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顾棋身手好,虽那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但是她还是第一时间避开了。一步蹿出去三四米远,一下子就把她和韩逸春之间的距离拉大了。别说韩逸春原本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身手一般般,就算他是健身房常客,他也抓不住顾棋啊。

         顾棋头也不回地朝宴会厅走去。

         被一个女演员如此不放在眼中,韩逸春整个人都气急败坏了。他语气不善地大喊:“喂,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谢芮雅的表哥!只要我一句话,谢芮雅现在对你有多好,她以后就能对你有多差!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没了谢芮雅,你连个p都不是!”

         听到谢芮雅的名字,顾棋停住了脚下的步子,猛然回头朝韩逸春看去,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韩逸春却以为顾棋是害怕了,洋洋得意地说:“老子陪你玩玩是看得起你。你自己掂量掂量!”

         这么一个恶心透顶的人竟然是谢芮雅的表哥?顾棋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种人在电视剧中都活不过一集,能送他尽早去见上帝,那就是别人的仁慈了,他竟然是谢芮雅的表哥?顾棋觉得自己的手有点痒,她真的好想替谢芮雅清理门户啊!

         “我从未听卿如说起过你。”顾棋面无表情地说。

         “什么卿如?不认识!谢良知道吧,那可是谢芮雅的亲弟弟!我和谢良关系最好……”韩逸春继续洋洋得意地说。

         顾棋明白了。谁家没有一两个表亲呢,这些表亲往往不富裕,就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正牌的少爷小姐面前当个跟班丫鬟什么的,这种事情自古有之。但眼前这个跟班似乎当得不合格啊,他竟然连谢芮雅的字是“卿如”都不知道。这说明,他和谢家的关系其实并没有那么紧密。

         想明白这些,顾棋就心中有数了。她其实从小过得就是锦衣玉食的日子,家里人对她十分娇宠,因此还敢女扮男装跑到大街上去。忍辱负重为家人报仇的那几年倒是让她把自己身上的娇气压下去了。但穿越以后,谢芮雅又给顾棋事事打点,顾棋就没有什么不顺心的。所以,她那些骨子里的东西便又重新冒了出来。老实说,除了谢芮雅,再除了谢芮雅真正在乎的人比如说谢老爷子,顾棋还真不想受别人的气。

         于是,趁着韩逸春喋喋不休的时候,顾棋摸到了一颗小石子,然后巧施腕劲,这一颗小石子直接砸在了韩逸春的小腿上。

         正在那里用言语威胁顾棋的韩逸春忽然哎呦一声,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有一股麻劲从他的小腿一直蹿上大腿,很快整个右腿都动不了了。这可把他吓坏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得了绝症。躺在地上的韩逸春忍不住哭爹喊娘地叫了起来。

         顾棋眉头一皱,担心韩逸春这杀猪般的叫声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到时候就把谢老爷子的寿宴给破坏了。因此,她又摸出一颗小石子,然后隔空点了韩逸春的哑穴。做完这一切以后,顾棋提着裙子跑到保安队长那里,说:“花园中有个非常可疑的人。”

         这些保安都是完全忠于谢老爷子的,他们对这宅子了的事情知道得非常清楚,自然知道顾棋是大小姐最好的朋友,而谢老爷子对大小姐的这个朋友也相当看重,因此听了这话,立刻派人去了花园,把所谓的可疑分子抓了起来。

         保安们不动用私刑,但是在宴席结束之前,他们可以限制这个人的自由。

         顾棋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宴会厅,找了一个角落待着。她的目光长长久久地落在正招待客人的谢芮雅身上。

         谢老爷子正在和几位年纪与他差不多的老人聊天。当然,这些人顾棋一个都不认识。不过,这不妨碍顾棋能看出这些人的身份都不简单。上位者身上总是会有上位者的味道。顾棋忍不住想起她小时候跟着母亲进宫请安,当时她什么都不懂,却是记住了宫里的富丽堂皇。

         顾棋给谢老爷子准备的礼物已经在这之前就送了。毕竟是大户人家,又是比较含蓄的华国人(或者华裔),所以谢家并没有在宴席上当众拆礼物的习惯。关系比较亲密的往往在之前就送了一份心意更重的礼物。而现在谢老爷子正拿着顾棋手抄的佛经给自己的那些老伙伴们显摆呢。这也不怪老爷子张扬,然而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能比的除了子孙孝顺,也就只有这些可遇不可求的收藏品了。

         “保存这么好的纸质经书,这的确非常难得,在古董中不多见啊!”

         “这……书法倒是极好,但怕不是什么名家之作吧?而且,细细看来,仿佛还是女子的手笔。”

         “你就说这字好不好看吧!”

         “好倒是极好,但不是名家作品,这价值就不好衡量啊。不过,这经书本身倒是加了一些价值,毕竟寓意很好。”

         “算钱多俗气?我这本可是不卖的,就是给你们开开眼!”谢老爷子把经书往自己的怀中一搂。

         “以我看来,这也不该是古董啊!你们看这纸张,看这装订,分明就是现代工艺!一群没眼光的!”

         “哈哈,的确是现代工艺。家里小辈亲自写了送给我的,满打满算也就两个月的事情。”谢老爷子笑眯眯地说。

         “哦?竟是家中小辈写的?不简单啊不简单!老王,你看看这字,和你关门弟子比,孰佳?”

         “哈哈,老王是名家啊,说是一字千金并不为过。都说名师出高徒,我家小辈如何能和他关门弟子比。咱不比啊,不比啊!”谢老爷子赶紧把这个话题拦住了,他虽然有心炫耀,也知道贸贸然把顾棋推出来,只怕谢芮雅会不高兴,因此都只是点到为止。

         谢老爷子又说:“我最近得到高人指点,学了一套拳法,虽然现在才刚刚开始练,不显什么功效,但说不定明年这时候,我脸色的皱纹就没有了!等等,皱纹都没有了可不好,显不出我的威仪来了,不如还是头发转黑吧!哈哈哈,到时候羡慕死你们!”

         一群人只当谢老爷子在开玩笑,只是不服老而已,因此都忍不住互损了起来。

         顾棋耳力好,把谢老爷子这些话听得一清二楚,她忍不住抿着嘴微笑起来。只有这样的谢老爷子才会教出那样古灵精怪的谢芮雅来吧?忽然,顾棋的目光一转,又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对面色不愉的夫妻。从这二人的脸型依稀能看得出来,这应该是谢芮雅的父母。

         这是顾棋第一次见到谢芮雅的父母。老实说,她对这二位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谢芮雅的父亲脚步虚浮无力,一看就是酒色贪杯之徒;谢芮雅的母亲年轻时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但也不知道是上了一些年纪了,还是怎么的,她的脸上又两道较深的法令纹,看上去就显得刻薄了。想到谢芮雅总是对自己的父母避而不谈,顾棋自然觉得这二位不是好人。

         别的不说,老爷子的寿宴,这一对身为儿子儿媳应该提前来祖宅,帮着把宴会组织起来。可事实上,他们并没有提前来。这宴会是谢丞一手操办的,而谢芮雅也帮助做了一些辅助性的事情。明明是儿子媳妇,却像是外人一样,等到寿宴开始了才出现,这总是不应该的!

         说顾棋双标也好,反正她觉得这二人对谢老爷子并没有那么孝顺,自然也怨不得谢芮雅对他们没多少感情。

         就在这时,一位侍者走到谢芮雅的母亲身边,对着她耳语了几句。谢夫人立刻一脸怒容地离开了宴会厅。顾棋想起了那位被保安队限制了自由的“表哥”,有些明白了。想必那个恶心的“表哥”是谢芮雅母亲家的亲戚吧……看谢夫人现在如此生气,她似乎是惹了麻烦了。

         直到这时,顾棋才有点担心起来了。不管谢芮雅和自家父母的关系如何,他们总归是血脉相连的亲人。顾棋教训了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表哥没关系,但如果连带着打了谢夫人的脸,那谢芮雅夹在中间该多为难啊?没错,顾棋其实并不担心自己,但她不想让谢芮雅为难。

         一瞬间,顾棋的心中转过了无数的想法。

         不多时,客人们已经全部进场。谢芮雅四下看了看,目光专门往那种不起眼的角落钻,很快就找到了顾棋。

         当谢芮雅走到顾棋身边时,她立刻注意到顾棋的脸色非常难看,忍不住问:“怎么了?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顾棋摇了摇头,也不瞒着谢芮雅,只说:“我好像闯祸了……我刚刚在花园里遇到了一个自称是你表哥的人……”

         听着顾棋三言两语把整件事情说完,谢芮雅立刻火冒三丈,当然她这火气不是冲着顾棋去的,而是冲着韩逸春去的。谢芮雅安慰顾棋说:“你不要担心,像这种人渣,应该直接没收他的作案工具。他用嘴巴调戏了你,就应该把他的舌头割了!他用手拦住你的去路,就应该把他的手砍了!你只不过是点了他的穴,给了他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这已经非常仁慈了,所以都是他该得的!”

         “但是,你的母亲……”

         “她如果为了一个扶不起来的‘表哥’责怪我,那也不怪我彻底和她断绝关系了。”谢芮雅的语气中充满了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