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顾棋擦着头发从浴室中走出来,见谢芮雅盯着手机在乐,忍不住问:“卿如,你笑什么?”古人生性内敛,即使是刚洗过澡,顾棋还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谢芮雅扬了扬手机,说:“网友们都快被你征服了!你制服恐怖分子的画面被人拍摄下来放网上了……估计现在方维正在加班加点工作引导水军加大宣传吧。你也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做了好事不留名是圣人,我们只是普通人,所以拿着这个炒作不算过。”

         顾棋走到谢芮雅身边坐下,不怎么在意地说:“其实……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

         谢芮雅接过顾棋手中的毛巾,一边帮着顾棋擦着头发,一边说:“对你而言或许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对别人而言,你却拯救了很多人的生命。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今天没有你制止那两个人的袭击行为,拥有抢、甚至打算做人肉炸弹的他们会造成多么大的人员伤亡?话也说回来,我真的是给机场的安保跪了,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溜进机场中来的?要不是你,这就是恶性袭击加恶性丑闻。”

         “总之,没出事就好。”顾棋说。她的背挺得很直。古代对礼仪的苛责使得她已经习惯正襟危坐了。

         现在下了飞机很久,休息够了,又洗了个澡,顾棋觉得自己身体已经舒服很多了。

         谢芮雅继续动作轻柔地替顾棋擦着头发,又问:“对了,之前一直忘记问你,你怎么就知道那两个人有问题的?还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我看到其中一个人掏枪的动作了。你不是给我看过视频吗,我知道这种武器杀伤力很大。在公众场合掏出枪来,这明摆着是有问题的。”顾棋轻声说,“再加上另一个人的表情也不对,看上去非常慌张……情急之下,我就先把手里的旅行包砸过去了。”

         “你做得很对呢!”谢芮雅笑着说。

         顾棋抿了抿嘴唇,沉默了几秒钟以后,又问:“那会不会给你造成麻烦?他们那种恐怖分子……会有组织吗?会盯上我们吗?”

         谢芮雅慢慢地擦着顾棋的头发,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就算真的被什么人盯上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一起去亡命天涯。多酷啊,只有我们两个人,只有我和你,我们可以去往任何地方,不在乎任何人,不在乎未来,不在乎一切。”

         顾棋忍不住回头看着谢芮雅。她转头的动作很快,还好谢芮雅及时松了手,所以没有扯着头发。

         见顾棋皱着眉头,谢芮雅伸出手指,在顾棋的眉心点了一下,说:“这里不许一直皱着,小小年纪不要总是想这想那的。人活一辈子,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呢。所以总要对自己好一点。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你想要得到什么就去争取。我总不会拦着你。”

         顾棋摇了摇头,说:“如果我的家人一直都好好的,那么我的确不会担心什么。我这一辈子生于富贵长于富贵,自然也能安于富贵。但问题是,我的家人都不在了。只有经历过一次失去,我才明白有很多东西是根本承受不起的。我无法再承受一次失去。家人离开时,尚且还有仇恨在支撑我。但如果……”但如果你离开了,那么我的生命将重新回到荒芜。

         谢芮雅多少有些明白顾棋的意思,她俏皮地说:“看样子,当骑士逃离城堡的时候,必然是要带上她的公主殿下了。”

         顾·公主殿下·棋抬起头有些茫然地看着谢芮雅。

         谢芮雅重新把顾棋的头摆正,继续帮她擦头发,说:“不要担心了,在我们身上,什么糟糕的事情都不会发生。我们会一直开开心心的,然后长命百岁。”

         顾棋点点头。

         谢芮雅又说:“其实时间这种东西,过起来很快的……说不定,我们很快就都老了,变成了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哈哈,也许我会变成的一个脾气古怪的老奶奶呢,牙齿掉光了,磕不动核桃。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帮我了。等那个时候,你依然是拥有内力的吧?用手轻轻一捏,核桃就碎掉了。我们就搬一张躺椅放在阳台中,晒着太阳,吃着核桃,数着时间,忆着流年……”

         顾棋似乎被谢芮雅这种说法逗乐了,她抿着嘴说:“原来你喜欢吃核桃吗?”

         “对呀,可惜这种带着硬壳的东西吃起来太麻烦。我妈妈说,吃坚果看上去很不淑女。”谢芮雅有些孩子气地吸了吸鼻子。

         这是谢芮雅第一次在顾棋面前提起自己的母亲,她的语气听上去不是很好。

         顾棋不打算去问那些过于隐秘的事情,她只是一字一句地保证说:“以后我都给你剥,你只负责优雅地吃,就好了。”

         谢芮雅轻轻地嗯了一声。

         等头发干得差不多了,顾棋用内力一烘,它们就彻底干了。内力真的是一种非常非常方便的东西啊。也许是因为从来不用吹风气,顾棋的发质真的超级好,又黑又亮又顺。谢芮雅取了一把梳子,很快就把顾棋的长发梳通了。她随手帮顾棋扎了个马尾。

         梳完头发,谢芮雅又去行李箱中取出一套衣服摆在床上,对顾棋说:“来来来,换衣服,你穿这套。”

         “怎么,我们还要出去吗?”顾棋好奇地问。

         “不用出去,但是我们要拍个照。”谢芮雅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了自己的衣服,“拍个照片放微博,算是对国内粉丝的交待。他们从视频中看出了你精神状态不好,以为你生病了,所以一直留言让我好好照顾你。你得让粉丝看到自己状态恢复的一面,让他们不要担心。”

         顾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真的,身为古人的她其实对于粉丝的这种喜爱……不是很能理解。毕竟,她自己永远不会对着一个没有接触过的陌生人掏心掏肺。但是,被别人关心总是好的。顾棋很愿意珍惜这些或轻或重的关心。她是一个重情的人。

         从床上拿起衣服,顾棋张望了一下,就打算去卫生间中换衣服。自从穿越以后,顾棋一直和谢芮雅住在一起,但是在家里的时候,她们各自有自己的睡房,因此在做换衣服这种过于*的事情时,她们从不会面对面。但现在出门在外,之前顾棋的状态又不是很好,所以入住酒店以后,她们只要了一个房间。这意味,如果不去卫生间把门关上,她们就要在同一个空间中换衣服了。

         顾棋拿着衣服正要走,谢芮雅已经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了。她的身材相当有料,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再加上她一直保持着健康运动的习惯,身条显得非常修长健康。

         冷不防地看到谢芮雅脱了,顾棋大脑中一片空白,她的眼睛就钉在谢芮雅身上一时没挪开。

         胸很挺,比顾棋的小笼包大很多,裹在性感的黑色内衣中,有沟。

         腹部很平坦,反手摸肚脐眼什么的,简直毫无压力。啊,说到肚脐眼,就连肚脐眼都这么可爱。

         小内内和内衣同款。臀部挺翘。大腿修长。

         谢芮雅抵着头慢慢往自己腿上套着丝袜。

         顾棋只觉得自己脑海中的形容词变得非常匮乏,她只知道谢芮雅是美的,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美,但是究竟是怎样的美,她却说不上来。

         谢芮雅很快就换好了一身长裙,那是一条紫色的裙子。紫色是一种暧昧的颜色,也是一种高贵的颜色,全看穿衣人本身的气质。

         她是奢靡的交际花,她也是高傲的女王。她永远美得惊心动魄,轻而易举让众多爱慕者臣服。

         等谢芮雅对着镜子整理自己长发的时候,她从镜子中看到了呆若木鸡的顾棋。

         谢大小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回身望着顾棋,风情万种地问:“你怎么还不换衣服?我们早点弄完就早点休息了。”

         顾棋仿佛一下子被惊醒了,她面红耳赤,拿着自己的衣服,像一只兔子似的飞速跑去了卫生间。因为顾兔子跑得太快,谢芮雅只来得及看到她的急速逃窜的背影。谢芮雅还没有说什么,顾棋已经躲进卫生间中关上了门。谢芮雅愣了几秒,然后忍不住笑了。

         卫生间中,顾棋捂住自己的心脏。她的心跳得太快,就像是坏掉了一样。

         微笑着的谢芮雅,冷笑着的谢芮雅,温和的谢芮雅,高傲的谢芮雅……最后全部变成了站在镜子前回头对顾棋笑着的风情万种的谢芮雅。顾棋的脑海中被各式各样的谢芮雅充满了。她闭上眼睛能看到谢芮雅。她睁开眼睛还是能想到谢芮雅。

         顾棋觉得自己的脸变得很烫,她打开自来水,用手接了一些,拼命往自己的脸上扑。

         十几秒后,顾棋抬起头,盯着盥洗池上面的镜子。她很清楚地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一个面色潮红眼神迷茫的女孩。

         完蛋了,顾棋觉得一定是生病了。否则她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

         十几分钟以后,谢芮雅不紧不慢地敲响了卫生间的门:“怎么了,小七?你在里面很久了,还没有换好衣服吗?”

         听到谢芮雅的声音,顾兔子刚刚降下了一点点热度的脸立刻又涨红了。果、果然还是生病了吧?