反而觉得身为反派的魅姬有几分可爱了。

         在剧中,魅姬和圣女几乎没有同时出现过,她们也没有对手戏。但看完整部戏的人会恍然大悟,原来魅姬就是圣女,圣女就是魅姬。魅姬竟然是圣女的心魔所化。

         “不要紧张。圣女的试镜排在前面,轮到你的时候,你直接进去就是了。到时候你不用多说什么,只要本色出演就可以了。”谢芮雅微笑着安慰顾七。

         顾七摇了摇头:“我不紧张。”她真的不紧张。在她看来,这不过就是一份工作而已。被选中了,说明她有能力接下这份工作。没有被选中,说明她能力还不够,但她可以接别的工作。很多人进这个圈子都是为了出名,为了火,但这对顾七而言,真的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谢芮雅从包包中取出一颗橘子味的水果糖,放在顾七手中,说:“加油啊。”

         顾七接过糖,并没有吃,只是用手攥住。

         很快就轮到顾七了。谢芮雅对她笑了一下。顾七进了试镜室。

         看着顾七的背影,方维忍不住感慨说:“要是顾棋早生几年,完全可以出演金老爷子写的小龙女啊……到时候,她就是最经典的小龙女了。”偏偏成就经典的年代已经过去了。

         今天出门的时候,谢芮雅并没有给顾棋化妆。所以,顾棋就素着一张脸,好在是天生丽质难自弃,依然无比好看。她的长发简单得扎了起来,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西服裤,脚上穿着一双平底软鞋。这样的她看上去带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听到方维这么说,谢芮雅忍不住笑了起来:“小七可不是小龙女。不管后来如何,最开始生活在古墓中的小龙女总是无比天真的。而小七不是,她不天真。”

         “你这话听上去怎么又几分不对呢?”方维面色古怪地问。

         “对我而言,天真可不是什么褒义词。不天真就刚刚好。你以为我为什么不要圣女的角色,而选择了魅姬?因为现实生活中的我无法坏得如此彻底,不如在剧中恣意一回。”谢芮雅淡定地说。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但她假装自己是个很好的人。

         方维觉得自己重新认识了谢芮雅一次,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好久,方维才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感慨地说:“像你这样其实挺好的,只有你去伤害别人的份,任何人都伤害不到你。人生苦短,为何不自私一点?对了,还有水果糖不?给我来一颗。”

         谢芮雅微笑着摇了摇头:“我的水果糖上都写着小七专属,所以没有你的份。”

         “不至于吧……不就是一颗水果糖吗?我可是含辛茹苦正要把你一手拉扯大的经纪人啊!你竟然不对我好一点?”方维面色夸张地说,故意做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哪有大男人爱吃水果糖的?”谢芮雅忍不住呛了一句。

         “你这是性别歧视吧?我发现你对女孩子真是格外温柔,对男人总是不屑一顾。话说,我变性还来得及吗?”方维翘了一个兰花指。

         谢芮雅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残忍”地说:“来不及了……我很专一的,同时只会对一个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