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顾棋的试镜持续了很久,谢芮雅不免有些担心。见她神色稍有慌张,方维便安慰她说:“时间久,说明这事儿靠谱。有些人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真正被剧组看中的,总要上个妆,穿上戏服,再找找感觉。”

         “话是这么说,不过她毕竟……”谢芮雅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最近这些带“孩子”的日子真让她多出了几分母爱,所以对于顾棋这个初次离开她这么久的“孩子”,总是免不了牵肠挂肚的吧。不过,谢芮雅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情,她顺了一下头发,对方维展颜一笑,说:“你说得对。时间久说明是好事。”

         又等了约莫半个小时的样子,一个工作人员走了出来,瞧着外面等待着的诸多试镜者,说:“圣女的角色已经确定了,想要试镜这个的,现在可以离开了。”说真的,这种行为其实挺得罪人的,但还是那句话,韩导的剧组太牛逼,他根本不用顾忌别人的想法。所以,当他确定自己找到了想要的演员,他就不会再浪费时间给别人试镜了。

         谢芮雅和方维对视一眼,都替顾七感到高兴。

         方维摸出手机,说:“我现在给公司那边打个电话,合同很快就能准备好。芮雅,这么和你说吧,你的情况毕竟特殊,别人签约公司,不会有你那么好的待遇,我只能在制度允许范围内,尽量给顾棋多争取一些权利。但是,说白了,她也只是一个彻底的新人而已,除了韩导剧组能给她加分,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谢芮雅相信方维的能力,便说:“你看着办就好,我相信你不会坑害了顾棋,这就行了。”她自然是希望顾七好的,但她不会强迫公司一定要给顾七最好的合约,那不是在帮助顾七,而是害了顾七。这么说吧,有了谢芮雅这个靠山,再加上方维这个经纪人颇有良心,其实和大多数的新人演员比,顾七已经赢在起跑线上了。

         方维点点头,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也就是这时,顾七从试镜大房间中走了出来。因为先前工作人员的那句话,所以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个女孩子是被韩导剧组选中的幸运儿了,因此大家的目光都下意识集中到了她的身上。顾七却好似根本没有察觉到那些或羡慕、或试探的目光,她走到谢芮雅身边,有些委屈地说:“没想到还要化妆……我以后可以自己学化妆吗?”

         谢芮雅拉着顾七在自己身边坐下了,小声地问:“他们觉得你适合圣女的角色,当然会让你再上一次妆,看看整体效果啊。怎么了,觉得他们给你化丑了吗?我看着很漂亮呢,真的!”化了妆的顾七是真的很漂亮,虽然她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但是她的妆容还留在脸上,这妆让她的五官更立体深刻了一些。

         顾七摇了摇头,说:“不是……化妆师是个……是个男人。”顾七有些委屈地说。即使她早已经知道时代不同了,即使她知道这个年代的女人活得更加恣意,但她自己那个时代对她的教育已经融入了她的骨血,她依然不习惯被男人触碰到身体。这会让她觉得非常非常别扭。即使是亲兄弟,都必须七岁不同席呢,现在却被一个陌生人触碰自己的脸,顾七真的不适应啊。

         谢芮雅叹了一口气,说:“你必须要改变自己的这种观念……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会迁就你,因为我了解你。”

         顾七咬了下嘴唇。

         谢芮雅又说:“而且,说得难听点,别人并没有迁就你的义务。”

         顾七点点头,说:“是我错了……我以后会改正的。”她必须从心底里接受这个时代,否则她该如何生活呢?总不会比她东躲西藏为家报仇更难了。

         没过多久,方维就回来了,他高兴地说:“合约的事情搞定了,虽然不是a签,但比一般的新人优渥很多。对了,你们就要开始工作了,但是上一个助理……芮雅,你有什么想法没?助理嘛,毕竟是要全程跟着你的,所以总要找个合乎你心意的。”原本公司已经给谢芮雅安排了一个助理,但是谢芮雅并不喜欢那个人,新的又不好找,所以事情也就耽搁了。

         “我不要心思太活自作聪明的。助理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谢芮雅说。

         方维犹豫了一下,说:“原本我倒是可以长期跟着你。一来你的事业刚刚起步,我常跟着你,也有利于处理突发事情;二来我手底下就你一个艺人,有时间也有精力给你打点。但现在多了一个顾棋,我肯定会忙碌起来。而且,你们以后的行程一定会有冲突,我到时候需要两头顾,所以各自给你们准备一个助理,真的很重要。”

         “你有人选吗?”谢芮雅问。

         方维说:“我有个远房亲戚……小地方来的,姐姐妹妹是一对双胞胎,都挺淳朴的,也有责任心,心思肯定不会太活,可惜就是没有正经念过大学。”

         “没念过大学没什么,只要心思正就好。”谢芮雅笑着说,“你看的人,我放心。你什么时候带来让我瞧瞧,要是没有问题的话,就她们好了。”

         见谢芮雅答应得不勉强,方维也忍不住笑了,说:“行,那我明天把她们领过来。”

         虽然圣女的角色定下来了,但是试镜的人并没有离开几个,想必大家都不想错过韩导的剧组,所以都抱着全面撒网重点捕鱼的心思吧?圣女角色没想头了,这没关系,她们还可以试镜别的。谢芮雅三个人站在一起说话的时候,有人认出了方维。方维毕竟曾是影后温柔的经纪人,影后的地位摆在那里,方维本人又颇有手段,因此很多人都认得他这张脸。见新人是方维带来的,不少人都按下了自己的小心思。没办法,在这个圈子中混的大部分人都不缺眼力劲儿。既然是方维带着新人,说明新人是被新芽娱乐重点培养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一飞冲天了,能不得罪是最好的。

         没过多久就轮到谢芮雅试镜了。她将随身携带的包包塞给顾七,说:“你帮我拿一下,我很快就会回来哦。”

         在《仙灭》的剧本中,魅姬是圣女的心魔所化,所以其中就有一幕戏,是魅姬在蛊惑圣女。这是魅姬和圣女在全剧中的唯一一场对手戏。谢芮雅不知道韩导会如何拍摄这一段,但作为重生者,谢芮雅知道,当电影最终上映时,这幕戏被剪得只有三五秒的镜头,一晃就过去了。谢芮雅今天要试镜的也是这幕戏。

         魅姬这个人够坏,毕竟她原本就是圣女心中最阴暗的那些念头所化,圣女越强她越弱,圣女越弱她越强。除此之外,魅姬这个人还足够魅惑,毕竟她凭着笑声就能让无数人神魂颠倒了。其次,魅姬还很天真。没错,的确是天真,因为天真,所以她才会随心所欲,不会考虑前因后果,做事只凭着自己的喜好。她代表着*,代表着邪恶,也代表着某种真实。

         听到谢芮雅要试镜魅姬,一个工作人员搬了一条椅子放在房间中央,这个椅子就代表圣女了,也就是说谢芮雅接下来要和这个椅子演对手戏。

         谢芮雅挑了下眉毛,轻启红唇,说:“那么,我就开始表演了。”

         ……

         等谢芮雅从试镜房间中出来,方维正在和顾七聊天。方维又暴露了自己的话唠属性,他大段大段地说着话,顾七偶尔才能应上一句“哦”、“嗯”或者“好的”。

         “芮雅这个人有时候看上去跋扈吧,其实心肠一直挺软。她刚刚来这座城市没几天吧,就捡了一只流浪猫回家。当时那只猫……真可怜啊,要不是芮雅,指不定就没法活下来了。现在那只猫过得可滋润了,我上次看到过,愣是从那么瘦不拉几的模样长到了这么肥……所以啊,我有时候总担心芮雅吃亏。你说这个圈子里尔虞我诈这么厉害,芮雅太好心是不是会被人利用啊。”方维就像个喋喋不休的老妈子在操心自己的侄女。谢芮雅一开始是有些感动的,但越听越觉得这话不对,方维不会是在试探顾七吧?

         顾七郑重地说:“卿如很好。我不会让人伤害她的。”

         方维又叹了一口气,说:“我现在还担心她以后的恋爱啊……像温柔那么精明的人,当初不也在渣男身上跌了跟头?好在现在苦尽甘来了。虽然我是男人,但我有时候也得承认,现在这世道乱啊,渣男太多了。你看那圈子里的谁谁,当初她名气更大一些,就尽力提携自己的男友,白养着他,又给他拉资源,谁知道他转头就和另一个专业做小三的女人好上了……现在渣男贱女结了婚,天天在节目中秀恩爱,反而那谁谁受过一次情伤后一蹶不振……哎,芮雅和你关系好,你就多替她操点心,以后要是有渣男靠近芮雅,你千万要记得把他们赶跑了啊!”

         顾七用力捏了捏拳头,再次郑重地说:“你且放心,我一定会把渣男都打跑的。”

         方维高兴地看了顾七一眼,说:“就知道芮雅没有白对你好。这个世界上多的是见色起意、见财起意的,你替芮雅防着点。”

         为什么自己在方维心中会是一个容易受到伤害的需要顾七保护的白莲花形象?在这一刻,谢芮雅似乎有些明白了,方维不仅仅是个话唠,他还是脑补帝啊。

         说完了谢芮雅的事情,方维又开始叮嘱顾七了:“你也是,现在年纪还小,平时多拍拍戏,读读书,不要急着恋爱。这个圈子里有太多浮华的东西了,其实那些东西都没有什么用,你的人生不能建立在浮华之上,而应该建立在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对了,我马上就要给你落实学校了,你还要参加高考,成绩方面就更不能放松了。”

         见方维还有越说越多的趋势,谢芮雅赶紧走过去,说:“我ok了。都这个时间点了,我们去吃饭吧,我请客。”

         听到谢芮雅的声音,顾七立刻转头看去。等她看到谢芮雅时,顾七的眼睛亮了。

         面对这样的情景,方维非常欣慰,看样子顾棋对芮雅很真心,不用担心她日后对芮雅背后插刀了。

         对,她们不会背后插刀,她们身边也没有渣男出没,她们在感情上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因为她们内部消化了。很多很多日子以后的方维忧伤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