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过了几天,谢芮雅给顾七买的衣服就陆陆续续到了。考虑到古人的保守,谢芮雅给顾七买的衣服大都是衬衫、套头衫一类,而且全部是长袖,裤子则一律是长裤。

         说真的,谢芮雅当然希望顾七能尽快改变自己的心态融入现代社会,但她却不会在衣着吃食上过分为难“小孩子”顾七。老实说,在很多时候谢芮雅都是个性格强势的姑娘,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的内心不会有柔软的一面。她觉得没必要逼着顾七穿短袖。

         也是因为谢芮雅的贴心,顾七能态度自然地接受外衣,但是她对于内衣却依然很纠结。胖次这种邪物……真的是无比挑战古人的三观啊。默念了几百遍入乡随俗,她才终于把内衣穿上了身。起初几天总觉得非常别扭,但时间长了,她倒也觉出这种内衣内裤的好处来了。

         除了穿衣服,在别的事情上,顾七的学习能力也很强大。明明屋子中所有的家用电器都超出了古人的认知,但只要谢芮雅教上一遍,顾七就都顺利学会了使用方法。才几天功夫,她就知道该如何用洗衣机洗衣服,用电饭锅焖饭,用手机打电话等等。

         这么说吧,如果谢芮雅要出门,顾七至少已经能做到一个人在这个屋子里活下来。不过,她仍需要继续努力学习。别的不说,只说简体字这一项,她就需要多花费功夫。

         又过了几天,万能经纪人方维终于搞定了身份证,带着身份证上门了。谢芮雅住的小区安保很严,因为相信方维的专业素养,所以谢芮雅给了方维进入小区的门禁卡。不过,谢芮雅并没有把家门钥匙交给方维,她是一个很注重私密性的人。因此方维到了门外,也得老老实实按门铃。

         进了屋子,方维动作利索地换了鞋套。他从公文包中取出一个大号信封递给谢芮雅说:“这是你要的身份证……除了身份证,信封里还装了一份简单的人生记录,和这个身份证是配套的,你让顾棋好好背一背,别到时候露馅了。”方维做事向来很谨慎。

         谢芮雅将信封递给了顾七。

         顾七接过信封,郑重地说:“谢谢方先生。”

         方维笑着说:“不用谢。”当着谢芮雅的面,方维还是很给顾七面子的。

         不过,等顾七一转身,方维立刻凑近了谢芮雅,压低了声音小声地说:“这就是你请的保镖?逗我呢?到时候是你保护她,还是她保护你?我和你说,做事情不能太任性……”

         也不怪方维如此不信任顾七。顾七今天穿着一件卡通套头衫,衣服的帽兜上还有两个毛茸茸的耳朵。她的脚上穿着一双非常可爱的粉色拖鞋。顾七原本就不大,才十七岁,身材还有些单薄,穿着这么一身就更显小了。不说话的顾七看上去就是一个非常秀气的邻家妹妹。当然,这个邻家妹妹并不软萌,反而给人的感觉有些冷清。

         谢芮雅忍不住笑了起来:“之前和你开玩笑的,我哪里舍得让萌妹子给我做保镖啊……我打算送她去念书。到时候联系学校,可能还需要你帮我。”

         顾七耳力惊人,自然听到了方维的怀疑。她默默地走到茶几前,把信封放在茶几上,然后默不作声地举起了茶几。这一举动让正站在门口说话的谢芮雅、方维两个人大吃一惊。

         我记得那个茶几是实心的,当初谢芮雅搬家入住时,这一个茶几需要四个大小伙子一起扛!为什么这个瘦瘦弱弱的姑娘用一只手就能举起来了?这不科学!方维在心中呐喊。

         顾七的肩膀上还有伤,这一用力难道不会把才长好伤口崩裂吗?谢芮雅心头一跳。

         似乎察觉到了谢芮雅的担心,顾七默默把茶几放回了远处,说:“我没事。伤口已经彻底长好了。”然后,她又看向方维,面无表情地说:“我很厉害,我能保护好卿如。”

         “卿如?”方维看向谢芮雅。

         “我的字,家里长辈喜欢传统文化,所以给我们小辈都取了字。”谢芮雅说。她赶紧走到顾七身边,隔着衣服碰了碰顾七的肩膀,见顾七没什么反应,才相信顾七肩膀上的伤是真的好了。

         方维也赶紧走进屋子里。趁着谢芮雅查看顾七伤口的这一小会儿,他偷偷用手扶着茶几的一个角掂量了一下。茶几纹丝不动。看样子这个茶几是真的,不是什么纸糊的。

         方维倒吸一口气,问:“芮雅,你老实说,你这位朋友是不是特种部队的?不会是你家里人特意给你安排的吧?等等,如果是你家里人安排的,他们应该能做得面面俱到,不需要我再出手去弄身份证了啊……”

         谢芮雅不置可否地说:“已经告诉过你了,小七在山上练了很多年的武功,这才刚刚下山呢。”

         方维一点都不相信谢芮雅的话,却也拿着谢芮雅没办法。他索性不再寻根究底。

         因为已经相信顾七的能力了,方维自然对顾七热情了很多。他把公文包放在了沙发上,然后推了推眼镜,走到顾七身边,伸出了右手,说:“既然你是芮雅的保镖,而我是她的经纪人,以后见面合作的机会多着呢。郑重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方维,你叫我大方就可以了。”

         顾七的眼神落在方维朝自己递出的右手上。她知道这是一种名为“握手”的礼节。此刻,正确的做法是,她同样伸出自己的右手,然后和这个人互握几秒钟。但是,虽然明白了这一点,顾七的心理障碍却不是这么容易克服的。对她而言,男女授受不亲啊!

         谢芮雅很快就意识到到了这一点,她趁着双方还没来及感觉尴尬的时候,若无其事地揽着顾七的肩膀转了一圈,把顾七带到了一边,说:“好啦,你们两个就不要这么客套啦。小七,你去把自己的身份证放好,顺便研究背诵一下配套的身世说明,以后别人问你的时候,你可不能出错了。大方,我们那边沙发上坐着谈工作吧,你不是有事情要告诉我吗?”

         “对,的确有工作要告诉你。”方维赶紧说。

         谢芮雅不差钱,家里人似乎也乐意捧她,因此她虽然是新人,却能够做到“带资进组”。再加上公司方面也很看好她的发展潜力,因此谢芮雅手上的资源并不差。她手里已经有了一个剧本,大约是十多天以后开拍,谢芮雅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新人将是这个剧组的女一号。

         而这些天虽然空着,谢芮雅却并没有接工作。她走精品路线,根本不需要像一般的新人那样到处跑通告,悠闲自在得很。说白了吧,这还是有钱任性,谢芮雅进这个圈子纯粹是因为觉得有趣,想找找乐子而已,她又不缺钱,而只要她想,她其实也可以不缺名气。

         方维并不知道谢芮雅是抱着享乐主义进圈子的,但是他眼光高,不希望手里的艺人什么通告都接,以至于拉低了自己的档次,因此他在某种程度上和谢芮雅不谋而合了。方维从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文件,递给谢芮雅说:“《仙灭》中有一个角色,我觉得非常适合你。”

         谢芮雅接过文件还没有看,就吃了一惊:“《仙灭》?韩导的电影?你面子真大,竟然能从韩导的电影中给我这个尚未出道的新人捞一个角色。”

         方维谦逊地表示:“我只是觉得这个角色非常适合你,其实韩导也正为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而头疼呢……不过,你也没想太多,这个角色只在整部电影中出现了十几秒而已。”

         谢芮雅翻开文件看了起来。按照韩导的习惯,《仙灭》的剧本还没有流出来,因此谢芮雅只能看到一个人设。她要演的这个角色是“圣女”,在整部电影中只出现了两次。圣女这个角色的重点就在于美、冷漠、高贵、圣洁等等,其中“美得不可方物”是最重要的。

         谢芮雅忍不住挑了眉。她是重生的,她知道前一世这个角色是谁演的。别看这个角色只出场了十几秒,但它的确成就了它的扮演者。

         那个时候,韩导似乎真的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最后竟然让男演员沈瑜来反串。沈瑜的女装扮相非常非常让人惊艳,他因为这个角色吸了无数的粉。但最终他也死于这个角色……据谢芮雅所知,沈瑜似乎在几年前就有了抑郁症,等《仙灭》上映后,明明沈瑜的表演十分成功,某些无良的媒体偏偏要唱衰,说沈瑜娘娘腔,又怀疑沈瑜是gay,还无中生有地编造沈瑜被某几位大佬包养的新闻,最终逼得沈瑜跳江自杀了。

         谢芮雅骨子里不是什么善人,她对于抢走别人角色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更何况她抢走了这个“圣女”的角色,说不定这一世沈瑜就不会被媒体逼得自杀了呢?

         不过,谢芮雅忽然有了一个更好的想法。她放下手里的文件,认真地问:“大方子,你觉得这个角色给顾七怎么样?冷漠、高贵而又圣洁,她完全可以本色出演!”

         方维推了推眼镜:“她?她不是你的保镖吗?”

         “保镖什么的当然是开玩笑的……算了,让她去演戏这种事情,你也当我没说过这话吧。”谢芮雅说,“我只是刚刚灵光一现觉得她更适合这个角色。毕竟,她是一个独立的人,以后总要离开我身边的,所以我想要给她找一份工作,希望她能够养活自己。不过,我还没有问过她的意思,也许她并不喜欢娱乐圈……她得先念书。等念完书以后,在就业这方面,还是随她自己的兴趣吧。”

         方维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所以,她果然不是你的保镖,你之前说的话都说糊弄我呢?芮雅,要不是年纪不对,我真怀疑那个女孩子是你的私生女。你对她也太关心了,连工作都要一手包办。”

         谢芮雅微微一笑:“啊……对于美人,我向来会有几分偏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